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地震、火灾、战争、破产和禁令,这家公司依然活的挺好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百加得(Bacardi),世界最大的家族私有烈酒厂商。大到几乎地球上有人愿意为酒精买单的地方,都看的到百加得在贩卖欲望。它曾被古巴政府没收全部资产,曾经历过地震、火灾、疾病、战争、暴政与革命。然而一步步走来,顶着各种毁誉之声,仍是把自己做成了全球排名前几位的跨国烈酒集团,每年在全球200个国家销售总计超过2亿瓶。

百加得卖的都是什么酒

关于百加得,即使你没喝过Bacardi Breezer、Bacardi 8,或者各种果味朗姆酒。你一定也听过它收购的各种烈酒品牌吧。灰雁伏特加(Grey Goose vodka)、帝王威士忌(Dewar’s scotch)、孟买蓝宝石琴酒(Bombay Sapphire gin)、皇太子伏特加(Eristoff vodka)、马提尼与罗西(Martini & Rossi)、卡萨多雷龙舌兰(Cazadores tequila)以及争议满满的,在美国出售的哈瓦那俱乐部朗姆酒,我们后面会讲。

如果你就是对烈酒无感到上述品牌一个都不知道,那你至少也知道自由古巴和莫吉托吧。一部叫《迈阿密风云的》老片里,Colin Farrell约会巩俐姐姐,带着她乘坐游艇,千里迢迢的横跨大西洋,赶到哈瓦那去,只是为了去海明威生前常去的小酒馆Bodeguita喝一杯原汁原味的Mojito。有钱人的世界真好。百加得就是这些鸡尾酒最初走红之时的御用朗姆酒。1936年百加得曾经赢得过纽约州一场里程碑的诉讼,法院裁定 BACARDÍ 鸡尾酒,比如BACARDÍ Piña Colada必须用BACARDÍ 朗姆酒来调配。其在酒吧界的地位可见一斑。

百加得和海明威

百加得旗下的哈土依啤酒(Hatuey Beer)曾出现在海明威的两部作品中:“逃亡”和“老人与海”。百加得自己也很喜欢海明威。1956年,百加得为庆祝海明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还特意举办了庆祝活动。海明威的小说用今天的话来讲说就是“够燃”。命运注定我要失败,我跪着站着撕巴着上牙咬也要跟命运死磕到底字典里没有认命这两个字的悲剧英雄。从某个角度看,百加得的发家史与之有些共同之处,也是挺惨挺燃挺爱搞事的。

百加得的发家史
1862年在古巴的圣地亚哥, 倒霉的,经历了地震和霍乱之灾艰难生存下来的Don Facundo Bacardí Massó ,创立了百加得。彼时朗姆酒还是一种粗糙剌嗓子的廉价饮料,就是甘蔗榨完糖剩下的渣滓为原料酿的副产品,难登大雅之堂。而天才+勤奋如Don Facundo,经过反复尝试,找到了木炭过滤朗姆酒来提高口感细致度的方式,还使用橡木桶进行熟化,并培养出了最适宜的的酵母。这在现在看起来只能算粗浅技艺还有山寨嫌疑,在当时简直具有时代意义,Don Facundo就这样把朗姆酒从劣酒变成了优雅有质感的酒精饮料。

↑↑↑Don Facundo的妻子 Amalia提供创意,用蝙蝠作为公司的Logo,蝙蝠在古巴和西班牙的民间传说里象征着健康、幸运和团结。

1890年,一场大火烧毁了百加得。Don Facundo的儿子Emilio继承父业,重建酒厂。19世纪末正值古巴反抗西班牙的独立战争时期,战火四燃。有钱却不怕死了没法花钱了的Emilio投身革命,四处奔走,出钱出力,也因此不止一次的被西班牙政府扔进监狱,后被流放国外。

1898年,美军介入独立战争,战争结束。Emilio得以重返故里,还被选为圣地亚哥的市长。重整起奄奄一息的百加得。

美军带来了可口可乐,喜欢将它和百加得朗姆酒混在一起喝,然后为古巴自由而干杯,这就是自由古巴的雏形了。Daiquiri则是原创于一位在古巴工作的美国工程师,将新鲜橙汁、糖、刨冰和BACARDÍ Superior朗姆混在一起,成为风靡一时的饮料——-这些迅速在大街小巷流行起来的鸡尾酒带动了百加得的蓬勃发展,让它再次焕发生机。1910年百加得成为古巴第一家跨国公司,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建厂,不久后又在纽约建立了分公司。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百加得在墨西哥、波多黎各等地拥有多家工厂(至今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朗姆酒蒸馏所),奠定了成为酒业巨头的基础。

1920年,美国进入禁酒令时期,在美国有良好群众基础的百加得不得不关闭了自己在纽约的酒厂,停止一切销售活动。但聪明的百加得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商机,用各种渠道把古巴宣传成你来这儿就能把下辈子的酒都喝出来的天堂热带小岛,还借某大型航空公司打出了“来古巴吧,在百加得朗姆酒里游泳吧。”这样充满诱惑力的广告。大批好忽悠的美国游客就这样前仆后继的涌向古巴,前往哈瓦那酒吧现场。古巴成为当时美国著名的旅游胜地,百加得依然欣欣向荣,Hatuey啤酒也在这个时期推出。

