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午夜的自带酒盲品乱局

昨晚上又是我们酒圈老熟人的自带酒盲品局。

 

小鱼带的coulee  de serrant  2000,因为氧化程度我感觉是90年代,可惜他家的酒我试得少且都是新年分,猜对信息很少,不过倒是让我多了经历和风格记忆。

一大王的酒,我能觉得是雷司令,2000-2005年份之间(因为酸度没有那么高,我纠结于2003和2005),Spatlese/Auslese,VDP,中上水准生产商等。最后结果是Mosel的2005雷司令,VDP名庄Schless Lieser spatlese  juffer  Sonnuhr 2005。

我带了1982 rioja gran reserva,今天状态表现不错,陈年带来的气息,单宁中弱,集中柔滑,结构完整,比上次喝的那瓶表现好很多。

削汉的酒,我因为以为都是老酒,所以努力的往勃艮第老年份靠,很多纠结,最后才发现我用错力了,单宁厚实成熟略粉状,偏粗强,集中度不错,中上水准。揭晓原来是louis jadot 的Corton 2012。

翔大师的酒也是很明显勃艮第,有些陈年特质的中年阶段,我感觉是90年代,集中度有提升空间,单宁依旧偏强,稍粗,回味中等,我开始赞同削汉的判断Volnay,不过大师提示还是在北边,我就押注在Morey Saint  Denis村一级园,九十年代相对弱年。结果是Nicolas Potel  的Clos de  la Roche 1992

铃铛的酒,开始有同学猜波尔多或rioja,我因为单宁质地,酒体,香气,略混浊,感觉是barolo,集中度不错,陈年的进度来看是1980左右的年份,中上水准的barolo生产商。结果是Massolino Giuseppe的barolo   1969,没想到那么有活力。

Rug 餐厅王府中环店,两个直直的直女,定了一堆超硬的菜,和披萨,甜品,出品品质倒是完全对得起人均300多的价格。靠谱!

酒局结束回家,我骑电驴滑板车……悲催,到离家近3公里处,没电了,戴口罩消食徒步回了家,卡路里消退一些,心里有点安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