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香格里拉产区之行,我被迫放弃走访葡萄园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去年5月第一次走访了香格里拉葡萄酒产区,品了几个村子葡萄园的部分原酒,出乎意料。无论是带有冷气候特质的西拉,还是从细腻雅致到厚重庞大风格的不同葡萄园的赤霞珠,这个产区的风土多样性,非常清晰地在酒中呈现出来,而且有几桶来自细分小地块的原酒品质,已经可以到顶级酒的潜力水准。

掐指一算,是时候有成品酒面世,今年2019年5月,时隔一年,再访香格里拉的酒庄。

前几个月受寒导致的哮喘未痊愈,担心高反会加重病情,无法在3300米以上的德钦和香格里拉市区过夜,所以我被迫放弃再走葡萄园,决定在不到2000米海拔的香格里拉开发区的香格里拉酒业的酒窖里,品鉴不同地块酒样。其实这已经能达到我此行的目的:了解最近几个年份出产的品质差异,不同地块出酒的风格延续性,以及成品酒的水准特质。


东水村葡萄园 (去年2018年5月拍摄)


在行程流水账之前,还是简单提一下香格里拉产区的几个关键点:

产区葡萄园位于香格里拉山区里的几个村落,地物地貌土壤结构还有小气候都极为复杂,风土条件有着极为丰富的多样性,不少不同风土地块出产的酒,风格差异明显,蛮适合做类似法国勃艮第单一园理念的葡萄酒产区。

2000-3000米高海拔,低纬度,土层深厚,无污染,生长季长,昼夜温差大,光照充沛全年日照达2500小时以上,年降雨量偏少200-600毫米(主要在转色期前),病虫害相对少,冬季无需埋土。

当然交通条件相对困难,物资人力也相对缺乏,生活条件比较艰苦。老天是公平的,优点缺点总会一并给你,所幸随着国家西南部开发的推进,香格里拉的交通也在改善,其它劣势也在逐渐向好推进。

5月28日8点左右的航班,从北京起飞3个半小时,11点半降落丽江机场,机场到香格里拉开发区雪映金沙大酒店,车程大约一个半小时。

酒店窗外有水有山。

晚上香格里拉酒业举办隆重仪式,正式发布一款单一园(来自斯农村)的高端葡萄酒“圣域”,年份2016。现场的美丽“卓玛”不少,主持的“卓玛”还曾是新丝路的冠军。

还有几位藏民小伙的远处高台的“音乐剧”范儿的清唱。

香格里拉酒业的吴水林总致辞。

圣域的酿酒师团队为大家介绍产区和葡萄园,以及圣域大致的酿造过程。

我致力于拍照,品酒,看各种美人,吃……

发布的圣域2016是酒庄定位高端的酒:

葡萄品种是100%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在开口发酵罐里20-30天发酵浸皮,桶培15个月,从250个橡木桶的桶培基酒里筛选调配出的优选之作。酒精度14.5%。

原料完全来自于斯农村,所以被定义为单一园出产。年降雨量240mm。土壤类型是砾石和石灰质土壤。藏民清晨采收,手工串选。

圣域2016的品鉴词:黑莓果味,烘烤气息清晰,西方香料,湿纸灰,单宁强且成熟,骨架完整,酸度中等,口中伴随果味,回味中烤坚果气息明显,有层次,回味长。

现场还宣布了香格里拉地区推广大使的名单,四位酒类从业者帅……哥美女当选,美女是真的美女,帅哥我是勉强地说的,哈哈。

第二天跟着香格里拉酿酒师团队在酒窖品鉴。

香格里拉酒业请的是澳洲的酿酒顾问团队,Mike是主要负责人,团队里的另一位酿酒顾问冯健是个标准中国帅小伙,大高个,专业知识扎实,眼界开阔,在澳洲学的酿酒。

他首先从桶里取出的酒样是2018年份赤霞珠,开始品鉴的两个酒样,分别是东水C级和B级。 提到东水村,是我现在为止认知的,香格里拉产区最容易体现风土的葡萄园之一,虽然是赤霞珠,可偏细腻的酒体,细致中等强度的单宁,活跃的酸度,和其它村子的赤霞珠表现的结实厚重特质截然不同。两个酒样很好的体现了东水村赤霞珠的温柔,整体均衡,相对偏简单。冯健提到,这C级和B级是东水村里中等水准地块的赤霞珠。

