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米歇尔罗兰对中国葡萄酒的建议,到国内首个单一葡萄园规程发布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近些年来中国国产葡萄酒发展迅速,各个葡萄酒产区的相继崛起,不少葡萄园和酒类生产企业在一些冲动或是没那么冲动的业内外资本的推动下,陆续建立发展,在市场上获得一定认可。中国葡萄酒产区在国内葡萄酒行业人士们的勤奋努力和积极进取之下,在国际葡萄酒界也获得不少尊重和重视。

不少葡萄酒厂的产品质量在国内外葡萄酒大赛里获得认可,越来越多的国产酒巨头也把品质作为重点来关注。 尽管成绩斐然,不过中国葡萄酒产区也面临其它新兴产区发展时的相同问题,粗放型管理生产带来发展瓶颈,以及产品同质化现象。

cof

 

前些年我在听到一些产区在谈打造自己的产区葡萄酒典型性时,会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产区典型性应该是随着对产区风土条件的深入细化认知,品种筛选和技术积累到一定成熟程度,然后慢慢自发形成,并从本产区的不同葡萄园和酒庄出产的产品里总结出的,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共同特质和风格,这才是产区典型性。

而现阶段大部分产区对当地风土的认知不够,以及种植酿造技术积淀的不足,葡萄品种选择比较盲目,都导致了无法总结靠谱的典型性,甚至有些把某些品种带毒病症特质或缺陷不足当成了典型性。


今年3月,世界级酿酒大师、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飞行酿酒顾问米歇尔罗兰,在北京的一次研讨会上也提到了这点,他说到了发现风土条件的重要性,从大的范围到小的风土,他特别对中国葡萄酒的发展方向上提了建议:现阶段发展思路该从大范围粗放风土认知管理,向小地块(单一园)风土特点的发现和潜力挖掘进行转换。

今年5月我去香格里拉产区走访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我走过的中国产区中,单一葡萄园小地块风土表现差异最明显最丰富的产区。 很近的地块,出产的酒会有完全不同且特质差异鲜明的表现,我脑海里立刻提醒我,这地方是我了解的中国产区中很适合适用类似勃艮第产区葡萄园等级管理体系的地方。“太适合了!”。勃艮第葡萄园等级体系应该是我接触到最能体现细化小地块风土表现的产区管理体系之一。

也许中国单一园概念的产区管理体系样板,可以从这里开始,我蛮兴奋地和当地最大的葡萄园拥有者香格里拉酒业的相关工作人员交流后,发现他们也已经不谋而合地开始走出这一步。

 

 

 

最近的好消息,经过香格里拉酒业的努力,中国第一个单一葡萄园管理理念的官方发布的地方性产区管理规程:《迪庆高原酿酒葡萄种植技术规程》(DB5334/T 2—2018)在今年8月正式发布。

虽然这个规程还是个相对简单的版本,不过这迈出的第一步将会是中国葡萄酒产业里程碑式的事件。


相信经过不断的探索完善和适应中国本土管理文化的磨合,风土特点各异的单一葡萄园管理体系,会在下一步产区葡萄园管理中,尤其是精品酒庄领域,会带来产品品质提升、风格特点的多样性,更因地制宜的葡萄品种选择,产区风格特点逐渐清晰的重要推进。

这时候我们来谈国内产区风格典型性时才更有意义。中国葡萄酒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也将会真正到来。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山寨”品牌葡萄酒,背后的现状和启示

图文:陆江

本文已首发于Decanter中文版,转发请标明作者和出处

 

在中国葡萄酒市场上,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因为品牌附加的经济利益的显著,商标争议也愈发多见。

过去一两年内,多方媒体报道了Penfolds中文常用名称“奔富”的商标权争端,以及关于中澳政府推进商标等知识产权保护的措施。

今年2月春节期间,Penfolds母公司TWE(富邑集团)宣布它已向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提起法律诉讼,起诉澳大利亚某葡萄酒生产商,认为他们是疑似山寨生产商,罪名是针对TWE的标志性商标Penfolds的侵权行为,包括未经授权使用“奔富”商标(“奔富”是Penfolds的常用中文译名)。5月被TWE起诉的该葡萄酒生产商,也宣布在澳大利亚法院提起交叉诉讼,回击TWE的指控。

