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国际酒类考证体系之一WSET,被建议暂停在大陆授课活动

作为总部在英国,在华最大的国际酒类考证体系WSET,近日被建议暂停在华授权授课认证活动。

现在中国已成为WSET最大的海外市场。其认证课程在华价格从一两千到数万不等。2018年数据,WSET全球学员9万多,中国区就占2万多人。

WSET行政总裁发出信的原文:

【Request to put your WSET activities on hold with immediate effect】

We wish to inform you that we are currently addressing some administrative issues regarding our activities in China. While we are working through these issues, we have been advised to recommend that APPs(授权教育机构) in China temporarily put their WSET related activities on hold and advise their students accordingly. This includes all WSET courses and related examinations.We will also not be able to ship orders for WSET materials from the UK or process new examination orders for APPs located in China until further notice. However, any orders already in our system will be fulfilled.As we work to resolve this, it would be very helpful if you could avoid discussing the situation with media or on social media platforms. If you are approached, please pass any enquiries to your regular WSET Business Development contact or toAPAC@WSETGlobal.com.We will be posting a statement on wsetchina.cn and on WeChat early next week which will update students on the situation.I would like to reassure you that we are working hard with the relevant authorities(有关部门) to ensure you can resume your WSET activities as soon as possible. As one of our valued APPs, it is our priority to keep you updated on developments. We will come back to you as soon as we have more news, and we will definitely be in contact on or after the end of the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 with an update.In the meantime, if you have any queries or information you wish to shar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从其中文网站介绍看到:

【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 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 (WSET) 是全球最大的葡萄酒、烈酒与清酒资格认证课程提供机构。在这50年里……WSET资格认证通过遍布70多个国家的授课网络及多种不同语言……课程】

【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及WSET Awards)是一家资格认证机构及注册慈善团体,它致力于拓展及提供葡萄酒、烈酒及清酒方面的认证及课程。为促进英国葡萄酒贸易而于1969年成立的WSET已然发展成为全球行业内的领军者。作为一个独立的非盈利组织,我们的教育产品所传授的知识立场中立,可以帮助个人及企业建立起专业知识与技能。】

从自我介绍至少可以看到:

1. WSET是个非盈利的国际基金会NGO,现在遍布全球。但是严格来讲,作为没有在华备案的非盈利的国际基金会,在中国境内开展合作活动,而且从事盈利活动,是有不合规合法嫌疑。

2.WSET在中国境内提供资格认证和培训合作业务,没有在工商税务部门注册并照章纳税,这也是有非法嫌疑。

现在WSET在华做大做得有影响力,监管部门要规范管理,也是合情合理。无论有没有特定因素,其实长远来看,酒类认证教育合规,对国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保护是件好事。

下面切屏来自WSET中文网站:  

葡萄酒行业不适合有大企图心的投资

最近行业内流传着关于某IT巨头的葡萄酒业务要被停掉的各路传言传闻,其实无论结果如何,都挺可以理解的。

其它产业巨头,跨行业投资葡萄酒生意,至今做好的几乎不太有。

完全不是员工不够优秀,其实绝大多数资本是带着其他行业的成功经验。始于雄心壮志,觉得葡萄酒行业也能复制其过去的成功,来了就准备三年进前三的目标,对来自葡萄酒行业的逆耳之言往往不容易接受。

然后经历初期的存量资源带来的虚假繁荣,可很快就被葡萄酒行业的现实按地摩擦……试图开拓……挫败……再尝试努力……再挫败……逐渐困惑……默默地……或是退出,或是一直不瘟不火地活着。

可资本是不允许有很长的等待时间,没有回报,自然壮士断腕。然后就一地鸡毛,成为一个完整的新投资失利的案例。

葡萄酒行业很小,市场很散,很难形成巨商寡头,进口葡萄酒费劲巴拉做到顶尖大商,一年也就10亿上下销售额,回报也不高。

其实从零开始的话,做到五千万,乃至亿元规模,就会有很大瓶颈,而且增速不会是爆发式增长,进口葡萄酒行业真心不适合有更大企图心的资本来介入,当然为了情怀,为了Bigger,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要觉得你有才华能有革命性的突破,葡萄酒行业其实并不少有魄力,有才华,脑洞大的人,可不能脱离行业的市场规模和产品属性现状。

想起十几年前,去某个国字头大集团总部,听了他们想跨界做进口酒生意的期望值,给他们泼了一天冷水,让他们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们想三年做到前三,我说很难,他们说那就买下行业领头羊,那时最大的是ASC,现场评估价格,可听到领头羊一年的销售额,他们就傻了:“那么低的金额,集团里还真没那么小的生意”。最终还是决定放弃。

如果为情怀,就当个葡萄酒殷实消费者,或者小规模做点玩票生意就好,真要作为投资还是在自己熟悉领域发展赚钱,这样其实心情会更愉悦,结果也会更好。

2019年份波尔多期酒买吗?

