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侍酒师大师Dimitri Mesnard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Dimitri Mesnard MS,生于法国,后定居英国,2003年拿到侍酒师大师头衔,2008年成为Jackson Family Wines的品牌大使,负责旗下众多酒庄和品牌的推广工作。

能成为侍酒师大师这样葡萄酒世界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是否都是学霸中的学霸?从侍酒师转战销售、市场领域,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转换,这个行业还有什么领域是他没尝试过又想尝试的么?——关于小编种种来自一个凡人的疑惑,本周Dimitri Mesnard大神接受了葡萄酒在线的专访,并分享了他和Jackson Family的故事。

关于Jackson Family:
美国最早的也是最大的家族经营式葡萄园与酿酒厂,旗下52个酿酒厂遍布全球。除加州北部精品产区纳帕、索诺玛之外,在俄勒冈等地也有他们的产业。而在远在美国之外的法国波尔多、意大利托斯卡纳,甚至澳洲麦克拉伦谷、南非和智利,Jackson Family也拥有属于自己的葡萄园。


THE JACKSON FAMILY

Q:能成为侍酒师大师,一定是学霸中的学霸吧,您就是上学时所有功课都能拿A+++++的人吧?
Dimitri:不是的,是你终于找到了你愿意做的事情,就像找到真爱。真爱到吃饭睡觉走路的时候,脑子里都是葡萄酒才行。你知道这会是你一生的事业。考试和练习是个艰苦的过程,充足的热情会让一切容易一点。

Q:可是光有热情还是不够的吧?我看过一部电影叫《Somm》,讲几位侍酒师备考MS的纪录片,每个人都有丰富的学识,满怀热情,可是大多数却还是要面临失败的命运。
Dimitri:是的,你已经很好了,可是想要做到最好,就必须有所牺牲,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行。大多数人都是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的,我也一样,因为要交房租,要生存。幸运的是我是一名侍酒师,在工作中就能一直接触和学习葡萄酒。除此之外我所有的业余时间,所有的,也全部投诸于葡萄酒之上。一度三点钟才入睡,六点钟就起床,这是你必须经历的阶段。恩,这么说起来,感觉没什么社交的人更容易成功啊。总之你要有决心,有充足的思想准备才行。

Q:为什么会选择离开侍酒师这个岗位,加入Jackson Family呢?
Dimitri:人生就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机遇和可能性。当时我想做一些改变,尝试销售类的工作,最好是能够加入家族企业型的葡萄酒公司——因为在早几年,有过在家族企业工作的经验,我非常喜欢这种机制工作和管理的方式。然后正好遇到了Jackson Family,各方面都符合我的期待,算是很幸运吧。


与Dimitri Mesnard MS

Q:Jackson Family旗下有许多非常优秀的酒庄,可是纳帕、索诺玛优秀的酒庄数也数不过来,你能给消费者一个一定要喝Jackson Family的理由吗?
Dimitri:我们的酒为什么比别人的好,因为我们的酒品质是最好的啊。注意我们不是拥有52家酒庄,我们拥有的是52家最优秀的酒庄。数量并不是重点,品质什么时候都是第一位的。首先,我们在不同的地区和文化中寻找最符合我们理念的土地和酒庄进行收购时,只会选择那些品质出众的产区,纳帕啊、俄勒冈啊、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啊。而比如加州的中央山谷就是会位于鄙视链的低端,所以很抱歉,就不会进入我们的选择范围。其次,我们选择位置最好的葡萄园,以那些有充足阳光且葡萄能扎根更深获得更多养分的山坡为主。而且我们所有的葡萄都来自自己的葡萄园,自己种自己收的葡萄你才能更了解,更放心,更能严格把控品质。

