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大新闻# 清酒獭祭在美国建立新的酒厂

#清酒大新闻# 新派清酒代表獭祭在纽约北部建立新的酿酒所

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2019年第一批用美国本地米酿制的“美版獭祭”将会面世。

獭祭,是最先在中国市场树立品牌的日本清酒之一,知名度堪称“清酒中的奔富”(十四代算拉菲)。

獺祭也是清酒革新和国际化代表,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新兵,通过最新科学技术和设备的应用,不墨守陈规和经验,无论在山田锦种植和酿造环节,都应用了最新技术,还打造了众多清酒的新概念,对清酒国际化推动起了很大作用。

新技术保证了獺祭纯米大吟酿在高产量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品质稳定性,而且口感的改良(纯净清爽果味花香等)更适应国际市场。

这次在美国设厂,用美国原料,更是将清酒打破源产地限制,使清酒成为有不同产区国出产的趋势开端。拭目以待。

陆江乱语,中国大陆首个米其林三星餐厅大厨跳槽

#米其林三星大厨跳槽# 最近美食界也八卦不断,前面大董纽约店的负评风波。

最近又看了篇文章,关于上海唐阁,这个中国大陆首家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大厨谭仕业谭师傅跳槽到宝格丽酒店。

 

谭仕业

文章写的风格很明显是香港壹周刊的风格,所以满满的八卦感,真假三七开。还扯出北京厨房的古志辉师傅,认为他是挖墙脚的中间人,写得比较负面。

 

古志辉

我刚从可靠渠道了解到,其实是三星大厨谭师傅早就确定要离开上海唐阁(个人觉得待遇和工作环境都可明显改善,同时可以锁定三星大厨身份,对职业生涯很有帮助)。

只是去向有几个选择。古师傅和谭师傅是老相识,宝格丽从古师傅那里认识了谭师傅,仅此而已,毕竟古师傅算是明星大厨,社交很多。

不过回过头来说,美食界明星大厨传传八卦,倒是有助于被关注,只要不是大黑,挺好!

南澳葡萄酒之旅(下)-阿德莱德山区和麦克拉伦谷

图文/陆江(Maxime LU)

离开了伊顿谷(Eden Valley),下一站是南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两个葡萄酒产区

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

午餐在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的颇具口碑的餐厅The Lane尝试了餐酒搭配,这是我第二次来吃的餐厅,出品依旧值得推荐。餐厅还有单独的wine bar区域,适合小酌休闲。露台,落地窗,外眺是成片的葡萄园和山丘,得天独厚。还偶遇一只闲适的大狗,一副“别打扰我”的架势。

入住精品酒店Mount Lofty House,这是位于Mount Lofty山脊的酒店,我住的房间能俯瞰超美的山谷,据说这里是本区最好的观景点之一。晚上和当地食品和旅游届的代表一起交流,没想到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有那么多农业特产和旅游资源。晚上重头戏就是品鉴当地屡获国际大奖的奶酪工坊的产品,是个惊喜,尤其是一款柠檬风味,有真蚂蚁的奶酪,有着去腻的酸度和奶酪细腻柔滑的质地,还有独特风味带来的复杂口感,有趣的尝试,这款据说就是国际大奖获奖奶酪。搭配奶酪的坚果无花果糖是我的所爱,可惜行程太紧没机会买些带回国。

 

晚宴中当地实力不弱的白葡萄酒Hahndorf Hill Gruner Veltliner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

一早出发,路上难得偶遇生性极懒的考拉在爬树,憨态可掬。

最后一站就是出产了颇多收藏级葡萄酒的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在我自己收藏的澳洲酒中,本产区的酒能占到一半,主力品种还是西拉子。

首先到达Beresford wines,酒庄有窗明几净、简洁风的Cellar door。河对岸的酒庄艺术中心,是具备奢华接待能力的精品酒店。套间有一个卧室,一个衣帽间,一个大卫生间,还可以自己料理美食,一套一晚1500澳币;另一套有三个卧室,一个洗手间,一个厨房,也是1500澳币。装饰画是真的艺术作品。两个套间包下来,差不多就是整个楼。不过酒庄说要包楼有另一个价格。否则还会有游客来看楼里公共空间的艺术品展示(不会进套房内)。