和祖国古巴的恩怨
1959年,卡斯特罗的古巴革命政府宣布实行国有化,近400家古巴人所有的企业,包括银行和工厂被充公。次年,百加得努力了将近一百年,打下的江山以一纸合同被古巴军队强行收走了——当然这是百加得的说法,按照古巴政府的说法,你是自己走的,等于主动放弃所有权好么。

为什么要走,哥伦比亚调查记者赫尔南多·卡尔沃在《百加得,隐藏的战争》一书中详述了百加得和祖国的恩怨,写的神乎其神。其中提到,百加得的撤离在革命前几年就开始了。他们对革命政府早有预防,或者说,一听说卡斯特罗上台吓尿了就跑了,把所有重要的百加得国际商标都提前转移出了古巴。在前来接受工厂的军队到来之前,争分夺秒的毁掉了所有酵母。最早的酵母菌株150多年来都被严格保密,也是它们这些年来跟古巴政府的原百加得厂子斗争时重点强调的一点。

至于美国迈阿密的古巴流亡组织、“猪湾事件”中的雇佣兵,都得到了百加得公司的支持,该公司负责人甚至还曾买下一架轰炸机,意图轰炸古巴的炼油设施。。。这种传说,我们听听就好。
哈瓦那俱乐部之争

这里有个很尴尬的事。百加得标榜自己的官方鸡尾酒叫“自由古巴”,宣传也都围着古巴来,强化自己和古巴的联系,然而它们的朗姆酒从原料到生产与古巴并无半毛钱关系。真正在古巴生产的的古巴原百加得公司,如今由古巴政府和保乐力加共同经营,与之为竞争对手。它们竞争主要围绕着一款热销产品“哈瓦那俱乐部”展开,古巴政府的产品卖遍全球却被美国市场一纸禁令拒于美国国门之外,百加得则安心的在美国卖。双方都表示自己的才是正品。百加得的立场:我们公司才是正经的百加得,我们老板叫百加得,我们高层都是百加得,我们才是百加得家族的真正延续,才有资格卖这款热销产品。

保乐力加的新闻发言人 Olivier Cavill 曾毫不留情的对此表示:“搞到最后,如果最终解除了‘哈瓦那俱乐部’在美销售的禁令,会由美国的消费者来判断(两者孰优孰劣)。他们究竟会更喜欢哪个?——使用纯正古巴甘蔗原料、在古巴生产的哈瓦那俱乐部,还是在波多黎各产的仿造品?”

“哈瓦那俱乐部”商标之争似乎早已突破了商业领域的范畴,成为一种政治博弈,随着美古之间的形势变化出现不同进展。我们前面说过了,百加得在美国根基极好。好到什么程度,凭借在美国政经界的影响力,百加得游说美国国会,成功颁布了被称作“百加得法案”的第211条款,限制外国厂商在美国注册“哈瓦那俱乐部”朗姆酒商标。也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古巴政府不能走入美国市场的原因。这是一条不被世贸承认,有待重申却仍迟迟未被废除的法案。不能在美国卖就去别的地方卖咯?要知道美国的朗姆酒消费达到全球消费总量的 40%,其中百加得朗姆酒占据了美国市场 30% 的份额,这么大的市场谁不想要。如今美国政府已对“哈瓦那俱乐部”的归属有新的说辞,不过仍在推进中。

百加得哈瓦那VS古巴哈瓦那

百加得全心打造自己被迫背井离乡,心系故国的游子形象,把“1862年成立于古巴圣地亚哥”这一句执着的放在不同的海报里。看看这几张广告海报,是不是很易就被打动到:

“有一天,当蝙蝠回到了家,我们也会回家。”

“有些人被赶出了酒吧,有些人被赶出了自己的国家。”

“地震,火灾,流放,禁酒令……对不起,命运,你选错了人。”

“百加得,始于1862,从未被驯服”

客观看来,百加得向来是个争议体,常年面临着外界的批评和法律问题,所开展的政治活动还曾引发英国的“抵制百加得”运动。但喜欢不喜欢它,不能否认,它确是个传奇。

资料参考:维基百科
漫画:The Spirit of Bacardi
bacardilimited.com
《朗姆酒战争的反思》(chinadaily.com)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Priorat第二弹,用生命推荐给你的十六家酒庄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上一期我们讲了西班牙唯二的DOCa Priorat是个什么样的产区,这一期要给你一些实在的买酒时的参考,介绍16家Priorat的精品酒庄给你。

如今的Priorat,已经从1990年时的8家酒庄增长到了2016年的106个,葡萄种植总面积约为1962公顷,葡萄种植者574个——这里要强调一件事,并不是说只有这16家酒庄才是好的,没有讲的106家酒庄里其他那些就不好。实在是。。。篇幅有限,精力有限,小编的胃和酒量也有限。最好当然是亲自前往慢慢探索,不过为了节省你的时间,我们在这里已经给你总结了一些绝对有参考价值的攻略。

关于Priorat,更多可见:葡萄酒界最励志传说,Priorat(一)