图文:陆江

最近随着酒庄陆续出价,2019年份波尔多期酒售卖又开始了。

有朋友来问波尔多期酒要不要买,期酒投资今年有没有意义。

我给的回复是:泛泛而言,意义不是太大。

最近两年波尔多精品酒走势疲软,除极个别酒庄酒(像这几天已发布的Lafleur之类传统低出价酒)还有点赚钱效应,绝大部分都很难赚钱。

再加上中美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波尔多精品酒市场,都遇到经济方面的困难,贸易战,新冠疫情,尽管刺激经济政策出来不少,不过预计未来一两年里经济恢复也没那么顺利。所以在未来一两年内,波尔多精品葡萄酒国际市场转好的几率不高。

如果是投资,意义不是很大,如果单纯喜欢某些酒庄和这年份的打分酒评表现,从收藏角度,不苛求盈利增值的话可以买下。

当然如果要买,需要特别看准购买渠道,这几年倒掉和半死不活的国内外葡萄酒企业也不少。

我上周遇到一位酒友,前几年通过国内一家规模不小的电商酒企买了期酒,价格不错,可现在,按约定应该在香港交货,可始终联系不上电商的工作人员。

当然如果是酒商,能拿到最一手价格,还是有几率买到,能跑赢在国内投资增值幅度的少数波尔多期酒品种(像以往经验Lafite,Lafleur之类第一批配额第一手出酒庄价),毕竟现在才刚刚有小部分酒庄在出价。

可老实说,极少数潜力好、能赚钱的品种,配额也不多,大家都在抢, 作为投资,标的数量不多……我们普通消费者还是算了,不值当为一点标的去绞尽脑汁。当然价格不太敏感的收藏者还可以为之,只要价格到位,肯定有卖的分销商。

对了,中美摩擦加剧,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疲弱供需对价格的影响等,都会影响是否能实现合理收益。

我个人不买了,我倾向于需要时,直接购买现货市场类似水准年份,可以适饮的波尔多精品酒。看最近已发布的部分期酒价格水准,考虑到几年的机会成本,我买现货价格也是合适的。

和Huon Hooke,聊自然酒,酒评打分,澳洲酒风格变化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在一个月前,参加Decanter在上海举办的“2019醇鉴上海美酒相遇之旅”,活动期间我采访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大师班的主讲人、澳大利亚著名酒评人Huon Hooke先生。和他聊了一些感兴趣的话题,国际酒评人打分中的争议话题,澳大利亚葡萄酒最新风格的变化,还涉及热门的自然酒话题。

2019醇鉴上海美酒相遇之旅澳大利亚展厅

1.我看您大师班主题是关于澳大利亚葡萄酒风格,您每年在很多葡萄酒大赛做评委,能否简单概括一下澳大利亚葡萄酒最近几年有什么发展趋势?风格变化?什么原因推动这些趋势变化?

Huon Hooke:确实是,这些年葡萄酒的风格变化蛮大的,更多地倾向于酒体比较轻盈,香气比较充沛,不需要在橡木桶里培养过多时间,不会过度萃取,是在年轻的时候就适合饮用的葡萄酒。

很多葡萄品种受到黑皮诺的影响。因为黑皮诺比较清新,果味芬芳,口味轻浅,无需陈年,年轻时就可享用,它的成功让更多人开始接纳这个风格的品种。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是歌海娜,因为黑皮诺的成功,歌海娜现在做的风格也更加倾向于类似黑皮诺,偏冷凉气候的黑皮诺的风格。所以这个可能是变化的最明显的方向。甚至现在的赤霞珠做的也趋向于这样的风格,单宁也在减少,也不需要长时间窖藏,也相对比较轻盈。

Huon Hooke:关于风格转变的原因,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风土。原来虽然一直也在说风土,可事实上却用了很多手段去影响风土表现,如用橡木桶、加单宁、加其它物质等手段,导致对风味的控制比较强。现在则越来越多的人在减少橡木桶,以及其它物质对风土的影响,以便更好展现产区风土本来的面貌。