DecanterChina从中国工商局商标局官网查询得知,1995年广东的一家原Penfolds产品的经销商,曾申请注册中文“奔富”商标,商标期满未续,成为无主商标。2006年被第三方个人申请注册并持有,不过在TWE起诉后,于2017年初被法院以3年未商业使用为由撤销商标,中文“奔富”商标再次成为无主商标。根据中国工商总局商标局网站查询所得,2018年8月20日,TWE的中文“奔富”商标的申请(注册号9114021)进入初审公示阶段,至截稿(2018年8月27日)为止,TWE尚未最终成为该中文“奔富”商标的持有方。

最近几年,TWE除了中文“奔富”商标外,对一些“奔富”相近商标,也正在通过商评委和法院等途径,积极努力地工作,要求撤销相关商标。与此同时,部分争议商标的使用者开始淡化争议商标的使用。

中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也明显加大力度。2018年7月初,在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在讲话时表示,要发挥审判职能,加大对知名品牌的保护力度,鼓励诚信竞争、遏制不诚信的商标攀附和商标仿冒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特别提到:充分利用现有法律手段,坚决遏制恶意抢注商标行为,有效规范商标注册秩序。根据商标注册应有真实使用意图的精神,探索适用商标法第四条制止申请人囤积商标。

由此可见,包括葡萄酒市场在内的中国市场环境,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无论在政府角度和法律方面都在逐渐推进和完善中。

另外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也推出新的葡萄酒管理条例,从今年4月开始生效,确定一家企业是否可以合格地拥有出口许可,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会持续考察出口商在目的市场的行为是否对澳洲葡萄酒的名声带来不利地影响,譬如出口商是否涉及“山寨”或假冒伪劣产品。从产地端就可以对相关的疑似山寨品牌生产商进行管制。

对于商标抢注行为,行业人士是如何看待的?商标权争端具有复杂性,海外品牌进驻中国市场时,应当如何保护自己的品牌?本期深度访谈,我们采访了七位资深行业人士,希望给予行业更多的思考和启示。

本期访谈嘉宾:
在华连锁酒屋企业CHEERS齐饮创始人:Claudia Masueger(瑞士)ASC 精品酒业CEO:

Yoshi Shibuya涩谷善彦(日本)

挖酒网商务经理:

马涛

知酒工作室创始人:

郭明浩

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讲师,澳州阿德雷德大学葡萄酒科学与商业学博士:

李茹一

葡萄酒行业某著名企业负责人

匿名人士A

葡萄酒行业某大型进口企业采购经理

匿名人士B

 

“品牌至上”的中国市场

“在中国,人们会说,如果你的品牌没被抄袭或者山寨过,你就还不够成功。” 在华连锁酒屋企业CHEERS齐饮创始人Claudia Masueger说道,“这些年的CHEERS齐饮就遇到过很多山寨版本,我从亲身经历中学会了原来这应该算一种‘认可’。”

“中国消费者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视品牌的消费者群体之一。” ASC精品酒业CEO涩谷善彦表示,“对于酒庄而言,品牌建设是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因此,在中国市场保护好自己的商标以及品牌相关的知识产权,是愈来愈迫切的需要。”

“对于全中国的消费者而言,一线城市对于葡萄酒的认知度较高,但是其他二三线城市,或者乡镇城市而言,消费者对于葡萄酒的购买,除了价格以外,品牌是第一要素。”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讲师,澳州阿德雷德大学葡萄酒科学与商业学博士李茹一进一步指出。

“也就是说,在大多数消费者都无法对葡萄酒的品质作出判断的时候,品牌于消费者对产品的选择就尤为重要。所以就有了商标之争。反观一些消费者市场比较成熟的国家,品牌会是影响消费者购买要素的其中之一,但是不会向中国的消费市场占据这么大。这也是葡萄酒目前并非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消费饮品而决定的。”

