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and wine pairing in China: Technicalities ruin the fun

By  Maxime LU/ 陆江
7 February 2018

(Published on Decanter China, the Chinese version of Decanter)

Food and wine pairing ‘helps but won’t drastically boost wine sales’ in China, despite the enormous number of wine and dine events being held in the country, said Chinese trade professionals

Distributors: Pairings don’t boost sales

There is no clear sign that the widespread media coverage and many events on food and wine pairing in China have directly helped wine sales, according to several importers and distributors.

‘Most of our customers drink wine for business occasions,’ said Christian Zhang, chief sommelier of Noah’s Yacht Club in Shanghai. ‘They still only have very basic knowledge about wine and pairing. The concept of wine pairing helps, but won’t make a huge difference in sales.’

At retail stores, ‘we are rarely asked about food pairing options by our customers,’ said YANG Zuyan, fine wine and projects manager of Pudao Wines.

‘To properly pair food with wine, you need a certain level of wine knowledge. While media and trade professionals are interested in the concept, their buying power is limited. Real consumers, however, don’t have [the] knowledge to be influenced by the concept,’ said Yang.

‘To make a sale, it’s key for us to demonstrate scenarios in which consumers can picture themselves drinking wine,’ said WANG Xiaoshan, Market Director of Joyvio, a wine importer owned by Legend Holdings, which also owns Lenovo.

‘If we start lecturing them on what wine they should choose if they’re going to eat a certain dish, things get too complicated and they won’t remember anyway,’ Wang said.

‘[Food and wine pairing] is additional information for consumers, and may help them to picture themselves enjoying the wine with food, but that’s about it,’ said Ma Tao, general manager of B2B wine distributer Wajiu.com.

‘For the general public, fine wine and dining is still considered as something enjoyed only by the white-collar elites, despite the heavy media coverage on the subject. In most cases, people still drink wines for quaffing and “Ganbei (bottoms up)” in China.’

Meanwhile, the concept of food and wine pairing as a branding and communication tool is considered important by producers and regional bodies, which stress that localised and less ‘textbook’ pairings tend to work better in China.

Producers: Non-textbook communication is the key

‘We wouldn’t rely on food and wine pairing events to push sales,’ said WU Xiaoxia, head of marketing in Changyu, the biggest wine producing company in China.

‘Culturally speaking, the majority of Chinese consumers care more about who they drink with and what the occasion is, so they pay less attention to what they drink. Plus, they usually have a variety of dishes laid out on the table at once, so the textbook course-based rules of Western wine pairing won’t work here,’ Wu said.

‘The key is to focus the pairing around Chinese food,’ said CHEN Lizhong, owner of Xinjiang-based boutique winery Tiansai.

‘We used the concept of Chinese food and wine pairing to promote our rosé, dry white and an easy-drinking red wine range, and we saw some growth in sales.’

The experimental and ‘fun’ elements of pairing are ideal to ‘bring Chinese consumers closer to wine’, especially during wine-themed dinners featuring local dishes, said YIN Kai, president of Castel China.

Food and wine pairing is an ‘important method’ for promoting Australian wines in China, agreed Willa Yang, Wine Australia’s head of market for China.

However, instead of teaching consumers about pairing roles, the regional body focuses more on helping Chinese consumers to ‘form the habit’ of having wines with food, Yang added.

‘Technicalities would ruin the fun and enjoyment of wine drinking,’ said Judy Chan, owner of Grace Vineyard.

‘However, when you start to recognise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food and wine pairing, you will be better informed when choosing a bottle to buy, and naturally find more enjoyment in the pairing experiments.’

Food and wine: The ideal occasions

High-end restaurants that serve Western or Japanese food, as well as the more ‘westernised’ modern Chinese food restaurants, tend to naturally fit the concept or food and wine pairing, said professionals.

Fine wine and dining experiences are still important for promoting premium wines, said Ma Tao of Wajiu.com.

‘”Wine by the glass” and special pairing menus are welcomed by our customers,’ said Christian Zhang of Noah’s Yacht Club. ‘Wine region-themed promotions, such as ‘Rioja and restaurant week’, also help us to sell,’ he added.

Major events hosted in hotels, such as weddings, are also opportunities to promote wine via food pairings, said Wang Xiaoshan of Joyvio.

‘The guests tend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hoice of wine and food for the occasion, because they demonstrate the taste of the host.’