WINEFOLLY给出的Priorat最好的年份:2010, 2004
相对来说更好的年份:2013, 2012, 2009, 2008, 2005

Clos Mogador

Priorat先驱五元老之一。Barbier家族在19世纪就已经在法国朗格多克的Le Martinet拥有一千多公顷的葡萄园了。1978年,Rene Barbier在Gratallops买下了一块地葡萄园,Clos Mogador诞生了。他酿的第一批酒在当时被《Gault Millau》评为西班牙最优秀的酒。罗伯特帕克说它,“买就对了,Clos Mogador不需要任何介绍。”

它们出一款Nelin的白,年产量只有2000瓶,主力Clos Mogador年产量也不过20000瓶,18个月橡木桶陈年,歌海娜、佳丽酿、西拉和赤霞珠的混酿。优美细致,精致橡木,诸多细节变化的一款。酒精度15%,价格在70欧左右(以下会提到的价格都是当地零售价格)。

Alvaro Palacios

五元老之一。上篇文章已经介绍过很多,一经出世便获得帕克垂青,带红了整个产区的酒庄。Alvaro Palacios 还另外拥有两家酒庄,其中里奥哈的酒庄是Palacios家族创立于1948年的。

L’Ermita,酒精度14.5%,91%的歌海娜+8%的佳丽酿+1%的白葡萄品种混酿而成,橡木桶陈年15个月。被公认为有资格角力西班牙酒王的酒。在当地就能卖到1000欧/瓶了,非常庞大复杂均衡的一款,香气极棒。如果买不起,可以退而求其次,还有年产量2100多瓶,卖到200欧的Les Aubaguetes,是海拔300米,面北山坡上150年老藤歌海娜混一些佳丽酿酿的酒。它们家也有亲民款,品质都相当可圈可点的Les Terrasses、Gratallops Vi de Villa和Finca Dofi,价格30-70欧不等。

Clos I Terrasses

五元老之一。女性大概总是文艺一些,Daphne Glorian加入来Priorat做酒庄这个疯狂团队时想到《愚人颂》的作者Erasmus Von Rotterdam,于是给她的酒取了这个名字。Clos Erasmus年产量只有3000瓶,歌海娜和西拉的混酿,采用开放式的木质大发酵桶浸皮,熟成约22个月左右,酒精度15%,是有厚度和浓郁矿物,成熟甜美,骨架结实的一款。此外她家还有一款年产22000瓶的亲民些的Laurel,很值得尝试。

Mas Martinet Viticultors

五元老之一。José Luiz Pérez本是一名生物学家,原在Priorat的小镇Falset的葡萄酒学校里做一名老师。被Rene Barbier游说动手建立起自己的酒庄之后,他尝试栽种已经几乎快要灭绝的当地品种,并且坚持有机种植和远高于当时Priorat平均价格的酒价,与五人组一起一战成名。Robert Parker说它“足以令所有感官着迷”,“展现风土比其他Priorat的酒庄都要清晰”。如今酒庄已交给女儿Sara,而Sara嫁给了Rene Barbier的儿子,你看你看,元老的第二代们也已经发展起来了。

Clos Martinet年产量为12500瓶,歌海娜、西拉、佳丽酿、梅乐和赤霞珠的混酿。酒精度15%, 60欧。这是一款非常不同的酒,入口柔顺甜美,单宁细致成熟有潜藏力度,整体感觉温暖轻盈,又有非常棒的集中度和结构感,让舌尖颤栗的幸福感。小编就是没钱,有钱就每年统统买光。除主力款外,还有稍微贵一点点的 Els Escurcons和Cami Pesseroles。年产量都在2000瓶左右,既有相似又各有妙处。

Clos de l’Obac(Costers del Siurana)

五元老之一。Carles Pastrana原是个记者,Mariona Jarque原是个生物学家,这对夫妇俩来到Priorat携手创了这个酒庄,来自不同领域的灵感碰撞出有趣的火花。Clos de l’Obac由35%歌海娜+35%赤霞珠+10%西拉+10%梅乐+10%佳丽酿混酿而成。使用来自七个不同的葡萄园最好的葡萄和平均树龄50年以上的老藤歌海娜和佳丽酿。售价65欧。

Celler Joan Ametller

Ametller家族世代都是经营葡萄园的,2003年他们回到祖籍所在之处Tarragona,建立了自己的酒庄。小编喝到的Els Igols是2006年份的,12个月新桶,瓶陈8年,已经有些老酒的感觉了,有一些枯树叶和烟熏、香料的味道,单宁温和有力,售价26欧,十分和谐的。

Celler Pasanau

Pasanau自13世纪起便是时代在Priorat的土地上耕种,19世纪末因根瘤蚜虫病爆发迁往城市,过来几年到20世纪初又回到这里坚守祖业,为复兴原有的葡萄园苦苦奋斗。在酒庄里我们见到了酿酒师兼庄主之一的,非常有魅力的银发老头。带我们闻花闻草闻石头,告诉我们他们是这片土地上的复兴者。因为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借鉴,所以一切都要自己摸索,而他们不让人失望的越来越好了。

Ceps Mous是他们的主力酒款,年产量也不过一万瓶。酒精度15%,80%的歌海娜+梅乐、西拉和品丽珠的混酿。15年的新酒喝起来有玫瑰、草莓的甜香,还有些香料和薄荷,酸度活跃,很平衡,结构清晰,非常可爱的一款。而以圣山为名的La Morera de Montasant就明显有了更多厚度和重量感,酒精度高到15.5%,与第一款发展出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Celler Vall Llach