接下去品鉴一款来自西当村的赤霞珠酒样,黑莓果味,饱满,单宁成熟,厚实完整的骨架,庞大的结构,酸度和清新度也都很好。上佳实力的基酒。

冯健又提到:“我们西当的酒样还有一款更好的,是来自于河岸地块+部分沙地标记地块,我们当时分的是A级,入桶再分级的时候也还是A级。”

酒样所在的橡木桶被“埋”在里面,冯健身手矫健,翻越了几个桶后,成功取到了酒样,A级酒样果然不负众望,除兼备了上一款的整体实力外,还多出一个画龙点睛的优点:细致。这份举重若轻的实力,难能可贵。让我对2018年份的未来成品,有了很高的期待。

酒窖里的品鉴收获不少,冯健和Mike商量片刻,狡黠地一乐,“走,上去再盲品几款酒吧”。嘿嘿,看来要去当小白鼠。

就三款,每人三个杯子。

第一款我一尝,大概率是敖云,年份动了小脑,看颜色再加上最新发布市场的年份是2015,就猜是2015。以前试过2013和2014年份,这次的2015还是有敖云之前两个年份的一些共性,柔滑,结构不错,细致,桶味明显。

第二款,紫色花香,蓝莓,西方香料,重酒体,集中,单宁厚实细致,完整骨架,干净,酸度活跃,果味贯穿,回味长,是三款中综合表现最好的一款。

第三款,桶味主导,骨架完整,结构庞大,结构是三款酒里最好的,只是用桶比较多。

揭晓:第一款敖云2015,第二款香格里拉调配款2017,第三款香格里拉调配款2016。

我又让他们帮忙找了瓶圣域2016一起对比品鉴,果味活跃度都不错,柔滑,桶味虽然明显,不过和果味倒是旗鼓相当不算突兀,骨架完整,整体好于香格里拉调配款2016,当然口中结构还是后者稍优。但从整体表现和市场考虑,圣域的调配选择还是优选方案。

结合桶边和这几款酒的品鉴,感觉2017和2018是相对优秀年份,好于2016。值得期待新年份,越来越好!

盲品记录:

1.敖云2015

初时有点还原味道,炖煮香料主导,咖啡豆,芝麻菜,柔滑集中,单宁细致偏强,完整骨架,收敛明显,重酒体,活跃,回味长。  92

2.香格里拉调配款2017

紫色花香,蓝莓,西方香料,重酒体,集中,单宁厚实细致,完整骨架,入口均衡干净,酸度活跃,果味贯穿前后,回味长。94

3.香格里拉调配款2016

初时有点还原味道,然后烘烤气息主导,泥土,西方香料,透出些红色果味,桶味偏多,完整骨架和庞大结构,单宁强厚实,细致,浑厚,活跃,回味长。回味有咖啡豆气息。90

中午在当地吃了个农家菜,主打石锅桂花鱼,店家说桂花鱼是不用饲料的鱼。

去机场的路上,顺路去美丽的纳帕海转了一下,吸着氧,我飞回北京。期待未来调配阶段有时间也去参与一下。

葡萄酒藏家分享,西班牙精品酒在华20年

图文:陆江(Jiang LU)

1999年因为法语,我喜欢上葡萄酒。如今20年过去,我既是葡萄酒撰稿人、国际大赛评委,也是活跃在不同酒类拍卖场的葡萄酒收藏者。5月刚走访了几个西班牙美酒产区,收了一点好玩的酒,也遇到了一些我收藏的西班牙佳酿的庄主酿酒师,他们和我分享了在过去20年酒庄风格的变迁,受益良多。

在回程10来个小时的航班上,也许是“20年”字眼上的巧合触动,我回想起这20年作为葡萄酒爱好者的一些经历,也想起了西班牙精品酒在我爱酒生涯的那些片段节点。

1999年,上世纪最后一年,大陆精品葡萄酒市场规模很小,基本就是进口酒天下,在华推广葡萄酒的产区国基本上可以说只有法国一家。那时我在北京,了解精品酒的地方不多,主要在国贸地下超市旁的酒屋,日常酒是国展家乐福。那时西班牙精品酒在大陆,只能说是难得一见。

