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行业不适合有大企图心的投资

最近行业内流传着关于某IT巨头的葡萄酒业务要被停掉的各路传言传闻,其实无论结果如何,都挺可以理解的。

其它产业巨头,跨行业投资葡萄酒生意,至今做好的几乎不太有。

完全不是员工不够优秀,其实绝大多数资本是带着其他行业的成功经验。始于雄心壮志,觉得葡萄酒行业也能复制其过去的成功,来了就准备三年进前三的目标,对来自葡萄酒行业的逆耳之言往往不容易接受。

然后经历初期的存量资源带来的虚假繁荣,可很快就被葡萄酒行业的现实按地摩擦……试图开拓……挫败……再尝试努力……再挫败……逐渐困惑……默默地……或是退出,或是一直不瘟不火地活着。

可资本是不允许有很长的等待时间,没有回报,自然壮士断腕。然后就一地鸡毛,成为一个完整的新投资失利的案例。

葡萄酒行业很小,市场很散,很难形成巨商寡头,进口葡萄酒费劲巴拉做到顶尖大商,一年也就10亿上下销售额,回报也不高。

其实从零开始的话,做到五千万,乃至亿元规模,就会有很大瓶颈,而且增速不会是爆发式增长,进口葡萄酒行业真心不适合有更大企图心的资本来介入,当然为了情怀,为了Bigger,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要觉得你有才华能有革命性的突破,葡萄酒行业其实并不少有魄力,有才华,脑洞大的人,可不能脱离行业的市场规模和产品属性现状。

想起十几年前,去某个国字头大集团总部,听了他们想跨界做进口酒生意的期望值,给他们泼了一天冷水,让他们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们想三年做到前三,我说很难,他们说那就买下行业领头羊,那时最大的是ASC,现场评估价格,可听到领头羊一年的销售额,他们就傻了:“那么低的金额,集团里还真没那么小的生意”。最终还是决定放弃。

如果为情怀,就当个葡萄酒殷实消费者,或者小规模做点玩票生意就好,真要作为投资还是在自己熟悉领域发展赚钱,这样其实心情会更愉悦,结果也会更好。

2019年份波尔多期酒买吗?

图文:陆江

最近随着酒庄陆续出价,2019年份波尔多期酒售卖又开始了。

有朋友来问波尔多期酒要不要买,期酒投资今年有没有意义。

我给的回复是:泛泛而言,意义不是太大。

最近两年波尔多精品酒走势疲软,除极个别酒庄酒(像这几天已发布的Lafleur之类传统低出价酒)还有点赚钱效应,绝大部分都很难赚钱。

再加上中美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波尔多精品酒市场,都遇到经济方面的困难,贸易战,新冠疫情,尽管刺激经济政策出来不少,不过预计未来一两年里经济恢复也没那么顺利。所以在未来一两年内,波尔多精品葡萄酒国际市场转好的几率不高。

如果是投资,意义不是很大,如果单纯喜欢某些酒庄和这年份的打分酒评表现,从收藏角度,不苛求盈利增值的话可以买下。

当然如果要买,需要特别看准购买渠道,这几年倒掉和半死不活的国内外葡萄酒企业也不少。

我上周遇到一位酒友,前几年通过国内一家规模不小的电商酒企买了期酒,价格不错,可现在,按约定应该在香港交货,可始终联系不上电商的工作人员。

当然如果是酒商,能拿到最一手价格,还是有几率买到,能跑赢在国内投资增值幅度的少数波尔多期酒品种(像以往经验Lafite,Lafleur之类第一批配额第一手出酒庄价),毕竟现在才刚刚有小部分酒庄在出价。

可老实说,极少数潜力好、能赚钱的品种,配额也不多,大家都在抢, 作为投资,标的数量不多……我们普通消费者还是算了,不值当为一点标的去绞尽脑汁。当然价格不太敏感的收藏者还可以为之,只要价格到位,肯定有卖的分销商。

对了,中美摩擦加剧,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疲弱供需对价格的影响等,都会影响是否能实现合理收益。

我个人不买了,我倾向于需要时,直接购买现货市场类似水准年份,可以适饮的波尔多精品酒。看最近已发布的部分期酒价格水准,考虑到几年的机会成本,我买现货价格也是合适的。

和Huon Hooke,聊自然酒,酒评打分,澳洲酒风格变化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在一个月前,参加Decanter在上海举办的“2019醇鉴上海美酒相遇之旅”,活动期间我采访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大师班的主讲人、澳大利亚著名酒评人Huon Hooke先生。和他聊了一些感兴趣的话题,国际酒评人打分中的争议话题,澳大利亚葡萄酒最新风格的变化,还涉及热门的自然酒话题。

2019醇鉴上海美酒相遇之旅澳大利亚展厅

1.我看您大师班主题是关于澳大利亚葡萄酒风格,您每年在很多葡萄酒大赛做评委,能否简单概括一下澳大利亚葡萄酒最近几年有什么发展趋势?风格变化?什么原因推动这些趋势变化?