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创办人Lluis Llach是名歌手。高端Porrera Vi de Vila 是用80-90年的单一园老藤歌海娜+佳丽酿酿造的,14个月橡木桶,年产不过5000瓶,有矿物感和咸感,复杂美好,售价45欧。事实上他们的入门款Embruix de Vall Llach就很打动我了,虽然感觉很简单,但明媚有花香,单宁也比较细致,不过入门款也要有18欧。

Cellers Scala Dei

是Priorat这片土地是最早开始做酒的家族之一。跟酿酒师聊天,告诉我们非常有趣的理论。他们做酒使用水泥而不是不锈钢桶,使用自然酵母而非商业酵母,用冷水降温而非工业冷却系统,用大桶而不是小桶,以免摄取过多单宁和木香。坚持最传统的方式当然非常麻烦和困难。然而他想要一款淡扫脂粉或者纯素颜的最自然的酒,认为这是唯一他愿意选用的方式。

他们有矿物和泥土气息,集中度高,非常细致的Prior,55%歌海娜+20%佳丽酿+12.5%西拉+12.5%赤霞珠的混酿。不过更给人惊喜的却是他们家的白,80%白歌海娜+20%白诗南,15个月橡木桶,贯彻始终的清脆酸度,精致口感,淡淡矿物气息,可惜年产就2000瓶,估计还不够自己喝。

Cims de Porrera

怀抱着复兴产区的希望建庄于1996年,拥有40公顷葡萄园,树龄在60-105年之间。庄主是个非常nice,英文一般,但极有耐心的理解你每一个字并尽最大努力给出你最完整答案的小伙子。特别大方的拿出了一瓶非售卖的1997年的Cims de Porrera Classic,也就是建庄第二个年份的酒了。65%佳丽酿+30%歌海娜+5%赤霞珠,18个月桶,依然有果香,还有炖肉、皮革、枯树叶,香料的味道,单宁已经很柔顺了,回味还有一些太妃糖。喝着酒就仿佛看到这个酒庄最初的样子了,即使有些粗糙,也有无可比拟的美好。

Clos Figueras

Europvin是家总部位于波尔多的酒商,创立人Christopher Cannan在上世纪80年代偶然在花之语喝到一瓶1974年Scala Dei,觉得这酒有意思啊,再看这价格觉得更有意思啊。于是他亲自来到了Priorat,拜访了Scala Dei,恳谈之后做了他们家的代理。并于1997年在Gratallops买下了一片荒废了8年的18ha葡萄园,建立了自己的酒庄Clos Figueras。

这是个已经获得了有机认证的酒庄,酒里有种自然纯朴的卸妆感,旗舰酒Clos Figueras售价50欧,年产量3500瓶,非常纯净的树莓、李子的果香,一些精巧的橡木和橄榄、香料香气,浓郁饱满,喝到2012年份,感觉有点年轻了,着实应该放几年再拿出来的。

特别想说说他们家有产区非常少见的甜酒,这里只有那么两三家做甜和桃红,他们是最讨人喜欢的,用打断发酵的方式酿造,歌海娜葡萄,自然甜度无任何添加,酒精度有15度,一年不过几百瓶,浓郁的草莓干、覆盆子果香,甚至一点水果糖的甜美感,整体平衡柔顺,还有一点点白胡椒和香料,品种特征鲜明,回味悠长。

Costers del Priorat

2002年一群酿酒师小伙伴来到Priorat实现了他们的共同的梦想,创立了一个酒庄,Costers del Priorat,如今是Bellmunt村最卓越的酒庄之一了。Clos Cypres还有个最佳性价比的称号,事实上性价比再高外人根本买不到,实际年产才1200瓶,售价60欧,陶罐发酵,15个月陈年,完全没有木桶味儿,100%老藤佳丽酿,酸度明显,没有那么多魅惑的香气,酒体平衡沉稳细致,还有一些咸感。它们家的白倒是有4000瓶,这在别的产区就是不能看,在这里相比之下算真是做了不少,带梗发酵,高酸,有饼干酵母的回味,清新可爱,售价16欧。

Ferrer Bobet

2002年由一对好友,酿酒师Raul Bobet以及医药界大亨Sergi Ferrer-Salat携手创立。Ferrer Bobet Selección Especial被大红日漫《神之水滴》选做第十一使徒,被称为“夕阳的遗言”。不过小编显然没有在这只酒里找到那么多凄美,也许因为喝到的是2013的新年份,还有春天山谷的明快甜美和微微烧灼的酒精感,香气紧凑但不让人觉得轻浮,细致,骨架完整,一些木香。老藤佳丽酿,年产3000瓶,售价60欧。

Franck Massard

小编爱到爆炸的一家,创建于2004。Franck Massard本是法国人,在英国的米其林餐厅工作并拿到了英国最佳侍酒师的头衔,此后他还做过桃乐丝的品牌大使,最终在人生最巅峰的时候独自跑到西班牙乡下买下了一片百年老藤的葡萄园开始酿酒。因为不喜华丽负担重的风格,他的酒都是雅致轻快,Huellas是他的第一瓶酒,酒标上是他的指纹,为60%佳丽酿+40%歌海娜,20%新桶,80%500L大桶,有精巧花香和新鲜果香,能感受到单宁和酒精的力度但毫无负担,收尾有恰如其分的巧克力香,平衡美好,年产7000瓶,价格和谐,只要25欧左右。