虽然西班牙巨头桃乐丝Torres在大陆1997年开设葡萄酒进口销售公司Torres China。不过那时大陆葡萄酒进口商领军企业是1993年建立的名特(Montrose),老名特掌舵的是在北外长大的外国红孩子柯鲁(Carl Crook)。在名特的前十多年,现在的巨头ASC和富隆都还没有那么强大,名特基本上可以说稳居葡萄酒进口商规模之首,后来名特逐渐丧失市场优势,不过老名特也是公认的早期进口酒业人才的黄埔军校。桃乐丝为代表的西班牙酒进口商,当年在销售和消费渠道里铺货可以说少之又少。

进入21世纪最初几年,北京和上海的葡萄酒玩家开始逐渐形成小规模群体,国内网上逐渐多了些编译的中文葡萄酒知识和讯息,当然也有法国为首的推广机构的中文葡萄酒产区资料。而西班牙精品酒产区知识和资讯获取渠道一直相对短缺。这一时期市场上时不时能见到Vega Sicilia和桃乐丝旗下的一些西班牙酒。

国内较早的消费者层面的精品酒认知启蒙,包括西班牙精品酒认知启蒙,2006年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稀世珍酿-世界百大葡萄酒】起了不小的作用。这套由宝岛台湾陈新民老师撰写的书籍,虽然入选酒有点争议,不过对主流产区顶级酒的普及,做出不小贡献,甚至我还知道有不少爱好者按图索骥买酒。里面介绍的西班牙精品酒:Vega Sicilia,Pingus,L’Ermita,Pesquera Janus等都是这个出版物的受益者。

我是在2007年左右第一次喝到现在海外时价数百欧一支的西班牙Priorat产区顶级酒L’Ermita ,年份是2000年,到现在还记忆深刻,有清晰的花香果味,尤其第一次在酒中感觉到了红茶香,以及入口的干净饱满和细致,没想到有这水准。场合是在我兼任顾问的酒窖里,温州籍的老板,购自西班牙的老乡之手。

必须要提一下,在西班牙的华人对西班牙酒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推进,起到不小作用。老板蛮慷慨,提供了这款酒在晚宴里可以畅饮,可因为现场的商界政界人士只选波尔多列级庄,L’Ermita 2000被嫌弃冷落了,我倒是暗自开心有口福。

Alvaro Palacios,L’Ermita的缔造者

顺便提一下,最近一个月我在产区刚好又试到L’Ermita 三个新一些的年份,直观感受了因为品种调整和酿造方法精进,使风格在保持干净口感的基础上更趋优雅,口感有了更多的活跃酸度、清新果味和细腻质地。也能看到产区发展的一个趋势。

时间到了2010年,有次经历我记忆深刻,西班牙Ribera del Duero产区顶级庄Pingus的庄主Peter Sisseck现在是国际酒界大红人,不过在亚洲最大国际酒展里曾被冷遇。现在海外时价人民币5000-6000元一瓶的西班牙顶级酒Pingus 2008,在9年前的VINEXPO香港2010酒展的生物动力特展里,庄主Peter Sisseck只带了一瓶参展。然而并不抢手,我在他展位上交流了半小时,品了两回,直到很晚才来了些酒友,分光了剩余的大半瓶。而现在他来参展,每次都是现场人气焦点,品鉴酒哪怕只带了副牌,也会比较抢手。

Peter Sisseck,Pingus的缔造者

在最近十年精品酒市场培育迅速,精品葡萄酒受众数量猛增。随着2009年开始的波尔多精品酒热潮到2011年逐渐走下坡路,2012三公限制开始,精品葡萄酒受众开始从盲从跟风,逐渐转向注重个人口味,喜好分化,波尔多以外的精品酒产区逐渐也有了各自的拥趸。西班牙产区虽然还是偏小众,不过像里奥哈和雪莉酒产区都开始加大开课推广力度,里奥哈还有年度巡展,不同西班牙产区在酒展上组团出现,从最新的市场数据就可以看到西班牙酒进口数据里,数量已有较好市场占比,平均单价在逐渐上升。像Pesquera,Muga,Marques de Murrieta,Tondonia,Riscal,CVNE,Lustau,Tio Pepe…等有越来越多的酒庄在西班牙精品酒消费者中有不俗的口碑声誉。不少也有了国内合作伙伴。另外我在参加香港拍卖会时越来越多的西班牙精品酒拍品,在竞拍时有明显竞价的对手出现。