Q:中国的酒庄生产也在上升期,有没有考虑过投资中国的酒庄呢?
Dimitri:会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中国毕竟是相对年轻的葡萄酒产国,我们需要多观察、研究一下。尤其是拿地的话,法律程序上比较复杂,我们需要更多时间。保乐力加、酩悦轩尼诗这些大集团在中国有大动作,是因为他们有成立多年的中国公司,几千名员工,良好的品牌辨识度,在中国市场上已经打下非常深厚的基础。对我们来说,情况要更复杂一些。
Q:Jackson Family进入中国葡萄酒市场有多久了呢?中国葡萄酒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是消费者们大多并没有饮用葡萄酒的习惯,所以推广起来还是会比较辛苦吧?您对于此的感受是?
Dimitri:Jackson Family于2000年来到中国,也就是说,至今进入中国市场已经17年了。在北京、上海、深圳都能见到我们的酒。在北京,几家代理商美夏、红樽坊和逸香分别代理着我们不同的品牌——因为我们有52家酒庄,不太可能全部托付给同一家代理商。中国葡萄酒市场给人这样的印象: 你会成功的,但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很多钱。反过来,虽然花很多时间,很多钱,但是你会得到回报。对于我们来说,要从头开始,要多花点耐心,这些都是必要的。

Q:目前Jackson Family在中国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葡萄酒是?
Dimitri:Kendall Jackson的霞多丽和赤霞珠。事实上Kendall Jackson的珍藏霞多丽同时也是美国最畅销的霞多丽之一。Kendall Jackson是Jess Jackson在创始之初,酿造他首个年份霞多丽的酒庄,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Q:您个人最喜欢的一款是?能推荐两款中国市面有售的Jackson Family的酒给我们的消费者吗?
Dimitri:太多了,我想推荐给你两个纳帕精品酒庄,可追溯至 1886 年的Freemark Abbey和始于1988 年的Lajota Vineyard。还有Kendall Jackson的霞多丽和长相思。我生长于法国的卢瓦尔河地区,我人生第一口葡萄酒喝的就是长相思。这种当地的经典品种深深扎根于我有关葡萄酒最初的记忆,让我回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想起故乡和家人。

Q:Jackson Family最重要的海外市场是?
Dimitri:每一个都很重要,英国、日本、加勒比海地区、丹麦、法国、韩国,还有中国,都是我们重要的出口市场。我们的目标是让Jackson Family的酒出现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Q:对于不同的市场肯定要选择不同的品牌进行投放,那么这些市场的需求有什么差别呢?
Dimitri:我们是以做精品葡萄酒为主的,对每一个品牌的品质都有充足信心,我们的任务是找到最适合它们销售特点的渠道和公司。所以其实更多的是进口商在选择我们,选择他们认为符合他们客户喜好和市场需求的葡萄酒。有些走零售、有些商超、有些是传统销售模式。对于不同的城市地区,需求也各不相同。而我们有52个出色的、各有特点的酒庄,不管你的需求是什么,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们每一个酒庄都是独立的,有自己的历史、故事和风格特点,其中最古老的酒庄建于1886年,还有几个也是建立19世纪,有产量较高的大厂,也有年产量不够一个人喝的小作坊。很多其实不需要出口,当地就能直接都卖掉了,不过我们总要预留出十箱二十箱的,流向国际市场,比如中国、韩国和日本。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卖掉所有的酒,而是打造Jackson Family的知名度,让它成为全世界提起来都知道的品牌。

Q:最后一个问题,前两天那场让所有人揪心的加州大火对于以加州为大本营的你们来说,一定也造成了很大伤害吧?
Dimitri:这次火灾真是让人。。。太痛了。我们大概有90%位于加州的酒庄和葡萄园受到了大火影响,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报告,只要大家都是安全的就好。但也不能断言,我们受到影响的酒厂很多,员工也很多,还要等几天才能确认。具体损失数字还在统计中。

Q:那么酒价会因此上涨么?
Dimitri:也许吧,还要具体看损失的情况。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野火到底会为葡萄酒带来什么影响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当地时间10月9日,美国加州地区发生严重火灾。全球闻名的美酒之乡纳帕、索诺玛等地多家酒庄受损,许多建筑在大火中化为灰烬,数以万计的居民被紧急疏散。根据凤凰新闻报道,“野火波及8个郡,已造成10人死亡,数人失踪,火场总面积超过6.5万英亩(约263平方公里)”具体损毁情况还在统计中。

(图片转自:北美省钱快报)

野火产生的原因

不能一概而论,但干旱,以及持续数日高温以及大风都会是导致野火的原因。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西部野火的规模和频率显著增加,主要原因是气候变化和林业活动的变化,许多地区气温升高。干旱和缺水一直是近年美国葡萄酒板块新闻中出现频率极高的字眼。而根据卫星数据和气候模型预测,今后30到50年,美国将经历更加干旱的天气,山林野火也将出现得更频繁。

虽然对于美国来说,夏季野火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常见风景(如下图卫星所示),然而这波野火,已被加州州长(Jerry Brown)称为“加州历史上灾情最惨重的野火之一 ”。那么,除了最直观的房屋、作物被烧毁,人员被烧伤带来的经济损失,野火还能给葡萄酒带来哪些伤害呢?