酒庄的酒做得蛮有特点,歌海娜细腻,果味充沛,单宁质地有点黑皮诺的感觉,赤霞珠和西拉都是细致经典风格,整体有点冷气候特点,酸度据介绍来自于自然积累(没有调酸)。

另一家Primo Estate, 因为庄主家族是意大利裔,整个酒庄充满意大利元素,包括背景音乐。品鉴了用Colombard做的起泡酒,用赤霞珠梅洛做的Amarone风格的酒。酒庄还有上好清新微辣的橄榄油,自产葡萄陈醋,三个月陈的奶酪Grand padano,这些也是我喜欢的。

中午,到了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名庄D’Arenberg,庄主是酒庄第四代,全名Chester Osborn,以各类“Crazy”的行为或言语著称。在中国推广时,我们常见他舞动一支吓人的“Dead Arm”,几年前在香港的葡萄酒国际盛会中“一脱成名”。酒庄的酒真心品质不错,价格也合理,国内在葡道有售。这次他带我们看了已基本成型的集品酒室,餐厅,培训等接待功能一身的新Cellar-door。像个大魔方,据他介绍完全来自于他的灵感。

午餐Chester的父亲、老庄主 d’Arry Osborn坐我旁边,因为他腿脚不太灵便,走路支拐杖,,明显上年纪了,不过他记忆不错,聊着聊着也挺嗨,很有激情的一位,不过他对儿子造新楼还是觉得有点太能花钱。

酒庄代表作Deadarm 2013,集中的酒体,结构完整。200多澳币价格的两款:The Old Bloke & The Three young blondes 2011和The Athazagoraphobic cat 2011,都是饱满集中庞大的大酒范儿。D’Arenberg的餐厅依旧是南澳的著名餐厅,实力不弱。厨师估计看有华人,比较好玩的在主菜里加了个肉包子……“诚意已感受,口感还是回国再吃比较靠谱。”

 

 

至此南澳的旅程结束,在墨尔本转机的数小时,我习惯性地“考察”了墨尔本机场的免税酒,说实话,酒的选品明显主要是针对中国买家,销售基本都是华人,当然奔富的酒必然是主力,只是价格着实一般,不如国内一些大电商的促销价。不过亮点是郭德纲同志的“DEYUN”品牌,维州出品,28澳币,挺醒目。

 

南澳葡萄酒之旅(中)-克莱尔谷、巴洛萨谷和伊顿谷

图文:陆江(Maxime LU)

离开了库纳瓦拉(Coonawarra)葡萄酒产区,搭商务小飞机继续行程,下面是南澳大利亚的克莱尔谷(Clare Valley)、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和伊顿谷(Eden Valley)三个葡萄酒产区。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是雷司令和赤霞珠等都有不弱表现的南澳葡萄酒产区。

直奔酒庄Paulett Wines,一组餐配酒,准备得很有心。清新果味的雷司令与“泰菜”元素,2009陈年雷司令和芦笋橄榄虾,用圆润包裹高酸的本地实力塞美容和鹅肝,经典风格赤霞珠和猪肉“脯”,西拉和辛香肉类。除了最后一道香料过重,搭配值得商榷外,其它都效果不错,酒的整体实力也是相当不错,其中惊喜的是赛美容。

第二家酒庄是Pikes Wines,品鉴的几款酒做得中规中矩,不过他家的精酿啤酒坊,很惊艳,相信会是国内精酿爱好者值得访问的一家。酒庄还有小型艺术品展示,作品基本是当地艺术家,作品里不少都是很本地的元素,展品可以出售。

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

终于明白富人为啥要用私人飞机,这玩意是有效率。这次的南澳葡萄酒之旅,因为要把主力产区基本都走到,在短时间内的最佳解决方案就是这商务小飞机。今天从阿德莱德到库纳瓦拉(Coonawarra),又到克莱尔谷(Clare Valley),经过20分钟航程到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这效率!