最近西班牙官方对外贸易发展投资局(ICEX),在中国发起“西班牙美酒Wines from Spain”推广活动,努力在改善中国市场上西班牙葡萄酒的整体形象,展示西班牙美酒的品质与多元。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有越来越多的西班牙精品酒,随着我们消费者对它们的了解,会进入中国市场,值得期待!

cof

勃艮第葡萄酒国际头号酒评人Allen Meadows给你学习建议

图文:陆江(Lu Jiang)

前些日子,我在北京有幸采访到勃艮第葡萄酒国际头号酒评人Allen Meadows。他对勃艮第葡萄酒的酒评词和打分,是众多勃艮第酒爱好者中争议最少,甚至会对一些被点评的勃艮第酒的价格产生影响,他撰写的《Burgundy Vintages – A History from 1845》和《The Pearl of the Côte–the Great Wines of Vosne-Romanée》也是勃艮第酒学习的常用工具书。Allen Meadows这次来北京,是和香港酒商TFWE合作活动。

言归正传,这次因为采访的主题中,关于“如何有效学习勃艮第酒”,是现在国内不少勃艮第爱好者遇到的常见困惑。Allen Meadows先生给了些坦诚的建议,以及他的心得观点。

陆江:国内越来越多爱好者喜欢勃艮第葡萄酒,可又觉得太难太复杂,有些朋友花了很多钱买勃艮第酒来喝,可他们还是觉得没有取得明显进展。您是否可以给这些朋友一些学习勃艮第酒的建议。

Allen Meadows:

是的,勃艮第酒很复杂,的确没有容易的学习方式。基本来说还是要看书,要掌握一些勃艮第葡萄酒基础知识和产区命名(AOC)体系的结构。勃艮第的村子,历史,宗教,特级园,你可以不必全部记住那些具体名号,但你要知道勃艮第产区命名(AOC)体系如何运行(LU注:这相当于勃艮第葡萄酒知识体系的骨架)。

尽管有了这些知识,在别人提到例如Suchot时,你还是不知道这是沃罗曼尼村的一级园。很遗憾,我没有特别容易的方法。还是要花时间在这上面,你花了足够的时间,才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尽管的确很复杂。

我们美国有句谚语,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可以现在花时间,也可以以后花时间,但你必须要花时间。在这方面你要花必要的钱也要花必要的精力和努力。这是你对学习勃艮第的投入。

陆江:一些朋友告诉我,他们喝了各个产区最贵的酒,以为通过这样,就能学习什么是好酒,知道好酒的标准。但结果并不理想,并没有找到所谓好酒的标准。对这部分爱好者,您有什么建议?

Allen Meadows:

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做,这几乎是人性的本能特质。最高峰在哪里,我要去攀登它,有人说是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拉塔希(La Tache),香贝坛(Chambertin),里奇堡(Richebourg),但只有一个最高峰,哪一个是。你应该没法知道那个最高,到底多高才算高,多好才算好。

所以我每次开基础课时,我都是建议爱好者先从勃艮第命名体系金字塔底部开始往上喝,再往下喝。如果开始就是特级园(Grand Cru),他就会错过实力差不多的一级园,少了很多趣味,还有大区和村级里的好玩的酒。

从下往上喝,你也能省很多钱,酒的价差有时会超过50倍。如果开始顶部,你很难了解哪些是真的很好,哪些是真的很差,你是无法理解的。因为勃艮第是勃艮第,和波尔多,巴罗洛(Barolo),加州的赤霞珠不同,你没有洞察力,你是很难判断一款勃艮第酒的水准品质。你最多只会说我喜欢或我不喜欢,你也就能表达这一点(葡萄酒在线)。

如果你开发你对品质的洞察力,你就有能力说,这武玖园(Clos Vougeot)真的很好,或者说这个一般般,或这酒不太好。你需要更多范围的品鉴来建立你的洞察力判断力,像我开一些主题品鉴就是为了这方向,今天上午我做的品鉴会就是让生产者来分享一些角度。

陆江:关于您提到的对品质的洞察力,这是否要和风格的喜好分开判断?