 

(Editing by Chris Mercer)

Translated by Sylvia Wu

采访Terre Nere庄主Marco de Grazia

自从2013年去意大利南部,集中试过一批西西里岛埃特纳(Etna)火山产区的酒,我从那时候对这个活火山产区开始感兴趣。后来在海外酒商、酒屋或是国际拍卖场上遇到高水准的埃特纳(Etna)产区的酒,我都会尽量搜来品鉴。其中Terre Nere酒庄(Tenuta delle Terre Nere)是我在埃特纳(Etna)产区最喜欢的酒庄之一。

2018年1月Terre Nere酒庄的中国大陆合作伙伴桃乐丝中国(Torres China)邀请了庄主Marco de Grazia 来华访问,我有幸给庄主做了场采访。

 

关于庄主本人:

陆江:您是怎样对葡萄酒产生兴趣呢?

Marco de Grazia(下面简称Marco)  :我喜欢葡萄酒。50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生活在意大利文化名城佛罗伦萨,这个城市也被葡萄园所包围,谁家里有一片葡萄园或者农场,或者在郊区买片地种葡萄都是很平常的事。我一个好朋友家里有一片葡萄园,我经常过去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葡萄酒的热情越来越浓厚。我很幸运,时常会有朋友拿着珍稀的酒款和老年份与我们一起分享。主要还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喝的起酒。那时装瓶销售的生产商不多,而瓶装葡萄酒价格定的很便宜,甚至像Sassicaia(西施佳雅)第一个年份在酒类专卖店只卖,相当于今天的1.5欧。我的意思,即使你没那么富有,也能享受得起很多酒。1977年我搬到了Chianti的中心位置,没事就去酒庄里逛逛喝喝聊聊。

陆江:后来您为什么会从事葡萄酒这个行业,并建立自己的酒庄?

Marco:后来去巴黎上学,在那里还认识了Steven Spurrier,学业结束后,我前往加州的伯克利大学求学,依旧是比较文学专业。在那里我又结识了许多好酒之人,其中一位是一名酒商,对意大利葡萄酒很感兴趣,建议我返回意大利做酒商,于是我成了他意大利葡萄酒的供货商,就这样正式走进了葡萄酒行业。2001年我买下了埃特纳Etna火山上的葡萄园,并于2002年开始耕种。

陆江:您刚才提到在巴黎学习期间还认识了Steven Spurrier,那时他应该还是酒商吧?

Marco:对,在巴黎,他那时还是酒商,因为1976年的“巴黎品评”,很多人认识他。那时候我们并不经常见面,不过至少一年一次,和许多老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当然现在我们见面机会更多。

陆江:您在大学时学过哪些专业

Marco:我的专业是比较文学,古希腊哲学和戏剧方向。上过两所大学,一个是设在巴黎的美国学校,后来又去了巴黎索邦大学学习。

陆江:我看有些文字记录里提到,您是最早出口巴罗洛Barolo到国外的人之一,您从哪年开始销售巴罗洛葡萄酒?

Marco:1980年,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成立了自己的葡萄酒公司。

 

关于埃特纳(Etna)产区和Nerello Mascalese葡萄品种

陆江:我听说您除了喜欢巴罗洛外,也很喜欢法国勃艮第的葡萄酒,您是否可以从您的角度比较一下勃艮第和埃特纳之间的差异?

Marco:我的确喜欢勃艮第的酒,无论它们正年轻,还是陈年一些时间,或是老酒。如果将埃特纳与勃艮第相比,拿个年轻的来说,比如2015年份,我们的酒表现更好,等到5年、10年后,勃艮第就追上来了,或许会更胜一筹。年轻时的埃特纳,就已经能很好的绽放出迷人特质,能感受到它的复杂度,它的美好是能立刻展现给你,而绝大部分的精品葡萄酒,年轻时都会非常害羞,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渐渐绽放。

陆江:2013年在意大利南部做评委时,西西里产区专家Bill Nesto MW和我说,埃特纳的Nerello Mascalese兼备了黑皮诺和Nebbiolo的特点,会是未来之星

Marco:我必须强调一下,不是Nerello Mascalese了不起,而是我们埃特纳(Etna)产区的Nerello Mascalese了不起。别的产区也有试着种植,表现十分庸碌。埃特纳火山区是个非常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些酒,包括白葡萄酒,喝起来并不像南部意大利气候下产出的葡萄酒。如果你喝到我们的桃红,那也是我们的骄傲,我认为它的品质足可以跻身全球前十。有一次晚宴上,我们拿出自己的桃红,大家都很喜欢,餐厅经理喝到后甚至直接就下了订单。

陆江:听说在埃特纳没有嫁接过的百年老藤,还有少量能留到现在,也得益于火山灰土壤,根瘤蚜虫不易存活,这个说法对吗?