Mais Doix

Mas Doix酒庄由Doix与Llagostera家族共同创建于1998年,他们重新将1850年当时遗留下来的葡萄藤重新翻修,让其重现于世。他们原本是在Priorat酿酒历史已达几个世代的家族,最初与大家一样依赖合作社,直到后来有了自己的酒庄,目前一共拥有18ha葡萄园。1902为100%佳丽酿,种植于1902年,每一株葡萄藤只选用300公克的葡萄,丰富优雅,年产量不到1000瓶。Doir是招牌,55%佳丽酿+45%歌海娜,清爽活泼的红莓、香草口感,圆润了尖锐的酸度与矿石的粗犷口感,辛香深邃,年产量6000瓶。

Terroir Al Limit SOC.LDA.


也是一家精品标杆酒庄,由来自南非的Eben Sadie和来自德国的Dominik Huber联手打造,随后Jaume Sabete也加入了他们。三人行,必有好酒。Torroja Vi de Vila由歌海娜和佳丽酿混酿,年产14000瓶,优雅,新鲜,完美果香加上矿物和甘草的味道,需要一点时间绽放,偏向使用大桶,也是细腻优雅风格,喝过就会爱上的酒。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葡萄酒界最励志传说,Priorat(一)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在1971年版的简希斯罗宾逊的《世界葡萄酒地图》里,你还找不到Priorat的名字,而在小编手里的第六版里,Priorat已经有自己单独的章节了。这个如同横空出世一般的产区,又穷又小又偏僻,却孕育出了西班牙最贵最精致的葡萄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割声名和荣誉,一举跻身产区分级金字塔的最高端。把自己从默默无闻的小卒做成了众人口中的潜力股,再到江湖大佬,大写的传奇。真是要多励志有多励志,让大家感叹却无从复制。

小编在网上看许多人说起Priorat都说它橡木桶重,强壮霸道,十分疑惑。霸道个鬼啊,那绝对不是我今年六月45家酒庄一个个喝过来的Priorat。还是林裕森说的好,先是在《跳舞的大象》一文里说,“最难,也最少見的,也许是高大壮硕卻又精致轻巧,如大象翩然起舞般的红酒。”后又在《普里奧拉再进化》一文里写到,“我曾经把普里奧拉产区中,风味特別细致的红酒形容成会跳舞的大象,现在看来,应该更像是敏捷灵活的猎豹。”这才是,去过如今的Priorat喝过酒的人啊。精致迷人,跟任何全球风味最细致的红葡萄酒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才是主流的Priorat嘛,然而精巧中自有一种不可忽视的蕴藉的力量,正如蓄势的猎豹。林老师果然是我男神。

Priorat的发迹史
1991年西班牙才宣布Rioja为西班牙葡萄酒葡萄酒产区最高级别DOCa, 十年之后2001年Priorat便拿了第二个,也是至今为止唯二的DOCa. 这对于老牌实力产区,一提到西班牙就会首先想起的Rioja来说,毫无悬念。然而Priorat则称的上是一只奇兵,毕竟1990年加泰伦尼亚政府发布葡萄酒官方指南书籍的时候,都还没Priorat什么事儿呢。

它的种植历史还是够老够久的,可以上溯到 1163 年,来自普罗旺斯的嘉都西会教士(Carthusian)在群山环抱之中找到了安静的心灵庇护之所,建立了La Cartoixa D’Escaladei修道院(意为通往上帝的阶梯),并在此生活了700年之久,也将他们的葡萄种植技术在这里发扬光大。

白天和夜里的修道院遗址以及在设在这里的晚宴

Priorat产区就以通往上帝的阶梯为标志

到了18世纪末,根瘤蚜虫病害来袭,有钱人离开这个贫穷的乡下跑去了城市。剩下些穷人无处可跑,且没技术没知识,只好本着团结力量大的想法抱个团儿成立合作社互相帮助,继续这个投资高,收益慢的老本行。他们种植的是当时认为是次等品种的歌海娜和佳丽酿,酒价低廉,品质也差,问题多多。合作社,粗糙,廉价酒便成了Priorat当时给世人的印象——其实准确的说,这个产区应该是根本不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毕竟我们的脑容量有限,只能记住好的。当时它的葡萄园种植面积已从曾经的将近5000ha锐减为600ha左右,1936-1939三年西班牙内战更是彻底让这里成为一副前途暗淡,葡萄酒产业将消失的样子。

1978年,父亲是跟葡萄的打交道的法国人,本人则出生于西班牙的酿酒师Rene Barbier带着一双慧眼来到这里,认定这地方土好水好气候好,能行,于1979年买下了一些葡萄园挽起袖子就是干。不仅如此,他振臂一呼,还忽悠来了一群朋友,这其中也包括25岁的卖掉一身资产带着青春和热血来筑梦的Alvaro Palacio。借助合作社熬过了缺人缺钱缺经验的初期之后,等到他们原本买葡萄的合作社都倒下了,这群朋友里硕果仅存的五个人已经成熟到能够自立本户了。这五家就是后来为世人所熟知的Priorat的先驱,五大Clos,或说是是五个开山掌门也不足为过。