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葡萄酒多了点烧烤味儿就完了。烟灰污染,大概是一个酿酒师能想到的最讨厌的词语之一了,尤其是在转色期和采收期。2003年堪培拉丛林大火之后,澳大利亚葡萄研究所进行了深入的调查,以了解大火和烟雾是否影响了葡萄酒以及有如何影响,他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不采取措施,受到烟雾污染的葡萄酒会增加两种化合物成分:愈创木酚(guaiacol)和4-甲基愈创木酚(4-methyl guaiacol)。


↑↑↑这俩种你看不懂名字的化合物都是香气物质,前者有烟熏和烧焦的味道。后者有糖果、香料、皮革、和烟熏的味道。

事实上,这是两种在葡萄酒里常见的,通过桶陈熟化也能获得的香气物质。不同烘焙程度的桶会带来不同程度的香气。所以你可能会问,那不是很好,越烧酒越香。当然不是了,有精准控制的、对结果有预期的人为添加是一回事,森林大火造成的无限量供应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两种成分不但不会让酒变的可爱,充满迷人的烟熏和木本香气,反而是会让你觉得苦涩、焦炭味道、粗糙。不美好,尤其是对白葡萄酒来说。

根据《葡萄酒爱好者》编辑和《华盛顿葡萄酒报告》的创始人 Sean P. Sullivan的说法,火灾和烟雾会为周边的葡萄园带来冲击和变数,当然也不是确定的,“2012年华盛顿东部被大火袭击,然而这一年我接触到的酒庄报告里都没有烟雾污染的记录。我也没有在他们的酒里尝到,相反最后显示这是最不错的年份之一。”这也许是因为,“在葡萄的生长周期的哪个阶段发生大火对它们来说很重要,变色期到采收期之间都是对烟火的敏感期。” ·


↑↑↑华盛顿州立大学研究中心的烟雾污染研究设备

当然我们还是坚强乐观一点,即使葡萄园和葡萄大面积的暴露于烟灰之下,也不是就是世界末日了,以下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研究所提出的一些应对策略:

手工采摘,以减少破皮和损伤,也避免了摘下叶子,减少烟雾污染的因素.
保持果实的完整性,不进行浸渍和浸皮.
让果实处于相对凉爽的温度中.
整串压榨以减少烟雾衍生化合物的萃取。

除此之外,华盛顿州立大学教授Tom Collins正在模拟野火环境,调整变量如烟雾密度,燃料类型,葡萄品种等等,来研究烟雾污染对葡萄和葡萄藤的影响,以及对抗措施。相信靠天吃饭的葡萄们未来会有更多的自保方式。祝福加州酒庄们坚强的挺过这次天灾。

资料来源:http://winefolly.com
北美省钱快报
凤凰新闻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最新 | 2017勃艮第官方采收报告

编译: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原文出自:勃艮第葡萄酒行业协会(BIVB)

当下勃艮第产区的葡萄园大部分都已经采收完毕,葡萄品质让人真实的懂得了,天遂人愿是怎么一回事,果农们也终于能踏实的露出笑容了。

今年,一切来的都比往年要早一些,采收季开始于八月末。在经历了一系列戏剧化天气的年份之后(特别是2016年),勃艮第葡萄酒产区的生产能力终于得以回归正常水准,而在法国其他产区,产量总的来说都是在下降的。

2017伊始是一副欣欣向荣的好光景。冬末的温和天气延续进早春,葡萄萌芽早些,也更迅速。四月中旬进入长叶期,然后只花了几天时间便完成了这个阶段——1994-2016年度的长叶的平均速度为7-10日。感谢阳光,热量和莫名友好的雨水,此后葡萄藤一直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几乎没有疾病,生长期喷洒农药的比平常要少。