Marco:不是,根瘤蚜虫还是会蔓延到火山灰土壤的葡萄园,所以现在基本都用嫁接苗,当然嫁接也不仅仅为了根瘤蚜虫。另外老藤的稀少和人为也有紧密关联,这里最初行距和间距都是1.2米,后来为了方便机械操作,结果间隔着都要拔掉一行从而使行距之间变为2.4米,这样就损失了不少老藤。

陆江:一些文章提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埃特纳(Etna火山海拔900米以上的斜坡种葡萄,超出DOC的范围,据说品质也有不错的

Marco:我们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Etna斜坡上也有葡萄园的,Guardiola。但是根据经验,海拔到这个高度时,气温太低,葡萄不能达到充分的成熟,做不出精品酒,能做出一些易饮的餐酒,顺便解决一下当地贫困居民的就业问题。十年之中大概只有三年能得到让人满意的成熟度,其他年份则都不太稳定。现在有许多生产商,有影响力的大公司盯上了这里,以低价买下了Etna山坡上特别高的位置。因为这些区域已经不在Etna DOC范围之内了,所以他们施加影响力,想把自己所拥有的区域被圈进去DOC里去,然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然就不会有Chianti和 Chianti Classico的分别了。

陆江:埃特纳(Etna的传统风格是?

Marco:过去Etna的酒没什么知道,只有当地人喝,也喝不了多少。我来这个地方的时候,这里只有四个世代以酿酒为生的生产商。很少瓶装酒,成桶卖,外面的人也没怎么听说过。之后有一批酿酒师注意到了这里,试着在这里做一些高品质的葡萄酒,但是市场反馈并不好。但无论如何,我来到这里,迅速的爱上这个地方,并建立了自己的酒庄。一半美国人一半托斯卡纳人的Andrea Franchetti,还有打破常规的有趣的Frank Cornelissen,我们三个基本是同时来到了这个地方,都是在Etna的北部,各自选择了自己的方式,诠释Etna的风土,努力让Etna为意大利,为整个世界所知。

陆江:所以你们三个人相当于是Etna的先驱者了?

Marco:算是吧。不同的地方是,我更传统一些,因为只有我的酒是Etna火山区DOC的。他们不做Etna DOC,至于酒标上被标IGT还是什么他们也不介意。Andrea Franchetti率先开辟了单一园这个概念,现在很多人模仿他了,不过他至今仍然以非Etna主流的葡萄品种为主,不做DOC。至于Frank Cornelissen,在我这次出差之前,午餐时他跟我提到,2016年将是他第一个开始做Etna DOC的年份。所以,如我所说,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和方式,但都同样努力做到各自的极致。

陆江:所以Etna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试验性产区?

Marco:不,我认为Etna已经是西西里最出色的产区。西西里有实力的,年产百万瓶的葡萄酒公司感受到了这片土地上的商机,比如Donnafugata等,都扎堆来Etna山区买葡萄园。Etna真正的惊艳到了世人。这原因跟勃艮第相同,它出产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但只占世界葡萄酒生产总量非常小的一点点,气候恶劣,想做一瓶好酒出来并不容易。Etna也是如此,所幸大家最后终于看到了它。五六十年前,Etna只有几家世代相传的寒酸的小酒厂,十年前大概有三十家,现在则总共有120个生产商了。不过这些人里80%都不是瓶装销售,而是卖给酒厂的。

陆江:说个题外话,西西里岛这里的人会受到哪里文化的影响比较多些

Marco:关于西西里岛受到文化的影响,14-17世纪间,欧洲的文化核心力量在意大利。到了18世纪晚期,法国文化则成为整个欧洲文化的主流。此后由当时正强大的英国人接手,引领了新的文化趋势。法国人是文艺的,而英国人则更多引导的是一种现代商业文化,它们对西西里的影响是不同的,英国人对西西里人的语言和生活习惯影响很大。而且我想不只是我们,英国人的文化影响了全世界,连同那些糟糕的方面,比如KFC,星巴克,垃圾食物和快餐文化。

 

关于酒庄

陆江:一点你们的Prephylloxera 2008品鉴时给了我一个惊喜2008年份是什么样的年份?