Rene Barbier

Rene Barbier -Clos Mogador
Alvaro Palacios -Clos Dofi
Daphne Glorian -Clos Erasmus
José Luiz Pérez -Clos Martinet
Costers delSiurana – Clos de l’Obac

1993年Alvaro Palacio用买下的歌海娜老藤酿造了首个年份的L’Ermita,得到了葡萄酒界造星圣手,捧谁谁红的罗伯特帕克的青睐,不仅打出了高分,还多次给出诸如“全世界最宝贵的财产”这样的评价,于是Alvaro Palacio带着整个Priorat一起红了,再加上DOCa光环加持,L’Ermita成了西班牙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此后Priorat也如滚雪球一般聚拢了越来越多酒评人和消费者的目光和高度赞誉。结果论成败,五元老就从奔着荒地使劲儿的神经病了变成了先驱和英雄。感谢山,感谢水,感谢天,感谢地,最最感谢的,肯定还是在卖不出去酒的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放弃自己手里那几亩葡萄园的果农,以及有技术有决心执着梦想的的先驱者们。

Priorat是个什么样的产区
距离热情梦幻的巴塞罗那仅三个小时车程,位于西班牙东北部,Catalonia南部。除了葡萄和橄榄,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作物都在这里被种植。圣山Monstant山脉阻隔了寒冷的北风,守护着Priorat的北边边界。Figuera和Lioar峰位于西边,东边则是Mollo山,南边有Siurana河,从产区东北贯穿至西北,最终汇入Ebro River,圈出中心的一片山谷。

——从上述描述你可以看出Priorat是个崎岖陡峭,除了山还是山的地方。葡萄园许多种在“Costers”上,加泰伦尼亚语为陡峭的山坡,这里的人还特意强调其与“terraces”(梯田)是不同的,它要比terraces更陡,放眼全球,绝对找不出重样儿的来。坡陡成什么样子,根据小编亲眼所见,图片很难显示,那角度已经快逼近直角了,小编同行的日本侍酒师朋友走近了拍张照片而已,就脚一滑差点摔下去。小编深切怀疑最早的来这里种葡萄的修士是吊着威亚去开荒的,采收季安全起见不绑安全带也最好不要上。这样的坡机器采收是想也别想的,只能靠人和骡子,所以酒自然要偏贵了。

Priorat的独特还在于它的土壤,无可复制的llicorella,以石灰质板岩为主,微酸性,含有机物,铜的颜色,含有在阳光下会闪闪发光的石英。Pasanau酒庄的庄主老爷爷教我分辨,这种石头多扁平易碎,你拿起一块敲另一块,不能敲碎的石头是坏石头,能敲碎的石头就是好石头,植物的根系可以穿过它们扎进深处寻找自己需要的水分和养分。

石头和土壤

这里温差大,夏季时最高可升到40℃,夜里可跌到12℃。降水量少,年降水量380毫米左右。在Priorat的蜿蜒的山路上转来转去的时候,司机时不时会喊,看我们的母亲河,小编就赶紧趴窗户上看。然而没有一次能成功捕捉到那简直细成头发丝儿一闪即逝的主河,真是太羞涩了。

这个缺水贫瘠的山区正多亏了这凉而潮湿的土壤,才能让葡萄的根系在底层土中找到水源。最好的地块总是具有极低的产量和极为出色的集中度和复杂风味。是的,这都是酒会偏贵的理由。

价格
那么偏贵到底是多贵,一瓶红葡萄酒大约当地酒类专卖店会卖到20–30欧元,品质特别好的会卖到40–70欧或者更高。L’Ermita在当地就能卖到1000欧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产量
如今的Priorat,已经从1990年时的8家酒庄增长到了2016年的106个,葡萄种植总面积约为1962公顷,葡萄种植者574个,2016年总产量6587.174吨——少的可怜是不是?

品质高,产量小也是它偏贵并深受追捧的理由。官方规定,红葡萄酒的最高产量为每公顷3900升,白葡萄酒为5200升,实际酒庄产量大多远低于此。除了闻名入驻这里的大集团比如Torres、Osborne、Pinord等等,年产量超过50000瓶的酒庄不到20%。一款酒年产量一两千瓶的比比皆是。换句话说,款款都是限量款。所以如果我这篇文章太长你没有耐心看完,至少请扫到这一句,Priorat的酒又贵又好喝又值得买,相信我。

葡萄品种
Priorat的葡萄品种以佳丽酿和歌海娜为主,它们坚强忍耐,很能适应炎热干旱的环境。前者给予一款酒酒体、单宁和酒色,后者则增添了细致度和芳香。除此之外还有法国先驱引进的赤霞珠、梅乐和西拉,也是常见品种。

这里的酒拥有不弱但非常细致的单宁,热情如夏日阳光的果香、微微灼热感的高酒精度(多在14-15.5之间)和活跃酸度,圆润饱满,极为出色的集中度,优雅精致,明显的如滑石和湿粘土的矿物气息,轻盈或至少不沉重,是每一个爱红葡萄酒人的真爱(恩,我知道我们真爱是多了点。。。)。

至于白葡萄酒,常见品种为,白歌海娜、马家婆,和用来酿雪莉酒的Pedro Ximenez,仅占地区总产量的5%(做桃红的仅有两三家)。常在较低气温下发酵,法国橡木桶中陈年,在果味和发酵香气之间有完美平衡,虽然产量较小,但是非常具有个性和辨识度,近年来也终于慢慢在市场上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和位置。