另外一个原因是这几年使用一些新的葡萄品种,以前更多是法国的国际品种,现在越来越多采用意大利,西班牙,还有葡萄牙等相对比较干燥和偏热的产区的一些品种,尤其意大利南部,它比较热,那边的品种很适合澳大利亚这边干热气候的产区。用这些品种要展现它们本身的品种特质和当地风土,如果还是和原来一样采用较多橡木桶,添加一些物质的话,出来的结果会和原来差不多,没有那么多的不同和变化。所以需要减少干扰,让这些新品种表达自己的特质,在新的风土产区,产生新的风格。

2.您作为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酒评人之一,您打分评价一款酒时会盲品吗? 选择盲品或者不盲品,您的理由是?

Huon Hooke:如果可以,一般会尽量盲品,但并不是所有的场合都有条件盲品,所以根据现场情况来定。

3.有消费者觉得澳大利亚给酒打分容易偏高,您觉得如何?

Huon Hooke:打分一般用百分制,可能不同的酒评人给出的分不太一样,因为不同酒评人目的、看重的点不同,所以得到的分数可能也不同。更重要的是它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举例如果一款酒打分一直是稳定在93~97分之间,是没什么问题的。很多英国的消费者会认为澳大利亚的评分都很高,他们也会觉得美国的评分会比英国高很多,其实实质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

评分的系统更重要的并不是具体多少分,这只是给你一个大概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对酒的描述。

4.您打分评价时会有统一标准?还是会根据具体场合具体情况来用不同标准打分?

Huon Hooke:我打分评价时是采用统一标准。同款酒,如果根据具体情况以不同标准来打分,这个是不合适的。实际上给消费者传达的信息应该是很明确的。如果同一款酒用不同标准来打分,它会让消费者非常混淆困惑,没办法确定这个酒是好还是不好,也无法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评分会比较高。

就比如说,对于一个新兴的产区来说,做的酒其实是一般的,因为要鼓励他们,要把这个分打高一点。首先消费者可能就无法接受这样的操作,另一方面,酒评人其实他自己也会混淆,到底好还是不好。同时对这些酒的生产商来说,他看到这个酒评人打的分数很高,就会误会已经做得很好了,实际上不是,他们应该努力做得更好。这种不同标准打分的做法其实是不合适的。

5.对于中国消费者,在购买澳大利亚葡萄酒时,除参考The Real Review和您的打分外,您也会建议参考哪些酒评人或机构给的打分?

Huon Hooke:建议消费者看酒评人的分数时,选择一个自己信任的和认同的人会更重要。除我们外,可以参考像澳洲排名第一的酒评人James Halliday, 我们可能算第二吧。最重要的是不要听酒商赞助的酒评人的意见,因为那个就不太公正了(编者按:这条特别重要,那些和酒商紧密捆绑的国际酒评人,已是纯粹商人,失去独立性,的确不值得信任)。

6.现阶段澳大利亚葡萄酒经过努力获得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澳大利亚酒业巨头(TWE,Accolade Wine,Woolworth等)也在中国市场发力,有些收获不错,有些进展一般,也有跃跃欲试,您对这现象怎么看?从您的角度来说,中国市场现阶段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Huon Hooke:市场方面我不是专家,当然对澳大利亚来说,亚洲市场很重要,中国市场肯定是更重要的。中国市场是他们最大的市场,是货值最大的,领先第二第三名已经很多了。对他来说,更高兴的是中国的消费者更多地注重品质,更多地愿意吃饭的时候享受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并且愿意喜欢这样的葡萄酒,这可能更重要。

挑战其实有很多,税率的问题,汇率的问题,贸易壁垒,他们都不可控的。对于澳大利亚的酒商来说,和中国做贸易,和与英国做贸易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需要花更多时间去学习去了解。

7.您对自然酒有什么样的观点和看法?

Huon Hooke: 自然酒有好有坏,好的自然酒确实能更好地表达风土,那些坏的自然酒就展示出酿酒时的错误。

我觉得更有意思的事情,是现在自然酒引发的现象,好像大家更关注这个自然酒是不是以自然的方式酿出来,而不太关注这个酒是不是好喝。更多注重过程,不太关注结果。

另一个角度,自然酒是好事情,酿酒师开始考虑做这个酒的时候是不是需要加酸,是不是需要要橡木桶,更多考虑酿酒的可持续性,以及考虑表达葡萄园的风土,这其实是一个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