Marco:2008年份很特别,不是我们的常见风格。 2007年,我们在Santo Spirito买下了一片4.5公顷的葡萄园,这片葡萄园的植株稀稀落落,总共加起来的产量不过相当于一般葡萄园0.5公顷的出产。次年,也就是2008年,我们遭遇了一场非常严重的,我将永远不会忘记的雹灾。那一年收成惨淡,14ha 的Calderara园仅做出了4000瓶酒——大约是我们平时一公顷的产量。但是Santo Spirito却有如神助,得到了不错收成,所以2008年是唯一一年Prephylloxera这款酒没有使用Calderara的葡萄,而是用了Santo Spirito的。而且08年之后我们对Santo Spirito园进行了重新管理和栽培。所以08年份是绝版的之作。

陆江:对于常规年份,您认为您的酒庄那个年份是最佳的?

Marco: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是2016年份。到目前为止最好的年份。

陆江:您提到您的桃红葡萄酒品质很好,那在您酒庄的酿造方式是什么

Marco:首先我们不用放血法,酿红葡萄酒时排出一部分汁液顺手做款桃红的放血法,只是把桃红当做副产品。一些人做红葡萄酒浸皮时一定要排出一部分汁液,这样剩下汁液萃取度会更高,得到的酒集中浓郁强劲。谁喜欢这样的酒呢?呵呵,帕克。做好酒不易,但是做一款专门讨好帕克的大酒就容易的多。可你本意并不是想要做桃红,只是想要对排出的果汁进行废物利用。而我们并不是把桃红当做副产品来做的:在夜里对葡萄进行轻柔压榨,在清晨将果汁与果皮进行分离,短暂浸皮12小时左右,然后进入两个不同的容器中进行发酵。此后为了防止酒泥过多接触会进行换桶,依然保持着用两个不同的容器,根据年份不同选择两个容器的大小。发酵周期大约为三周,发酵温度20-21度左右。然后将其中一个容器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我们的桃红,进行苹乳发酵的比例在0-9%之间,有些酿酒师会做100%的MLF,但是我们希望桃红既能保留新鲜馥郁、芬芳可爱的花果香气,又能有一些顺滑油质的口感和更加饱满的酒体,所以选择了这种分别发酵然后混合的酿造方式。

陆江:你们使用Diam塞吗?比例是多少呢?

Marco:对于入门级别,即最佳饮用期在装瓶后五年内的葡萄酒,我们用Diam塞,但对于适饮期超过5年的葡萄酒,我们还是使用常规的高品质的软木塞。近两年我们找到了非常好的软木塞生产商,虽然比别家要贵一些,但是木塞的品质好极了。

陆江:你们没考虑使用螺旋吗?

Marco:我上大学的时候学习古希腊哲学和戏剧,古语里“绅士”这个词是由“美丽”和“美德”组成的,外表之美和道德之美缺一不可。酒也是一样,对我来说,使用螺旋帽是不美的,丑陋的,从外到内都是如此。从技术角度来说螺旋帽是完全可以胜任,我只是因为美的角度,所以排斥它。

因为采访穿插在午餐中,时间有限,还有些准备的问题没有问到,期待下次有机会再和庄主交流。

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十三)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Lamborghini Campoleone

酒庄:Tenuta Lamborghini
产地:Umbria, Italy
年份:2010
国际均价:$44
The Wine Advocate(Robert Parker):94
James Suckling:95

从卖拖拉机发展到卖汽车再发展到卖顶级跑车,老Ferruccio Lamborghini把自己的人生演绎成一个逆袭的传奇。看下图,靠着拖拉机和靠着跑车的老头是不是气质上判若两人?

上世纪60年代末,Ferruccio开着自家跑车游山玩水的时候路过意大利翁布里亚大区背靠Trasimeno湖的中世纪古老小镇Panicale,觉得这地方美炸了,正适合我这么神仙一样的老人家颐养天年。此后,或许是如传闻所说的,时局动荡,财务困难,或许就是累了,总之Ferruccio卖掉了兰博基尼,在Trasimeno湖畔买下了100公顷的土地——32公顷葡萄园,其余为高尔夫球场和农场,从此归隐田园。顺带着为我们穷人谋了个福利:买不起兰博基尼的车,还可以喝兰博基尼的酒。