葡萄藤就像替自己做了主一样,不可阻挡的,急匆匆的生长着。六月中旬进入开花期,不久便开始坐果。之前关于这是个早熟年份的预测被证实,比1994-2016年平均提前了7-10天。认为九月初便会进入采收季的想法越来越多。

整个夏季有少数几个极为炎热的阶段,天气变来变去,不太稳定,不过总的来说,成熟节奏良好。

8月23日,南部地区第一批采收开始了,这些葡萄主要用于生产Crémant de Bourgogne,这比典型年份早了大约两个星期。其他地区的采收工作也迅速跟上,南边的地块比北边的也就早开始了几天而已。当然,决定采收日期的关键是果实的成熟度,与用于做静止还是气泡葡萄酒无关。

白葡萄如常比红葡萄早一些达到成熟,阳光下这些健康而成熟的果实是如此完美。更娇气一些的黑皮诺则需要多点耐心。九月初,秋天来了,雨水也是采收季要考虑进去的重要因素。九月的头两周,是采收季最忙碌的阶段。

全年唯一的伤害是袭击了沙第永内(Châtillonnais )以及夏布利(Chablis) 和马孔( Mâcon) 部分地区的那场春季霜冻,葡萄园里留下了霜冻肆虐过的痕迹,更不幸的是,这些葡萄园大都是被2016年同样糟糕的霜冻袭击过的。

今年的好收成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安慰,同时品质上来讲——勃艮第地区最注重的事——也堪称极品。总之,今年厉害了。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评委的一天

图文:陆江

评委的一天,我这次参加的赛事是Decanter 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2017,缩写是DAWA,为了方便记忆我一直谐音念成“大娃”。作为DAWA的评委也有数届了,我收获蛮大,无论从专业知识还是品鉴经验。下面我会把三天品鉴经历,整合在一天记录,因为三天的大部分工作流程是相同的,只是分组伙伴和酒样产区会有不同。

虽然我给不少国内外葡萄酒大赛做过评委,不过从专业性到严谨性,DAWA是我参加过的酒类竞赛中,个人觉得做得是最好的。

我简单介绍一下DAWA,DAWA作为在亚洲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大赛,从酒样数量和产区覆盖面,到流程安排,评委的组成,评判机制,奖项设定,到后期推广,整体实力在亚洲葡萄酒竞赛中可以算是首屈一指。

评委团主席是葡萄酒界的超重量级人物Steven Spurrier,6位副主席: 国际酒界传奇学霸Gerard Basset (MS MW MBA OBE+侍酒师世界冠军), 中国葡萄酒权威李德美(Li Demei), 新加坡葡萄酒评论家庄布忠(Poh Tiong Ch’ng), Decanter核心专栏作家Andrew Jefford, 澳大利亚葡萄酒专家Michael Hill Smith MW 和 日本酒界一哥Shinya Tasaki。 评委团覆盖了中国大陆、印度(包括印度第一位MW)、新加坡(包括新加坡第一位MW)、日本、印尼、韩国、澳大利亚、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和地区。

香港作为自由港,对评委们的签证签注都很方便,大部分还是免签,这也是个软优势。

因为大赛连着几年举办地都是在香港港岛的数码港,硬件和环境都很合适,只是公共交通不太方便,组委会为此安排了一趟从上环发车的评委班车,所以我每次订宾馆,一般都选在上环附近。评委班车每天早上8:30发车,发车一般都会比较准时。这次赛事第三天一早我晚到了半分钟,默默地看着班车在20米开外出发开走了,于是我打车又多了20多分钟的打盹时间。

连着三天的密集品鉴,对味觉嗅觉和头脑反应,都是挑战,所以一定要休息好,保持足够体力和状态。

到达数码港,大赛组委会在场地门口的休息区,为评委们准备了简单的西式早点和咖啡茶水,因为正式品评是9:30开始,评委们在早餐期间可以交流寒暄,现场语种主要是不同口音的英语,还穿插着粤语,普通话,法语,日语。我和一起参加了数届的不同国家的熟面孔们打了招呼,聊些酒圈的趣闻。

这姑娘可能是颜值最高的工作人员之一

现场的工作人员,是一些香港本地的年轻人,他们工作细致麻利敬业,都会说英文,有好几位是工作了几届的“熟人”。他们在Decanter要求下,对整个流程包括评委电脑设置、酒具分发、酒样的分类标示、倒酒顺序、瑕疵更换和突发的处理等,都能按时有效完成。工作人员的工作素质也是大赛顺利进行的直接保障之一。