Allen Meadows:

对,这是不同的,我们要对酒杯里酒的品质有洞察力判断力,而不是只听别人说,被市场营销所影响。酒的品质不会撒谎。我以酒评人身份和消费者身份做判断,会有区别。

当作为酒评人,我会判断酒杯里是什么,品质做得如何,这时风格不在我考虑范围内,因为风格不是品质。

酿酒师说喜欢橡木桶长时间培养或者短时间培养,或者带梗/不带梗,也有希望年轻时就容易喝或者要15年后才能喝,这些都是风格范畴,与品质无关(葡萄酒在线)。

另外,我自己买一些品质不错并且也是我个人喜欢的酒,这是我的风格偏好,我买来放在自己的酒窖里。 我很少买100%新橡木桶培养的酒,很多人会说Allen Meadow不喜欢新桶,可这只是我的个人喜好。事实上,我给我客户推荐酒时,根据客户风格喜好,还是会推荐100%新橡木桶培养的酒,因为只要它品质的确做得很好。

我会尽力把品质和风格区分开,分别判断。

归纳Allen Meadows关于学习的建议:

  1. 首先要知道勃艮第基础知识,尤其产区命名(AOC)体系的结构和如何运行,然后还是要投入时间精力和钱,勃艮第酒学习上没有什么捷径,一分付出一分回报。
  2. 建议从勃艮第命名(AOC)体系金字塔的底部往上喝,从大区和村级,到一级园和特级园,通过多范围的对比品鉴,建立自己对品质的洞察力和判断能力。
  3. 学会区分品质判断和风格喜好的差异。

采访人:陆江(Lu Jiang)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AWA)等多个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曾为国内多个餐厅美食指南(榜单)评委;《葡萄酒在线》主编、《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

西班牙Priorat产区官方发布最新葡萄园等级体系

2019年5月17日西班牙Priorat产区协会正式发布最新葡萄园等级体系

在中世纪修道院La Cartoixa d’Escaladei,Priorat产区协会正式发布Priorat的产区葡萄园官方等级体系,共5级:

-大区酒(DOQ Priorat wine)

-村级酒(Vins de Vila)

-单一园(Paratge Wines)

-列级园(Vinya Classificada)

-特级园(Gran vinya classificada)

特级园现在只有L’ermita,列级园有5家,单一园459个。


DOQ Priorat introduces “The names of the land”, the Brand new qualification for the appellation’s wines

This project, pioneer in Spain, positions DOQ Priorat wines among the best European wines, following the same path as the greatest wine regions in the old world。

Álvaro Palacios, viticulturist and winemaker of the DOCa Priorat, and Sal·lustià Álvarez, president of the DOCa Priorat, introducing to th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members of the wine sector “The names of the land”.

May 17th, 2019.– A great wine is a strict and pure fruit of a privileged place. The more we try to narrow it down, the more precise the identity is, which is vital in order to define a great wine. In this context, DOQ Priorat is pushing this new qualification of wines produced in their wineries, while stressing three main values: transparency, humility and the recovery of what was once gone.

“It is time to respect a more specific origin. It is about naming a certain wine as it should be, according to the place it is from. The more responsibility we have towards the land the more credibility, confidence and rigour we gain in the world of great wines”, said Álvaro Palacios, DOQ Priorat winemaker, during the world presentation of the new qualification held today in Cartoixa d’Escaladei before more than 55 highly-regarded wine professional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is project is placing value on the singularity of a land, DOQ Priorat, by highlighting the 459 locations, besides singular and ancient vines”, said Sal·lustià Àlvarez, president of DOQ Priorat.

“The names of the land” is introducing the following classification:

DOQ Priorat wine
They reflect the generic winegrowing personality and typicity of the DOQ.

Vins de Vila
They transmit the exclusive identity of a village’s landscape mosaic, the sum of the diversity of its wine locations.

Paratge Wines
They show an even purer essence, a character linked to orography, geology and a delimited microclimate.

Vinya Classificada
These wines are born from an individual wine production of exceptional virtues, which needs to be bottle separately.

Gran vinya classificada
These are very rare samples of natural and historical talent: a moving alliance resulting of the sheer caprice of nature and tradition that has been able to interpret and safeguard the most exclusive wine jewels to our days, with no alteration from time.

Traceability
Consell Regulador DOQ Priorat identified all wine plots in Priorat. The reason was to guarantee the origin of ever grape from every vineyard and every wine according to a given qualification. DOQ Priorat’s technicians can therefore ensure, thanks to a strict control of traceability, that the origin and rules established in the current classification are applied to all wines.

Today, DOQ Priorat has just over 2.000 hectares of vineyards, grown by 575 winemakers and
109 wineries. Vine cultivation and wine making are the main economic activities of the appellation’s vill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