加强型葡萄酒波特收藏知识点

葡萄牙最著名的加强型葡萄酒双雄之一波特酒。

刚看到波特酒里的塔尖之作,Quinta do Noval Nacional vintage port 1980(飞鸟庄的国家园)。

这版国家园1980年份是棕色酒标,和其它常见的红黑白版本的酒标不同。 我跟飞鸟庄酒庄代表确认后,得到反馈:

只在1978-1987这10年间,有出这个标,因为那时候杜罗河产区(波特酒的产区)酒庄的酒并非都是在酒庄装瓶,这一版本是以桶装酒出售贴的标。 所以在市场上能看到两个版本的酒标,尤其在美国纽约的拍卖会上。

光我就曾在纽约精品酒拍卖会里见过三回。

所以说棕色标是有特定历史意义的特别版酒标。

法国顶级酒庄地位自保,聊白马酒庄和奥颂酒庄今天的退赛

今天国际葡萄酒领域的爆炸级新闻,显而易见,是【波尔多顶级酒庄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和奥颂酒庄(Chateau Ausone),决定退出他们所在产区波尔多右岸圣艾美侬(Saint-Emilion)列级酒庄分级体系】。

这次两大顶级酒庄退出波尔多圣艾美侬产区,这十年一评的分级体系,对我来说其实是顺理成章的选择,虽然说是各自单独决定,可这时间点发布,明摆着是两家心领神会的“联合”行动。

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和奥颂酒庄(Chateau Ausone),在波尔多圣艾美侬产区精品葡萄酒领域,领头羊地位稳固。要说他们和产区分级体系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他俩在提升产区精品酒及分级体系的声誉,而等级体系对他俩的声誉,现阶段已经没有更多加持和提振。

在等级森严的波尔多精品葡萄酒领域,近些年,越来越多圣爱美浓产区的崛起者,想通过这个分级体系,提升阶级,达到或努力达到和他俩并驾齐驱的顶级酒地位,这个分级体系几乎成了唯一的晋级通路。

作为产区唯二的老牌顶级葡萄酒天王,以前没有受到地位威胁,就和产区分级体系相安无事,而上一届2012年分级结果,他俩所在的最高等级一级A从两席扩至四席,已经让他们直面挑战。至此,自然不能再给这机会,于是脱离产区等级体系,断了后续者的顶级酒进阶之路,绝尘而去,是巩固其超一流地位的最优选择。

尤其是白马酒庄,背靠世界第一奢侈品集团LVMH,在市场顶级品牌运作上,眼界深远,手法绝对老道。

白马酒庄总经理Pierre Lurton

具体今天在新闻里他们提到离开的原因,是分级标准和他们遵循理念分歧越来越大,这也许算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这个时间点,爆裂割席,一起宣布退出,也是能最大幅度缓冲他们面临的巨大退群阻力。

其实圣艾美侬,乃至波尔多,各类分级体系评定,都是争议不断,名利场各路选手根据自己的利益做出不同决策和反应。

拭目以待,接下来圣艾美侬产区协会,包括法国原产地命名委员会(INAO),对此事的反应。

贺兰山东麓银川产区,葡萄酒风格和品质提升快,签下1.6亿元订单

最近去了趟位于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银川产区,以媒体身份,参加了4月26日-28日,由银川市人民政府主办,银川市葡萄酒产业发展服务中心、银川市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联盟承办的“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银川产区2021年春季经销商大会”。 其中我最关注的,也是我收获最大的是大会日程安排之一:贺兰山东麓银川产区葡萄酒的集中品鉴(洽谈会)部分。

宁夏贺兰山东麓现在是国内推广最有力度,最有持续性的葡萄酒产区,也是现阶段精品葡萄酒综合实力最强和国际知名度最高的中国产区。我原来基本上每年都在Decanter等葡萄酒大赛或其它酒展中对宁夏产区的一些代表酒庄的酒样进行集中品鉴,通过品鉴了解产区的最新发展趋势和整体实力。 可去年因为疫情影响,没有机会集中品鉴。而这次银川产区的活动,机会难得,本身银川产区就集结了相当数量的宁夏产区高水准酒庄,通过他们能窥豹一斑。 大会行程前两天和我相关的主要是走访酒庄和产区集中品鉴,大约涉及到30多家酒庄的酒样。 我一共走访6家酒庄(以下按走访时间顺序排列): -家电巨头美的投资的美贺酒庄,酒做得蛮干净,是家种植1500亩(100公顷)的中大型酒庄。八卦一下:听说同为家电巨头的格力,在宁夏投资的酒庄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 

-嘉地酒园,仅15公顷种植面积的精品酒小酒庄,庄主Emma希望打造成出产中国顶级葡萄酒的精品酒庄,现在离她的目标越来越近。嘉地酒园咏叹调干白2018是大会期间尝到的最佳两款霞多丽干白之一。红葡萄酒这次试了中和中高端的产品,水准也是靠谱的。

-贺兰晴雪酒庄,现有350亩(约23公顷)葡萄园,也是小型精品酒庄,酒庄标杆产品加贝兰2009年份获得2011年Decanter大赛金奖,成为贺兰山东麓产区精品葡萄酒崛起的里程碑事件,酒庄这次酒样中加贝兰珍藏版霞多丽2019也是我大会期间尝到的最佳两款霞多丽干白之一。酒庄的两款加贝兰珍藏(2016,2017)都有着完整的结构,品质有不错的稳定性。

-贺兰神国际酒庄,有10万亩,据介绍种植了4万亩,综合酒庄呈现的信息来看,这将会是葡萄酒主题的旅游小镇。

-立兰酒庄,种植了1600亩(106.7公顷),也属于中大型酒庄。酒庄的览翠赤霞珠特级园2017 和马尔贝克2019都偏细腻风格,而大橡木桶培养的黑皮诺2019年份是个意外惊喜,没想到这款宁夏本地黑皮诺水准不错。