WINEFOLLY给出的Priorat红葡萄酒最好的年份:2010, 2004

相对来说更好的年份:2013, 2012, 2009, 2008, 2005

分级制度
Priorat时时保持我要努力变得更好的上进状态。认为靠西班牙通用的陈年时间分级不能区分酒的差异,你也基本在Priorat看不到有Crianza、Reserva的标记。

于是2009年起,他们在DOCa Priorat的基础上推出了新的更清晰明确,更能与风土挂钩的分级方式“Vin de Villa”,希望有一天能像勃艮第一样,消费者看一眼酒标就明白了一切。“Vin de Villa”综合考虑地理特征、环境、气候、植物、历史、经济和人文因素,将整个产区划分为12个下属产区。截止2017年,已经有35款酒通过并按照“Vin de Villa”标注了。这个上进而励志的小山区,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它会越来越好。

ZONA Vila de BELLMUNT
ZONA Vila d’ESCALADEI
ZONA Vila de GRATALLOPS
ZONA Vila d’EL LLOAR
ZONA Vila de LAMORERA
ZONA Vila de POBOLEDA
ZONA Vila de PORRERA
ZONA Vila de TORROJA
ZONA Vila de LAVILELLA ALTA
ZONA Vila de LAVILELLA BAIXA
ZONA MASOS DEFALSET
ZONA SOLANES d’ELMOLAR

高单宁,结构庞大,酒体偏强壮: El Lloar, La Morera de Montsant,Bellmunt, Poboleda
高单宁,骨架清晰,余味尤其长的: Gratallops, Escaladei
单宁细致,口感柔和: Molar, Porrera, Masos de Falset, Torroja
最为细致优雅的: Vilella Baixa, Vilella Alta

欢迎收看下一期:想用生命推荐给你的十六家Priorat酒庄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环法与葡萄酒的八卦(1)——史上首次!17年环法自行车手们将穿过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

文:环法醉驾组 | 葡萄酒在线

2017年7月1日,又一届环法自行车赛(Le Tour de France)在邻居德国的杜塞尔多夫(Dusseldorf)发车啦。


图为比赛前1天,发布会上向当地观众介绍各车队和车手的场景。

一个环法自行车赛为毛要把发车地点选在德国?
先着重指出一点,除了最后一个赛段必然抵达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环法每年21个赛段的比赛路线事先都是不确定,等到比赛开始前几个月才公布的。那么到底为什么今年竟然直接把起点设到国外去了这么不爱国?

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也不难替主办方ASO(Amaury Sport Organization)找出几个,促进地区稳定啦,报答观众热情啦。。。最后讲句实话大概率还是今年杜村给的赞助费比!较!到!位!——环法在选择国外发车赛段时,都是要收取规费的,而且赛事举办费用全部由对方负责。

自行车赛的看点在哪里?
如果你看过电影《破风》,你一定会像我一样对彭于晏的肌肉和汗水和脸念念不忘。

不过即使你对一帮肌肉男在好几个小时里连续机械重复同一个动作的公路自行车运动本身并不感冒,你还可以仔细欣赏全球各地挤破头都想带回家的抢手法国女郎。

比如这样的。

图为2013年环法某赛段,向全球展示现场观众热情的“卡罗琳”小姐

所以你以为这项小众运动会缺乏观众吗?错,事实上它是个每年都有1200万左右的现场观众(这个规模是世界之最)和累积逾50亿人次的电视观众观看的赛事。

自行车赛还是一部法国国家风光片

除了上述人文风光以外,作为法国的名片,环法的一大任务,就是在安排路线时充分参考各地“旅游局”的意见,向全球观众全方位解锁法国及其周边国家的各种优美宜人的“秘境”。

▲图为2012环法第七赛段,车手们经过法国中部盛开的向日葵田。因为葵花明亮的黄色恰好也象征着环法总成绩领骑衫的颜色,每年7月盛开的大片向日葵成了最常出现在环法镜头中的标志性景色。

▲图为2005年环法第18赛段,车手们骑行经过比利牛斯山下“苍红之城(Ville Rouge)”Albi主教城的大教堂。

▲图为2009年环法第18赛段,如今深陷禁药丑闻被剥夺全部7次环法总冠军的前环法英雄阿姆斯特朗骑行在阿尔卑斯山下静谧的安纳西湖(Lake Annecy)岸旁。奈良美智的经典叛逆小女孩萌系涂装计时赛车还真是萌的紧。

环法赛还是个熟悉法国葡萄酒产区的好机会

唠叨了这么久,终于到我们的葡萄酒主题啦。今年在主办方公布路线图后,身为葡萄酒和自行车赛双料爱好者的小编惊喜地发现,路线图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7月7日进行的第七赛段终点,居然选在了Nuits-Saint-Georges!