“抢注和使用近似商标是可耻的,但是这个行为在中国市场确实一直存在。” Claudia Masueger说道,“中国市场上酒类的山寨产品甚至假酒太多了,我只能建议消费者一定要仔细的检查每一瓶酒上面的商标拼写,酒标信息是特别重要的,而更省心的方式就是通过值得信任的渠道去购买产品。”

“但是,基本上这类(山寨)品牌,比较多出现在一些中小规模的酒商产品中。主要也是活跃在二三四线城市的葡萄酒市场,在那里,这些产品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一位希望匿名的葡萄酒行业某著名企业负责人对笔者表示。

“而现在大城市里绝大部分进口商,他们反而不会去涉猎到这类产品。这是一个葡萄酒市场发展的阶段,在不少不发达地区,还是会长期存在的现象。我接触到很多中小规模的酒商,他们认为只要合法注册,取得商标,在法律范围内使用并获取品牌承载的商业利益,是可以寻求这样的商机的。”

 

另一位希望不具名做出评论的受访者是一家大型进口企业采购经理:“就我个人观点来看,使用相似商标和抢注其实还有分别,相似商标的使用,还是对正规产品商标的一个明确损害,造成消费者的概念混淆,在道德和商业信誉方面都是不可取的。关于抢注,更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商业竞争层面的内容,不是完全的对与错。”

 

与此同时,“几个比较著名的商标之争的案例具有广泛影响,提升了从业者的知识产权意识,更加强了品牌方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危机感,对于行业规范和法律法规有正向的作用。”知酒工作室创始人郭明浩表示。

“由于中国法律保护最先注册商标的一方,我们也需要尊重法律。所以解决方法就是:最先在中国注册你自己的品牌和商标。这是最基本的危机管理原则。”涩谷善彦指出。

“现在许多酒庄都已经知晓,在中国围绕商标权发生了几起严重的侵权案件,给企业带来了巨大损失。(在这些案件中)被侵权方反而需要投入大量资金采取法律行动,以赢回他们的商标权利,或者投入更多资金重新注册新的品牌,在市场上做出澄清,重新建立品牌认知度。这些都是十分惨痛的教训。然而,还是有一些酒庄低估在中国注册商标的重要性。他们的国内合作伙伴,应当付出更多努力,令他们重视这些问题。”

 

进入中国市场的“法律准备”

任何一个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一定需要一个有长远发展计划的策略规划,而提前注册号商标是其中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Claudia Masueger提醒道,“因为一旦你的产品或者服务成功了,这个市场100%会有山寨复刻品。对于产品标签来说,不仅仅需要注册英文商标,中文商标也很重要,需要提前考虑。”

“从个人之前的工作经验中所看到,很多品牌为了保护自身品牌,通常会把相似可能产生雷同的产品名,相似名一并同时注册,但是很多都不使用。” 李茹一博士指出。

“从葡萄酒进口商角度来说,越来越愿意合作一些国际品牌产品,做品牌化市场战略,也会对整个葡萄酒市场更关注品牌概念带来很多正向的支持。” 挖酒网商务经理马涛表示

“我们非常关注合作品牌的商标注册情况,无论现在或将来,无论是国际品牌还是中文品牌,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合作产品是已经有自己的品牌注册,或者尽快完成国内品牌注册的(厂家)。”

涩谷善彦也持相同观点:当我们与新的供货商签署协议时,会要求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他们的中文商标注册文件,并且会严格使用这些注册商标。如果他们没有注册中文商标,ASC会协助他们进行注册或提供咨询服务,进口商并不是品牌的拥有者,但是我们认为进口商有责任指导品牌拥有者保护他们在中国的知识产权。这也是合作的一部分。”

“做品牌就像养孩子,起个名字,再去上个户口,这是基本常识。” 知酒工作室创始人郭明浩指出,“道德绑架并不解决实际问题,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法律在完善,信息壁垒在削弱,消费者在成长,山寨的品牌长久不了,邪不压正。”