Huon Hooke:确实是,这些年葡萄酒的风格变化蛮大的,更多地倾向于酒体比较轻盈,香气比较充沛,不需要在橡木桶里培养过多时间,不会过度萃取,是在年轻的时候就适合饮用的葡萄酒。

很多葡萄品种受到黑皮诺的影响。因为黑皮诺比较清新,果味芬芳,口味轻浅,无需陈年,年轻时就可享用,它的成功让更多人开始接纳这个风格的品种。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是歌海娜,因为黑皮诺的成功,歌海娜现在做的风格也更加倾向于类似黑皮诺,偏冷凉气候的黑皮诺的风格。所以这个可能是变化的最明显的方向。甚至现在的赤霞珠做的也趋向于这样的风格,单宁也在减少,也不需要长时间窖藏,也相对比较轻盈。

Huon Hooke:关于风格转变的原因,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风土。原来虽然一直也在说风土,可事实上却用了很多手段去影响风土表现,如用橡木桶、加单宁、加其它物质等手段,导致对风味的控制比较强。现在则越来越多的人在减少橡木桶,以及其它物质对风土的影响,以便更好展现产区风土本来的面貌。

另外一个原因是这几年使用一些新的葡萄品种,以前更多是法国的国际品种,现在越来越多采用意大利,西班牙,还有葡萄牙等相对比较干燥和偏热的产区的一些品种,尤其意大利南部,它比较热,那边的品种很适合澳大利亚这边干热气候的产区。用这些品种要展现它们本身的品种特质和当地风土,如果还是和原来一样采用较多橡木桶,添加一些物质的话,出来的结果会和原来差不多,没有那么多的不同和变化。所以需要减少干扰,让这些新品种表达自己的特质,在新的风土产区,产生新的风格。

2.您作为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酒评人之一,您打分评价一款酒时会盲品吗? 选择盲品或者不盲品,您的理由是?

Huon Hooke:如果可以,一般会尽量盲品,但并不是所有的场合都有条件盲品,所以根据现场情况来定。

3.有消费者觉得澳大利亚给酒打分容易偏高,您觉得如何?

Huon Hooke:打分一般用百分制,可能不同的酒评人给出的分不太一样,因为不同酒评人目的、看重的点不同,所以得到的分数可能也不同。更重要的是它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举例如果一款酒打分一直是稳定在93~97分之间,是没什么问题的。很多英国的消费者会认为澳大利亚的评分都很高,他们也会觉得美国的评分会比英国高很多,其实实质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

评分的系统更重要的并不是具体多少分,这只是给你一个大概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对酒的描述。

4.您打分评价时会有统一标准?还是会根据具体场合具体情况来用不同标准打分?

Huon Hooke:我打分评价时是采用统一标准。同款酒,如果根据具体情况以不同标准来打分,这个是不合适的。实际上给消费者传达的信息应该是很明确的。如果同一款酒用不同标准来打分,它会让消费者非常混淆困惑,没办法确定这个酒是好还是不好,也无法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评分会比较高。

就比如说,对于一个新兴的产区来说,做的酒其实是一般的,因为要鼓励他们,要把这个分打高一点。首先消费者可能就无法接受这样的操作,另一方面,酒评人其实他自己也会混淆,到底好还是不好。同时对这些酒的生产商来说,他看到这个酒评人打的分数很高,就会误会已经做得很好了,实际上不是,他们应该努力做得更好。这种不同标准打分的做法其实是不合适的。

5.对于中国消费者,在购买澳大利亚葡萄酒时,除参考The Real Review和您的打分外,您也会建议参考哪些酒评人或机构给的打分?