-轩尼诗夏桐酒庄,夏桐是世界第一奢侈品集团酩悦轩尼诗旗下全球起泡葡萄酒的领导品牌。2012 年 4 月动工,2013 年 6 月建成并投入运营,总面积 6300 平方米。品鉴了几款,一如既往的干净清爽易饮。酒庄看着也很适合葡萄酒旅游和照相打卡。

4月27和28日日程里的集中品鉴,感谢不同酒庄展台上工作人员们,对我不厌其烦地教授、交流,以及对我班门弄斧的包容。 这30多家酒庄,让我对银川乃至宁夏葡萄酒做酒风格发展现状和趋势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银川葡萄酒整体实力提升之快,尤其偏新年份显现的,在保持果味、清新感、易饮性和用桶方面的进步令我惊讶,相对国际葡萄酒最新发展趋势并不落伍。 另外,2019年份看来将会是一个极为值得期待的大年份,虽然酒精度可能会偏高一点,不过处理得当的话,能出不少实力相当好的作品。

继大会前两天内容,包括了百名经销商走访银川产区的部分葡萄酒庄,产区葡萄酒集中品鉴(酒展)和商贸洽谈,产区课程认证讲师培训等行程安排。第三天4月28日是大会正日子,上午是大会开幕式,自治区和银川相关政府官员,葡萄酒产业里部分行业协会代表和知名人士等致辞发言。

下午产区高峰论坛暨签约仪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银川产区》教程发布,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银川产区推广大使聘任,银川市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联盟市场委员会委员聘任等。最后郭明浩等专家还分别从不同角度介绍了银川葡萄酒产区的主题内容。

据最终统计,这次“2021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银川产区春季经销商大会”成果显著,现场达成葡萄酒意向采购签约1.61亿元,酒庄投资项目意向签约4000万元。

从这次大会的日程内容安排和我亲身体会,能感觉到,无论是从内容设置到具体接待安排,都有较高的专业性。也借鉴并融合了一些推广成功的国外产区的经验,像产区教程的发布和认证讲师体系的推出,能事半功倍地推动产区在消费者层面的普及。

另外,个人感觉这次银川葡萄酒经销商大会的成功试水,如果后续反馈积极的话,将有望成为一个很好的商贸和推广兼备的重要平台。

甚至以后可以把同期在波尔多举办的期酒周(En Primeur,品鉴打分、酒庄定价发布、中间商配额、期酒售卖-交易广场等机制),以及勃艮第最重要的两年一届的Grand Jours de Bourgogne品鉴商贸活动的经验,也逐步根据银川产区现状,有选择的内容借鉴和融合过来,当然同时也应该积极开发适合银川产区特色的创新商业模式。

不断地磨合吸收创新,假以时日,银川乃至宁夏精品葡萄酒的良性市场循环值得期待。

又一家亚太著名精品酒商停止业务,看葡萄酒市场的惨淡

植根亚太区精品葡萄酒市场的著名精品酒商Sarment正式停止业务。接下来将在半年时间内完成相关法律手续。

2007年Bertrand Faure Beaulieu在伦敦创立Sarment,初始和一些高水准侍酒师合作,为私人会员提供专业化葡萄酒烈酒相关服务。2009年开始酒商业务,2011年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总部在新加坡,业务覆盖亚太地区部分核心城市。

当时野心勃勃,业务拓展挺快。一时间在Sarment公司里,我遇到不少原来认识的业内朋友,Sarment手里也拿到了不少颇具口碑的精品酒品牌/酒庄的配额或代理权。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他们的卖价偏贵,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竞争生存,后来知道他们较多依仗餐饮堂食渠道,公司形象宣传也比较有bigger,也参加过他们的一些品牌活动,不少和奢侈品牌合作的。

后来似乎品牌宣传也见少,有些在Sarment任职的朋友也陆续离职出来,结合市场大环境,感觉应该经营不易。

不过2019年下半年新闻出来,奢侈品牌宝格丽(Bulgari,2011年被全球第一奢侈品集团LVMH换股收购),它的创始家族成员之一:保罗宝格丽(Paolo Bulgari),他的企业正式收购Sarment酒业。

2021.4.8宝格丽中国手机网站首页部分切屏

豪门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2019下半年刚收购,2020年初爆发全球性疫情,一年多过去,疫情除中国大陆市场得到控制,其它亚太核心城市都依旧面临严重疫情,该地区餐饮渠道遭到毁灭性打击。

我猜想作为LVMH集团第二大股东家族主要成员的保罗宝格丽,虽然很豪,可面临市场无法估测的未知前景,以及Sarment企业运营的不小支出,所以做出“壮士断臂”停止业务的止损决定,也是相当合理的商业举措。

这只是过去一两年内葡萄酒市场受到暴击的缩影,我相信这一年内包括之前的联想佳沃葡萄酒,和这次Sarment精品酒业的停止业务,都在侧面显示葡萄酒行业经受着莫大的压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华经产业的研究报告,2020年我国葡萄酒行业销售收入为100.2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8.92%,连续四年出现下降,仅为2016年(484.54亿元)数据的近1/5。

虽然去年下半年疫情反复,葡萄酒市场也颇受影响,今年2021年随着疫苗的普及,国家继续严格控制国门,国内的葡萄酒市场有着恢复的趋势,成都糖酒会也能看到无论国产酒还是进口酒生产商和商家,都在尽显顽强的生命力和活力。

现在既是反弹的机会,也是突围的好时机。能扛过去就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