“个人认为有的时候(市场规范化)或许需要一些时间。就比如几年前,大家听歌也都是盗版的免费的。但是现在随着消费升级,大家也会对听歌的软件支付版权费用。所以总的来说。对于中国的葡萄酒消费市场,需要时间,也需要大家共同的维护,才能更有长远的发展。” 李茹一博士总结道。

(采写:陆江/Maxime Lu,整合编辑:Sylvia Wu)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有鸟窝的葡萄园,新疆和硕产区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2015年第一次得知新疆和硕是个葡萄酒产区,因为那年我在某国产葡萄酒竞赛里做评委,当时盲品品评中,对一款酒的不错品质留下蛮深的印象,这款酒最后获得了金奖,等最后揭晓获奖酒时,我才知道是来自于陌生的产区新疆巴州的和硕县,是当地精品酒酒庄国菲的赤霞珠干红。

因为我是多个媒体平台的撰稿人,酒类为主,也写吃喝旅游,近些年来基本都在走访国外酒产区,相反国内的酒产区却极少有机会走访。对国内产区的实力,以及一些优秀酒庄的认知,更多的都是我在给国内外一些葡萄酒竞赛做评委时,通过品鉴来认识的。

其实我蛮期待能实地多走访一些国内产区。也希望能多写些相关的文字,让更多的朋友了解国产酒庄和产区的进步和实力现状。心随人愿,今年已经走了几趟国内产区,本月去的就是新疆和硕产区,还走访了那次记忆深刻的国菲酒庄。

先了解一下和硕产区,和硕气候属于暖温带干旱性大陆气候,光热水土资源丰富,热量适中,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降雨非常少;和硕的土壤多为沙砾结合型,不仅可以帮助葡萄在生长过程中吸收热量,而且上佳的透水性可以让水较快渗透到下一层的灰土和黏土层,适宜葡萄种植生长。

 

和硕产区北有天山支脉环绕,南濒我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山湖效应,反射出大量的蓝紫光和紫外线,使葡萄的酚类物质和糖分都能达到较好的成熟,另外由于酸度不足,调酸比较常见。另外和硕县的地下水资源比较丰富,蕴含量较大,地表水主要是北部山区的冰雪融注的山溪汇入清水河、乌什塔拉河、曲惠沟三条河流,通过这三条水系调节着土壤养分。产区灌溉主要是滴灌,保证了葡萄种植土壤能均衡地吸收水分,并且保持湿度适中。

 

我们的产区行程放在8月上中旬,正好是和硕产区忙碌的采收季开始前的一周,这时的酒庄工作也不那么繁忙,而且景美,还有不少应季的水果美食。


2018年8月13日 我难得起早,5点多,看着群里上海同行的伙伴们因为台风,航班取消,正在想办法其它的路线方案。 我一直也盯着北京机场的状态,有少量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或延误,我所在南航航班很幸运,准时7:40从北京起飞出发,不到4小时,到达乌鲁木齐。航班虽然是北京到库尔勒,实际上中间需要在乌鲁木齐停留一个多小时,然后继续飞,不到一小时,到达终点库尔勒。

 

因为安保措施严格,接机的人只能在室外露天等待,我们北京来的三位,铃铛,王秘书长和我,很快汇合,一起上车,准备从库尔勒机场开往和硕。

 

已是下午,来接机的国菲酒庄的工作人员看我们饥肠辘辘,就在库尔勒市区安排吃午餐,一家温州餐厅。我得特别感谢国菲酒庄的朋友选定这家餐厅,水准可以,精品家常菜水准,食材也不错。

有我喜欢的炒粉干,嫩滑弹的血皮菜,嫩香的白水煮牛肉。

 

最最惊喜,居然有我儿时美味,每年春茧下来时,能吃到的桑蚕蛹,如图,个头小,细腻味美,不是北方常见那种傻大个柞蚕蛹,点了一盘油炸蚕蛹,酥脆香,最后还打包了,作为幼时丝厂子弟,满满的美好记忆。

 