一转眼,往事如烟,兰博基尼几易其主,归属了德国大众。Ferruccio Lamborghini已于1993年辞世。老头的一子一女,儿子Tonino Lamborghini于1981年创了以公牛为标,与自己同名的时尚帝国,覆盖家具、手表、眼睛、香水、时装等等多个领域。同时也做酒,将意大利全境的各式好酒,贴上设计别致的,拥有兰博基尼名望附加值的酒标,再将这些OEM推向全球各地。你可能见过的红色陶瓷标的公牛之血便是其中经典。老头养老的那片葡萄园则是女儿在打理,勤勤恳恳,专心做酒。Campoleone Umbria IGT是她最出名的一款,帕克也为它说过好话,与Tonino Lamborghini的酒并非一回事。

↑↑↑这款酒以经典兰博基尼黄为底色,公牛图腾为标——公牛座、热爱斗牛的Ferruccio,九成以上车型的名称都是来源于历史上战功赫赫的斗牛。

Campoleone,因为使用了50%桑娇维塞+50%梅乐,只能被标记为IGT。部分葡萄种植于上世纪70年代刚买下酒庄的时候,算起来也四十多年了,严格控制产量:每公顷种植不超过5500株,每株产量不超过1公斤。浸皮长达18天,此后经苹果酸乳酸发酵,两个葡萄品种分别在100%法桶中陈年12个月后进行混合并装瓶,瓶陈六个月后上市。是一只香气丰沛,单宁柔和厚实,酒体细致,即使不顶着兰博基尼的名头也非常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Aglianico Bue Apis,Cantina del Taburno

酒庄:Cantina del Taburno
产地:Campania, Italy,
年份:2004
国际均价:$59

意大利的Campania是个很有意思的大区,在这里国际流行葡萄品种至今仍占少数,绝大多数仍为古老传统的原生品种。红葡萄多以单宁浑厚,酸度活跃,陈年实力突出的硬汉型为主。我们这里的酒庄Cantina del Taburno,建于1972年,以Aglianico del Sannio 为主要酿酒品种,也是我们这款酒的酿酒品种,姑且可被认为Aglianico的一个克隆种吧。葡萄来自于山坡之上的百岁老藤,产量极低,大约只有5000瓶,浸皮长达四十天,饱满成熟,单宁强劲但绝不粗糙,樱桃、烘烤还有一些果酱的香气,丰富美味。

Blue Apis的百年老藤

D’Oliveira Sercial 1937

酒庄:D’Oliveira
产地:Madeira, Portugal
年份:1937
国际均价:$405

距离葡萄牙里斯本约一千公里的马德拉岛,是个火山岛,盛产水果,旅游业发达,还以出产不死之酒-马德拉尤为著称。这种你们听起来可能会有点耳生的酒,与雪莉、波特相同,是加强酒的一种,源自大航海时代。虽然默默无闻,马德拉的身价却足以领跑最贵葡萄酒榜单——主要因为这些“不死之酒”的年龄大都老的吓人。Hart Davis Hart 2016年的一场拍卖上,一瓶1875年份的D’Oliveiras拍出了2400美元。。。总之你若见到马德拉记得多喝几口,一定不吃亏。

D’Oliveiras,最伟大的马德拉酒庄之一,始建于1850年,是少数逃过根瘤芽虫害一劫生存下来的酒庄之一,也是非常少有的没有被大财团收购的家族式马德拉酒庄。虽然产量不高,但以完美保存了诸多文物一般的老年份酒而著称,包括1850、1890等等18xx的,居然还能喝的年份!这里再普及一个年份马德拉的概念——马德拉中的极致风格,它们必须在酒标上标识出品种的名字,用贵族品种酿制,并且在橡木桶中熟化至少二十年以上。不过这个要求其实意义不大,毕竟我们这支来自1937年的马德拉距今已有81年了,七七事变的那一年。。。可以摆只酒瓶在家里提醒自己勿忘国耻!

Taylor Fladgate Vintage Port

酒庄:Taylor
产地:Douro, Portugal
年份: 1994
国际均价:$235
Wine Enthusiast:99
Wine Spectator:100
The Wine Advocate(Robert Parker):97

成立于1692年,顽强的挺过了根瘤蚜虫之灾和两次世界大战,Taylor Fladgate至今已拥有超过3个世纪的历史,只生产波特酒,没有其他。全称是Taylor Fladgate & Yeatman,酒庄就是由这三个家族拥有及管理。1744年,它成为第一家在杜罗河谷拥有葡萄园的英国波特酿造商。19世纪之后多次易手,最后为Joseph Taylor 和 John Fladgate所有,到了20世纪初Yeatman介入,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名字。1893年,Taylor Fladgate收购了杜罗河谷最著名的葡萄园Quinta de Vargellas——这片梯田式的,拥有许多超过百年老藤的葡萄园的至今依然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葡萄园之一。后来又陆续收下Quinta de Terra Feita等多个名声赫赫的葡萄园,奠定了它在顶尖波特品牌的强者地位。