 

傍晚我已经出现在Barossa Valley的传奇酒庄Seppeltsfield的品酒晚宴上。这家酒庄我在国内已有部分了解,当时在葡道试到1880年份的Tawny波特风格的老酒,难忘的经历。没想到酒庄还出产很棒的干型Amontillado雪莉风格酒,晚宴佐餐干红的品种居然是源自意大利南部的Aglianico。酒庄也蛮有诚意带我们去酒窖,从1916年份的桶里取出些百年老Tawny (波特风格)。我品着1916年份,看着一桶桶的年份酒,从1878年到最新年份,有点奇妙,酷爱加强酒的我,心里暗暗定了个小目标……和1878年份的那桶合照一下,希望有机会试到。

记录一下百岁酒:Seppeltsfield 1916,甘草,陈皮,香料,太妃糖,复杂浓郁,入口倒并不似蜂蜜般粘稠,酸度高,很有活力,集中且富有层次,回味很长。

 

是夜,回房,这是家定位奢华的酒店,The Louise,细节、陈设都是奢却不失雅致。每套房间,有个惬意的小院;房间内灯光控制很人性化;淋浴间就有室内和室外各一;好玩的事,浴缸居然有个小黄鸭。嗯,一天三地五家酒庄,需要好好充电一晚。

早餐和袋鼠一起在森林里享用,这次南澳之行还真是有独特体验。一早来到Kaiserstuhl Conservation  Park ,穿过丛林到了早餐地,路上见了好几家袋鼠,有的袋鼠宝宝还在大袋鼠的口袋里。树桩是桌子,喝着热茶,吃着The Louise酒店为我们准备的营养早餐,有些寒意,不过在自然中真能放松心情。 餐毕,骑着炫酷摩托去酒庄……可惜好车被我这形象搞得像卖白菜的农民大叔。

到了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的实力名庄Hentley farm ,2015年度James Halliday评的年度酒庄。参观葡萄园,葡萄藤上有不少蜗牛,这是澳洲不少产区需要防治的问题,蜗牛会直接影响产量。跟着女酿酒师到酒窖品鉴尚在桶内培养的新酒,虽然有些封闭,不过通过果味、单宁质地、酸度、平衡感和集中度等不同要素已能反映出桶内酒的品质和潜力。本酒庄的西拉子,具有相当不错的实力。

 

特别要提的是他家餐厅有上佳环境视野,大厨实力不弱,试了几道小食和配酒组合,搭得不错,尤其是用到百香果汁的南澳柯芬湾(Coffin Bay)生蚝,个小,鲜美爽脆的口感,和雷司令搭配相当出彩,点睛的百香果汁是生蚝和雷司令的口感融合纽带。

 

伊顿谷(Eden Valley)

下一站是南澳伊顿谷(Eden Valley)的澳洲精品酒巨擘翰斯科(Henschke),作为澳大利亚最顶尖的酒庄之一,酒庄的压轴酒Hill of Grace价格昂贵,新年份也常要600-700澳币。今天由酒庄家族第六代Johann Henschke为大家介绍葡萄园。进入酒庄最宝贵的世纪老藤葡萄园前,要消毒鞋底,防止带入根瘤蚜虫,酒庄有一小片超过一百五十年的老藤。完全不灌溉,葡萄园内有大风扇防霜冻。葡萄园打理遵循生物动力法的原则。

酿酒单元的参观和品酒部分则是由现任庄主、酒庄第五代Stephen Henschke亲自讲解,酒庄依旧使用传统的水泥槽发酵,他还解释了从2004年份开始用玻璃塞的大致想法。最后他引导品鉴了包括Hill of Grace在内的6款本庄佳酿。Hill of Grace 2010展现出极高的水准,醒酒器4小时后,黑色水果,西方香料,果味充沛主导,干净,重酒体,柔滑,入口微甘,单宁强成熟很细致,完整结构,骨架庞大,清晰展现出集中优雅的口感,酸度活跃,回味很长。

文字未完待续,预告: 南澳葡萄酒之旅(下)- 阿德莱德山区和麦克拉伦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