迎宾水果

到达和硕,入住酒店后,休息两三个小时,为了适应我们时差,提早晚餐,图片都是晚餐的菜。喝到了国菲酒庄的几款佳酿,第一款梅洛2017干红,果味和桶味处理得不错,柔和均衡;小甜水是莱茵雷司令做的甜白酒,干净,果味清新芬芳,80克残糖,酸度中等,冰镇一下蛮适合搭晚上偏辣的菜式。

 

我们酒足饭饱,准备就寝,而上海出发的伙伴们,还没到达,据说一大早在上海凌晨3点被通知,天气原因7点的航班取消,折腾半天终于在下午起飞前往乌鲁木齐,结果因为乌鲁木齐天气原因,备降到吐鲁番,然后晚上又回到乌鲁木齐,等待数小时终于在23:45才飞往库尔勒,临晨2-3点才到宾馆,我心里忍不住跳出一个成语:命运多舛!

 

我很不厚道,从下午开始就陆陆续续发美食到群里,不知道在旅途又累又饿的上海小伙伴们如何感想[挤眼][嘻嘻]。

 

第二天一早京沪两地伙伴们汇合,基本都是业内熟人。

 

出发前往葡萄公园,我脑海里预想着葡萄公园有着不同葡萄品种的种植展示,嗯,到达一看, 是个公园。。。。没有看到葡萄,原来只是公园名叫“葡萄公园”,合影走人。

 

直接去国菲酒庄的葡萄园,首席酿酒师成正龙为我们全程介绍,成老师是西农葡萄酒学院科班出身,国菲酒庄的酒获得不少佳绩,和他的努力密不可分。

 

他从葡萄园根本抓起,改良土壤,调整葡萄树架型,改进工艺,挑选合适的橡木桶,不断尝试不同葡萄品种的种植和酿造,努力探索适合国菲的葡萄品种。现阶段用到的主要品种,按采收顺序排列:霞多丽、雷司令、梅洛、西拉和赤霞珠,现在还在试验马瑟兰等品种。酒庄现在用的是自己培育的臻木5BB,具有抗寒抗盐碱抗逆性强的特点。

 


酒庄2001年建厂,在戈壁滩开荒建起。葡萄园占地2000亩,距离酒庄2公里,葡萄藤架型用的是便于冬季埋土的厂字型,行间距为4米,方便冬季埋土春季出土时相应的机械化操作空间(3.5米),在肥水管理方面施有机肥,不施化肥不打农药。

在霞多丽白葡萄园里,果实已累累,尝了几粒不同位置的果实,接近成熟了,成老师说再过几天就开始采收这边的霞多丽。

 

葡萄园的生态优劣,不需要多说,附图就是最好的例证。 ​​​​

 

这个夏季因为工作安排,没机会去海边休假,挺遗憾,可没想到,离开国菲酒庄的葡萄园,下个行程段,给了我一个惊喜。

 

国菲酒庄的朋友带我们去了酒庄附近著名的金沙滩,没想到,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的沙滩,沙很细,蔚蓝的湖水,东西长55公里,南北宽25公里,略呈三角形,两边是天山和南山,另一边看不到岸,这几乎和海滩无异。水很干净,可以下去游泳。

 

 

沙滩上的凉棚,装置,木道以及一些泳场设施,无论用材、颜色、整体分布,与环境融合得不错。

我们还刚好错开旺季,人不多,很惬意。 搭快艇出“海”,转了转芦苇荡。在海滩凉棚底下小憩,还能看到美丽的倩影。

 

 

景区内的全鱼宴,整体出品,我个人觉得不如这几天吃的其它几顿,有几道菜的食材(鱼)的新鲜程度一般。

 

下午到国菲酒庄,参观酒窖和酿酒区。首席酿酒师成老师提到最初酿酒区的设计水准并不高,不过他们后期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不断优化流程和配置,使现有设备也发挥出较大潜能。另一方面,在酒窖参观时,也能感受到,在橡木桶的使用上酒庄也花了不少功夫,寻求桶和酒的平衡。

   