哦,下图是工作人员中的美丽背影。

开始惯例是Decanter组织方的致辞,这届大赛概况的简介,以及7位正副主席的致辞,其中包括了我们熟悉的李德美老师,他是连续数届的评委会副主席。我一般光顾拍照,大致听到这次酒样数量达到了新高32xx款。

品鉴开始,每位评委电脑无需自带,都是现场提供,都已设好系统,国货品牌联想。

每组一般3-4位评委,各位评委的登录名和密码都有提供,是Decanter的一个在线葡萄酒品评系统,这几届用过来,感觉这个系统还是蛮方便有效。

评委们在现场会拿到当场品鉴的酒样产区,品种,年份等信息,除此以外,都是盲品。这样同类比较打分,是比较公正的,也有利于评委的快速精准判断。

一般第一款,我们同组评委们会当做校验样酒,每位评委报出自己的打分,如差距较大,就会各自调整,尽量让大家的评判松紧度一致。

评委们写完酒评,打完分,负责各组的副主席可以通过系统,看到所在组的每位评委的点评和打分。副主席们工作压力还是蛮大,所负责的几组的酒样都要品鉴,所以是我们普通评委的品鉴量的几倍,我们一般一天品百款,而副主席们普遍是200-300款。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每个轮次(flight,数款到10多款)结束,负责我们桌的副主席会过来,每款过一遍,根据各位评委的打分,会有一个最终分数,当然会有意见分歧讨论的时候,这时赛事的机制也是很民主。下面我贴的视频,就是我在澳洲产区那桌品鉴时遇到的争议,我和另一位同组评委给于这款酒铜牌的打分,而负责的副主席Michael并不赞同我们的打分,这时根据大赛机制,Michael请评委会主席Steven Spurrier来品鉴确认,最终结果Steven Spurrier给予89分,铜牌的结果。

当然评委品鉴的产区选择,也是根据事先评委递交的熟悉产区来综合分配的,所以在遇到一些产区的冷门品种时,在座的评委也会交流这些品种的特点,以免误判。像我这次在中国葡萄酒分组品鉴时,遇到一个中国本土鲜食葡萄酿的酒,同组的新加坡和日本评委都没接触过,我会简单介绍这品种特点。同样遇到我不熟悉的日本当地品种,我也会询问日本评委相关的信息。

对了,还要提一下,因为是一整天的品鉴,各组进度不一,所以组委会安排自助午餐,中西餐菜式都会兼顾,没有刺激性的菜食,这也算是评委们的休息调整时间,当然是简餐,选择不多。

因为餐前品鉴的状态和效率会比较好,所以我们组刻意地在午餐前,加品了两轮本该下午品鉴的轮次。证明很明智。午餐后往往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味蕾嗅觉的敏感度,所以下午少一点轮次,会让心情比较轻松愉快。

下午流程依旧,我们到4点左右,就完成当天的品鉴任务,这时我会去尝试一些也已结束品鉴组的一些佳酿,不少我感兴趣的产区或酒种。

最后是和一些相熟的评委告别,有些还会互留联系方式。年事已高的评委会主席Steven Spurrier,在致辞时特别提到这是他最后一次担任主席位置,所以我还特意找他合照纪念。

品鉴结束了,晚上终于可以轻松享受香港的美食。一直对上海的吃心同学推荐的得龙大饭店,很有期待。这是一家做香港老菜式的经典饭店,因为地处老的启德机场附近,交通不方便,所以也随着新旧机场的更替,经历了不少波折兴衰,现在饭店已是香港老食客喜欢去的私藏菜馆。

这次特别感谢香港酒圈的老友Fred,帮忙完成了我的心愿,而且还有惊喜,试到菜单外的一些私房老菜。话不多说,以图为证。川卤牛脸肉的火候,烧鹅的鲜嫩带汁,特别提一下,这是我最近一年吃到过的最好的烧鹅,脆米扣肉饭的脆香口感,佛跳墙的清鲜,鲍鱼的入味,还有金钱鸡蝴蝶饼和鸭脚包……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