Huon Hooke:建议消费者看酒评人的分数时,选择一个自己信任的和认同的人会更重要。除我们外,可以参考像澳洲排名第一的酒评人James Halliday, 我们可能算第二吧。最重要的是不要听酒商赞助的酒评人的意见,因为那个就不太公正了(编者按:这条特别重要,那些和酒商紧密捆绑的国际酒评人,已是纯粹商人,失去独立性,的确不值得信任)。

6.现阶段澳大利亚葡萄酒经过努力获得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澳大利亚酒业巨头(TWE,Accolade Wine,Woolworth等)也在中国市场发力,有些收获不错,有些进展一般,也有跃跃欲试,您对这现象怎么看?从您的角度来说,中国市场现阶段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Huon Hooke:市场方面我不是专家,当然对澳大利亚来说,亚洲市场很重要,中国市场肯定是更重要的。中国市场是他们最大的市场,是货值最大的,领先第二第三名已经很多了。对他来说,更高兴的是中国的消费者更多地注重品质,更多地愿意吃饭的时候享受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并且愿意喜欢这样的葡萄酒,这可能更重要。

挑战其实有很多,税率的问题,汇率的问题,贸易壁垒,他们都不可控的。对于澳大利亚的酒商来说,和中国做贸易,和与英国做贸易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需要花更多时间去学习去了解。

7.您对自然酒有什么样的观点和看法?

Huon Hooke: 自然酒有好有坏,好的自然酒确实能更好地表达风土,那些坏的自然酒就展示出酿酒时的错误。

我觉得更有意思的事情,是现在自然酒引发的现象,好像大家更关注这个自然酒是不是以自然的方式酿出来,而不太关注这个酒是不是好喝。更多注重过程,不太关注结果。

另一个角度,自然酒是好事情,酿酒师开始考虑做这个酒的时候是不是需要加酸,是不是需要要橡木桶,更多考虑酿酒的可持续性,以及考虑表达葡萄园的风土,这其实是一个好的方向。

葡萄酒评委的一天,2019法国南部最佳50葡萄酒评选大赛实录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大前天,我刚结束一场轻松欢快的葡萄酒大赛的评委工作。就是一年一度的法国南部最佳50葡萄酒评选大赛,在本周一(2019年12月9日)结束评选,周二在上海新天地朗廷酒店举办的本次大赛的媒体发布会上,入选的结果已正式公布(本文末附完全名单),当天还有入选酒品鉴酒展。

简单介绍一下法国南部最佳50葡萄酒评选大赛,和它的规则流程。

大赛由法国南部奥克塔尼大区组织,是针对在中国市场所有在售法国南部葡萄酒的一场地区性专业葡萄酒评选比赛,大赛由伦敦的Top100比赛引进而来,自2015年首次在中国登陆,并连续五年成功地举办。

大赛评选共需一天,人员由两位评委联席主席以及15名评委组成,15名评委分成A、B、C、D、E五组,每组3位评委,在上午品鉴若干组葡萄酒,从中选出“YES”、“MAYBE”、“NO”酒款。而两位评委主席上午会把获得“MAYBE”和”NO“酒款重新品鉴,以免优质酒被漏选,从中选出有资格进入“YES”组的酒款。经过上午第一轮的品鉴,进入“YES”组酒款会在下午重新被所有评委再次品评,角逐该年度的法南TOP50葡萄酒名额。为了保证大赛公正性,整场比赛的品鉴过程都是盲品。

这次的评委有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的具有多年葡萄酒品鉴经验的业内人士,以及一位来自法南的专业侍酒师。两位评委主席是常驻法南的Matthew Stubbs MW和常驻香港的吕杨 MS。

周一我和其他几位上海以外的评委搭组织方安排的车辆,来到新搬的法南奥克塔尼大区之家,在一个位置极佳的文创区域,环境很好。远远就看到法南和TOP 50评选大赛的标志物和图案。

Catherine MACHABERT女士(法国南部亚洲区葡萄酒负责人)、刘逸然女士(法南奥克塔尼大区之家主任)和本届大赛的评委主席Matthew Stubbs MW、吕杨 MS先后致辞,还有规则讲述。

插一句话说,我蛮喜欢给这个大赛当评委,首先只是评选选拔,无需写酒评词,所以整个评选工作对我来说是比较轻松的。而且我个人本身对法南的葡萄酒就很感兴趣,尤其是我曾走访过法国南部地区的一些产区,那里的美食美酒美景令人难忘,酒的丰富多样,品质藏龙卧虎,总能找到一些颇具水准,可价格却相当合算的酒款。一直还惦记着要再去那里度假,淘酒。这次大赛令我惊喜的是,居然有些有趣的冷门偏门酒种,也来参赛,没想到在大陆有售。