此行其实国菲酒庄,还有一项重要的行程内容,是国菲酒庄历时8个月的品牌升级,新酒标正式发布。

酒庄庄主张博开始致辞,听说张庄主原来是法官,很年轻,在2014年接手酒庄后,能沉下心进入这个行业,学习能力很强,做事踏实不浮躁,这在国内二代庄主里,可算是佼佼者。

 

回过来继续说新酒标,说实话我还真觉得这套设计不错,识别率高,色彩选择和形状都看着舒服,颜值也不低。 因为用到“创变非凡”的品牌理念,以及以酒庄地块形状引发的创意,蛮巧妙。

葡萄酒市场品质是基石,而酒标在销售实践中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最后还试了酒庄的夏朵内白葡萄酒,雷司令白葡萄酒,西拉干红,梅洛干红,赤霞珠干红等主力品种酒款。品鉴下来,感觉整体很干净,蛮有品种典型性,水准可以,难怪在这几年获奖不少。

最后成老师还让我们试了款加强酒,是由中科院植物所李绍华培育的杂交品种(不用埋土):北玫和北红两个品种做的加强酒,18%酒精。

红色和黑色水果果味,重酒体,不错的集中度,结构完整,80克残糖,高酸,平衡不错,单宁强很厚实,水准不错的波特风格酒。

 

酒庄后面远处是天山支脉 ​​​​

在酒庄里的晚宴很丰盛,烤肉品种很丰富,火候食材都是上佳,应该是这几天吃得最好的一餐。我还第一次学习了蒙族敬酒的仪式。

 

    烤串老汉:郭校长

这次和硕产区之行有些匆匆,美好的事物都只是初体验,我想我应该还会再来的,为了美酒美食美景,还有这些中国葡萄酒进步的重要推动者们。下次见!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靠谱吗,泸州老窖和奔富联姻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这两天看了几个公众号发布的新闻稿,都是关于泸州老窖将会代理澳大利亚酒业巨鳄富邑集团(TWE)旗下的某系列产品,以及某几款Penfolds(民间俗称“奔富”)的酒款。

 

现在国内似乎有点时髦,一些中国白酒大牌洋河、茅台等,时兴做点葡萄酒业务,或是代理,或是收购海外酒庄,也有在国内产区自产自销。

最近泸州老窖估计是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也想借自己现有渠道和资源,把葡萄酒业务发展起来。当然我们希望这次合作取得成功,不过也要特别提到几点注意项。

首先,中国葡萄酒市场的体量很小,仅为白酒市场的十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葡萄酒品质评判相对透明;精品葡萄酒价格也比较公开;相较白酒而言有着较低的利润率;葡萄酒和白酒有着差异较大的消费文化;葡萄酒保存仓储和物流要求也更为严苛;消费受众也并不一致;白酒销售渠道并不那么容易能被葡萄酒产品所用;

对于喜欢高销售额、大品牌、高利润、不透明的品质判断体系的烈酒生产商来说,涉猎葡萄酒业务极有可能就是一次试错,所以必须谨慎。

国际上销售额最高的烈酒商Diageo集团,最近十几年里,基本就是在努力剥离葡萄酒业务,把精力完全聚焦回烈酒的过程;

再看近些年,贺兰山品牌葡萄酒,在拥有芝华士和马爹利等烈酒品牌的全球烈酒巨头保乐力加集团里,地位衰落明显。

还有全球市值最高的烈酒商中国茅台,其集团旗下葡萄酒业务的发展,其实从白酒业务借力一直都不太成功,不温不火,已经16年了,去年还未盈亏持平,业绩贡献在茅台集团里几乎可以忽略。从去年开始又再次改革突破,今年上半年茅台葡萄酒加速产品结构调整,到智利建基地,到澳洲选原酒,不过今年目标1.8亿(集团目标是900亿,比例悬殊),还是相当艰难,因为时间已过半,可销售额还差一大截。

因此,白酒商涉猎葡萄酒业务,还是要充分考虑可行性和必要性,葡萄酒业务需要进行较为独立地运作,要对业绩有客观的符合葡萄酒行业规律的估计和预期。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