图为2017环法总线路图,大家还可以放大了找找途经的其它葡萄酒产区,文末公布答案。

没错,就是座落在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最南端,拥有包括41个一级园(Priemier Cru)在内的300公顷葡萄园,以酒体强壮浓郁,和价格竟然不那么离谱而著称的夜丘六大酒村之一Nuits-Saint-Georges。这也将是环法114年历史上,第一次将赛段的起点或终点设置在金丘(Cote d’Or)地区。而仔细钻研了赛段路线图后,小编发现这仅仅是惊喜的开始。

上图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到达终点Nuits-Saint-Georges之前,比赛路线将经过Gevrey-Chambertin,拥有夜丘首屈一指的9个特级园(包括大名鼎鼎的Chambertin Grand Cru)的产酒村。

而在环法官网给出的路线途经行政区介绍中,还提及了Morey-Saint-Denis和Vougeot两个夜丘知名产酒村。考虑到夜丘南北狭长的地理分布和赛段线路图中经过Gevrey-Chambertin后先向南一段再转而向东的线路选择,我们可以在Google Earth上还原出比赛在夜丘附近的假想实路图。

图为心思缜密的小编大胆还原的假想实地线路图(如黄线所示),自我感觉是非常正确的。

线路图告诉我们,车手们将从北到南骑行经过Gevrey-Chambertin、Morey-Saint-Denis、Chambolle-Musigny和Vougeot四个产酒村,再向东绕过Vosne-Romanee后到达Nuits-Saint-Georges,实打实地穿过了大半个夜丘。

对于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小编来说,这实在是个皆大欢喜的线路安排:一方面可以通过转播车和航拍直升机好好欣赏夜丘的景色,另一方面又不需要去担心万一围观群众对Romanee-Conti、·la Romanee或者La Tache 这样的名园做出了点啥破坏性事件,年净利才刚过1亿欧元的主办方赔不起可怎么办。

至于为什么不去担心葡萄园被破坏了可能就喝不到Romanee-Conti了这样严重的问题?说的好像担心了自己就能喝到一样。

考虑到环法比赛有接近200人(第一赛段发车时共有198名车手,但比赛到第七赛段几乎肯定有人退赛)的大部队和庞大的后勤车、转播车车队的通行需求,以及前面提到的高价值葡萄园“在岁月静好中肆意生长”的生活向往,比赛应该不会通过葡萄酒爱好者心目中的朝圣之路“特级园大道(Route des Grands Crus)”,而是选择东边相对宽阔的RN74国道。

Mazoyeres-Chambertin

图为在产区地图中,经过Gevrey-Chambertin村的最可能路线。穿过夜丘过程中,途经的特级园也只有公认实力较弱而且以自身名义装瓶较少的Mazoyeres-Chambertin一个。
Vougeot

除此之外,这个线路上依然有很可期待的景点。

车手们在经过Vougeot村时大概率将在一两百米的距离外经过特级园Clos de Vougeot,镜头很可能捕捉到勃艮第品酒骑士会(Confre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的大本营、著名的伏旧城堡(Chateau du Clos de Vougeot),以及Clos de Vougeot外围的石头围墙。

 

图为经过Vougeot村的最大可行线路,Clos de Vougeot离得并不远。

图为勃艮第大名家Domaine Jean Grivot在自家的Clos de Vougeot地块上开出的拱门;Jean Grivot的Clos de Vougeot地块在整个特级园东北部,离比赛线路很近,这个别致的拱门也有一定概率出镜。

总之,像小编这种双裸眼视力2.0的目明人士,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好从7号晚上的直播镜头中再发现点什么了。虽然7月初,田里的葡萄才刚开始坐果,但我们还是可以一边喝着合适的酒,一边看着转播画面扫过大片的葡萄园,暗暗地对自己说:这镜头里面好多葡萄藤上,都长着我将来要喝的好酒啊。

今年环法还途经哪些知名葡萄酒产区
最后,公布一下“今年环法还途经哪些知名葡萄酒产区”问题的答案。

7月8号的第8赛段中,车手们将从Jura地区的重要葡萄酒产区Arbois经过。这个产区有850公顷的葡萄种植面积,出产名声在外但非常少见的汝拉黄酒(Vin Jaune)和稻草酒( Vin de Paille),有空我们可以详细的说一说。


图为第8赛段路线图。

7月18号的第16赛段中,车手们将经过北隆河谷的小镇Tain-l’Hermitage。

从下面的产区图我们可以知道,这个座落在隆河边的小镇正好紧邻著名的Hermitage葡萄酒产区,从河谷的位置望过去的山上,正对着Hermitage最负盛名的三大葡萄园Les Bessards、Le Meal和L’Hermite,Hermitage产区三大名家Paul Jaboulet Ainé、M. Chapoutier和Jean-Louis Chave那些经常得到罗伯特·帕克满分的酒款,基本都产自这三个葡萄园。


图为第16赛段线路图,车手们将横跨(而不是像在夜丘时那样纵穿)Hermitage产区。

图为第16赛段线路图,车手们将横跨(而不是像在夜丘时那样纵穿)Hermitage产区

赛段中,有3个赛段选择经过知名的葡萄酒产区,这是小编个人15年环法观赛史上所仅见的——当然,早年小编还是滴酒不沾的未成年小屁孩,根本不会去关注路过了哪些酒产区,所以不敢保证记忆准确。至于往年环法在葡萄田中留下了哪些影像,以及为什么今年主办方对葡萄酒产业的扶持力度如此之大,是反常地多给了赞助费还是别的什么,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下一期“环法与葡萄酒的小八卦(2)——猜猜过去三年环法的酒类赞助商竟是谁,以及这个选择惹怒了谁”。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