John Fladgate旗下各类波特都非常出色,不但是LBV(晚装瓶年份波特)的创始者,拥有全世界最大的茶色波特酒窖之一,年份波特也是它的绝对强项。酒庄只会在葡萄质量最好的年份,酿造年份波特(大概每十年中有三个)。每个年份都得到各大评分机构的盛赞,其中1992年份波特拿到罗伯特帕克的100分满分,2011年被JR盛赞。我们这里的拿到多家高分、WS满分的1994年也是它的最经典年份之一。

Domaine Rostaing, Côte Rôtie,La Landonne

酒庄:Domaine Rostaing
产地:Cote Rotie,Rhone, France
年份: 2005
国际均价:$138
Wine Spectator:95

Côte Rôtie是法国罗纳河谷的明星产区,葡萄园分布在Ampuis周围险恶的花岗岩梯田上。酿酒起源可以追溯到罗马时期,甚至更早。简希斯罗宾逊称这里的酒,“有着迷人的柔软感、果味十足的细腻感,和南部葡萄酒的温暖感,却更接近伟大的勃艮第红葡萄酒,因为它有精细的香气支持着结实的单宁,和赫米塔日的健壮感形成鲜明对照”。

Domaine Rostaing是罗纳河谷颇有名气的精品小庄,第一个生产年份是1971年,以创始人Rene Rostaing的名字为名。说起来就是媳妇儿娶对了,他的岳父Albert Dervieux先生曾担任Côte Rôtie酒农联盟理事长,是当地的大人物,妻子的叔父Marius Gentaz-Dervieux也是一位声望颇高的传奇酒农。Rene Rostaing从两位前辈那里继承了非常不错的葡萄园。虽然葡萄园面积较小,创始之时只有0.2ha,至今也不过7公顷Côte Rôtie 1公顷Condrieu,但园内多为古老而珍稀的老藤,且拥有Côte Rôtie顶尖的La Landonne和La Vialliere等葡萄园的地块。我们这里这款La Landonne(朗东园),酒庄一共拥有1.6ha,位于陡峭的坡地上,平均树龄超过60年,部分超过百年。收到过帕克超过20个满分的吉佳乐世家(Maison Guigal),以三款单一园,江湖人称三“La”的而著称,其中之一就是la Landonne。

Rostaing的这款La Landonne追求天然,求忠实表现风土,故而用桶不重,依情况采用15%-25%的新桶,酒体扎实优雅,单宁细致有力,表现出了罗第丘的典型特质。

图片来自网络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陆江乱语之中国葡萄酒市场又步入春秋战国时代

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周末1月6日,奔富Penfolds的母公司澳洲酒业巨头富邑TWE集团正式宣布与木桐嘉棣(Mouton Cadet)所属的法国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俗称木桐集团,旗下包括法国顶级名庄木桐)长期战略合作。

TWE集团从本月起,在中国大陆独家代理木桐嘉棣。原代理商桃乐丝酒业TORRES(西班牙)也正式终止对木桐嘉棣长达十年的在大陆代理权。

澳洲TWE在华野心巨大,不单在中国开发自有产品的市场,有强大的Penfolds(俗称奔富)品牌,以及集团在美国法国等产区的品牌。现在还积极成为其它合作伙伴的【中国大陆葡萄酒进口商】,出手就是在中国已有强大品牌积淀的木桐嘉棣。

随着TWE、卡思黛乐CASTEL,拉菲集团DBR、三得利Suntory、Woolworths,等这些国际巨鳄在中国的深度介入强势推进,中国葡萄酒市场的进口商也在大幅洗牌。原来只是充当上游供货的国际巨头玩家,越来越直接参与中国市场,扁平化原有渠道,更有力地将市场把控在自己手里,从国际玩家变身为本地化玩家。

中国葡萄酒市场开始又步入“春秋战国时代”,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真正的国际化全方位的市场争夺。原来的老牌进口商和本地生产商都会面临来自国际巨无霸玩家的巨大机遇和挑战,合纵连横,或是差异化竞争发展,自成一霸。

演出又开始了!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