三位一组,我看分组单:郭莹、吴书仙、陆江。

哈!都是熟人,也都有评委经验,不错。

我们每位十个酒杯,两排。因为这个大赛所需的结果和其他大赛不同, 其它大赛是打分写酒评词,这里只需判断酒款三个选项:符合要求YES,要被踢掉NO,纠结Maybe,所以我们组商讨决定是品完一轮再一款款交流,不过很快发现这个模式效率比较低,因为我们无法记住一轮(8-10款)中每款的精确判断,所以时不时要重新品鉴其中某些款,这样就变相加多了品鉴次数。而且速度很重要,我们要在一个上午完成8轮70多款酒的品鉴判断。我们于是决定调整,改为每品一款就直接沟通决定。速度效率立刻提升上去,而且因为刚品鉴完立刻讨论,酒的特点能精准把握和沟通,也提高判断的准确性。

上午70多款酒完成后,整体感觉,我们组有两三轮酒是白葡萄酒和桃红,其中都遇到些水准不错的,甚至有蛮优雅细致品质相当不错的,所以给YES的数量也不少。红葡萄酒则明显参差不齐,经常一轮才有一个YES,有少量是明显保存的问题,有明显氧化煮蔬菜味道,也有比较重的Bret或TCA木塞味,也有不干净的,也有很重VA,也有酒体偏薄,却用橡木片萃取了过强单宁导致失衡。当然TCA和氧化问题的酒我们也会换上备瓶,尽力公平对待每一款酒。

我本以为这一届的红葡萄酒整体有点弱,后来和别组交流才知道,有几组红葡萄酒水准不错,看来是我们运气问题,哈哈。

我趁午饭前还有时间,还试了隔壁评委组的酒样,有我个人喜欢的自然甜酒和雅文邑:自然甜酒VDN,在我试的一轮里只有两款一般,其它水准不错;雅文邑Armagnac我试的几款,也是除个别款稍逊,整体较好。可惜最后名单里这些不错的白葡萄酒,桃红,自然甜酒,雅文邑等,因为名额有限,有些好货色也被迫被筛掉了,能入列Top 50,是优选之优选。

午餐时间是放松的时间,聚餐后大家聊着各类正经不正经的话题,我似乎还是钟情于八卦,可这张图,笑得太嗨,我已经忘了当时和马老师在聊啥。

下午只需要品鉴其它组选出的YES酒款,很快一个多小时我们就解决战斗,也许我们组要求比较严格,又筛掉了一部分,我们给评委会主席们加了些工作量。

大功告成,下午不到4点,各组陆续完成品鉴,相互告别,回家或是回宾馆休息。听组织方小姐姐们说,评委会主席们要把所有No,Maybe都要评判一次,品鉴量不小,估算要品鉴300款左右,能力有多大,责任有多大,后来才知道他们一直工作到晚上7、8点。看看主席们品酒的英姿,吕杨MS的举杯望天品酒法,来,学习一下,哈哈。

晚上聚餐的餐厅开始我还有点担心,点评上说是本帮菜,可主打菜有鲁菜,江浙菜,粤菜,所幸最后出品还是过得去。

第二天下午就在我们住的上海新天地朗廷酒店,举办了本次大赛的媒体发布会,神一般的法南团队小姐姐们愣是一个通宵,把结果名单都整理配图配数据,都印好成册。致敬,这无出其右的法南速度!

出席发布会的嘉宾有Jean-Marc DESSAPT先生(法国南部奥克塔尼大区国际项目-市场投资负责人/法国南部奥塔尼大区海外之家负责人)、Catherine MACHABERT女士(法国南部亚洲区葡萄酒负责人)、刘逸然女士(法南奥克塔尼大区之家主任)、David ROLLAND先生(法国驻华大使馆商务投资处商务部农业、食品参赞)。

同时还有本届大赛的评委主席Matthew Stubbs MW、吕杨 MS,评委郭莹、马会勤、吴书仙、陈翔宇、刘慧、刘灵伶、亓闻、陆江、Baptiste Ross Bonneau,以及关注法国南部的业内人士和媒体。

最后入选酒品鉴酒展,我拍了几张照片,因为航班原因直奔机场,期待明年再见!

今年共有55款酒入围“2019法国南部最佳50葡萄酒”,分别由37款红葡萄酒、9款白葡萄酒、1款桃红葡萄酒、1款起泡酒、5款天然甜葡萄酒、2款雅文邑组成。

其中的1款起泡酒,1款白葡萄酒,2款红葡萄酒、1款天然甜葡萄酒获得了“优中之优”大奖!

以下是获奖酒名单(点开可看大图):

作者:陆江,葡萄酒在线主编,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等国内外酒类竞赛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