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Terre Nere庄主Marco de Grazia

自从2013年去意大利南部,集中试过一批西西里岛埃特纳(Etna)火山产区的酒,我从那时候对这个活火山产区开始感兴趣。后来在海外酒商、酒屋或是国际拍卖场上遇到高水准的埃特纳(Etna)产区的酒,我都会尽量搜来品鉴。其中Terre Nere酒庄(Tenuta delle Terre Nere)是我在埃特纳(Etna)产区最喜欢的酒庄之一。

2018年1月Terre Nere酒庄的中国大陆合作伙伴桃乐丝中国(Torres China)邀请了庄主Marco de Grazia 来华访问,我有幸给庄主做了场采访。

 

关于庄主本人:

陆江:您是怎样对葡萄酒产生兴趣呢?

Marco de Grazia(下面简称Marco)  :我喜欢葡萄酒。50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生活在意大利文化名城佛罗伦萨,这个城市也被葡萄园所包围,谁家里有一片葡萄园或者农场,或者在郊区买片地种葡萄都是很平常的事。我一个好朋友家里有一片葡萄园,我经常过去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葡萄酒的热情越来越浓厚。我很幸运,时常会有朋友拿着珍稀的酒款和老年份与我们一起分享。主要还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喝的起酒。那时装瓶销售的生产商不多,而瓶装葡萄酒价格定的很便宜,甚至像Sassicaia(西施佳雅)第一个年份在酒类专卖店只卖,相当于今天的1.5欧。我的意思,即使你没那么富有,也能享受得起很多酒。1977年我搬到了Chianti的中心位置,没事就去酒庄里逛逛喝喝聊聊。

陆江:后来您为什么会从事葡萄酒这个行业,并建立自己的酒庄?

Marco:后来去巴黎上学,在那里还认识了Steven Spurrier,学业结束后,我前往加州的伯克利大学求学,依旧是比较文学专业。在那里我又结识了许多好酒之人,其中一位是一名酒商,对意大利葡萄酒很感兴趣,建议我返回意大利做酒商,于是我成了他意大利葡萄酒的供货商,就这样正式走进了葡萄酒行业。2001年我买下了埃特纳Etna火山上的葡萄园,并于2002年开始耕种。

陆江:您刚才提到在巴黎学习期间还认识了Steven Spurrier,那时他应该还是酒商吧?

Marco:对,在巴黎,他那时还是酒商,因为1976年的“巴黎品评”,很多人认识他。那时候我们并不经常见面,不过至少一年一次,和许多老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当然现在我们见面机会更多。

陆江:您在大学时学过哪些专业

Marco:我的专业是比较文学,古希腊哲学和戏剧方向。上过两所大学,一个是设在巴黎的美国学校,后来又去了巴黎索邦大学学习。

陆江:我看有些文字记录里提到,您是最早出口巴罗洛Barolo到国外的人之一,您从哪年开始销售巴罗洛葡萄酒?

Marco:1980年,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成立了自己的葡萄酒公司。

 

关于埃特纳(Etna)产区和Nerello Mascalese葡萄品种

陆江:我听说您除了喜欢巴罗洛外,也很喜欢法国勃艮第的葡萄酒,您是否可以从您的角度比较一下勃艮第和埃特纳之间的差异?

Marco:我的确喜欢勃艮第的酒,无论它们正年轻,还是陈年一些时间,或是老酒。如果将埃特纳与勃艮第相比,拿个年轻的来说,比如2015年份,我们的酒表现更好,等到5年、10年后,勃艮第就追上来了,或许会更胜一筹。年轻时的埃特纳,就已经能很好的绽放出迷人特质,能感受到它的复杂度,它的美好是能立刻展现给你,而绝大部分的精品葡萄酒,年轻时都会非常害羞,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渐渐绽放。

陆江:2013年在意大利南部做评委时,西西里产区专家Bill Nesto MW和我说,埃特纳的Nerello Mascalese兼备了黑皮诺和Nebbiolo的特点,会是未来之星

Marco:我必须强调一下,不是Nerello Mascalese了不起,而是我们埃特纳(Etna)产区的Nerello Mascalese了不起。别的产区也有试着种植,表现十分庸碌。埃特纳火山区是个非常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些酒,包括白葡萄酒,喝起来并不像南部意大利气候下产出的葡萄酒。如果你喝到我们的桃红,那也是我们的骄傲,我认为它的品质足可以跻身全球前十。有一次晚宴上,我们拿出自己的桃红,大家都很喜欢,餐厅经理喝到后甚至直接就下了订单。

陆江:听说在埃特纳没有嫁接过的百年老藤,还有少量能留到现在,也得益于火山灰土壤,根瘤蚜虫不易存活,这个说法对吗?

Marco:不是,根瘤蚜虫还是会蔓延到火山灰土壤的葡萄园,所以现在基本都用嫁接苗,当然嫁接也不仅仅为了根瘤蚜虫。另外老藤的稀少和人为也有紧密关联,这里最初行距和间距都是1.2米,后来为了方便机械操作,结果间隔着都要拔掉一行从而使行距之间变为2.4米,这样就损失了不少老藤。

陆江:一些文章提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埃特纳(Etna火山海拔900米以上的斜坡种葡萄,超出DOC的范围,据说品质也有不错的

Marco:我们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Etna斜坡上也有葡萄园的,Guardiola。但是根据经验,海拔到这个高度时,气温太低,葡萄不能达到充分的成熟,做不出精品酒,能做出一些易饮的餐酒,顺便解决一下当地贫困居民的就业问题。十年之中大概只有三年能得到让人满意的成熟度,其他年份则都不太稳定。现在有许多生产商,有影响力的大公司盯上了这里,以低价买下了Etna山坡上特别高的位置。因为这些区域已经不在Etna DOC范围之内了,所以他们施加影响力,想把自己所拥有的区域被圈进去DOC里去,然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然就不会有Chianti和 Chianti Classico的分别了。

陆江:埃特纳(Etna的传统风格是?

Marco:过去Etna的酒没什么知道,只有当地人喝,也喝不了多少。我来这个地方的时候,这里只有四个世代以酿酒为生的生产商。很少瓶装酒,成桶卖,外面的人也没怎么听说过。之后有一批酿酒师注意到了这里,试着在这里做一些高品质的葡萄酒,但是市场反馈并不好。但无论如何,我来到这里,迅速的爱上这个地方,并建立了自己的酒庄。一半美国人一半托斯卡纳人的Andrea Franchetti,还有打破常规的有趣的Frank Cornelissen,我们三个基本是同时来到了这个地方,都是在Etna的北部,各自选择了自己的方式,诠释Etna的风土,努力让Etna为意大利,为整个世界所知。

陆江:所以你们三个人相当于是Etna的先驱者了?

Marco:算是吧。不同的地方是,我更传统一些,因为只有我的酒是Etna火山区DOC的。他们不做Etna DOC,至于酒标上被标IGT还是什么他们也不介意。Andrea Franchetti率先开辟了单一园这个概念,现在很多人模仿他了,不过他至今仍然以非Etna主流的葡萄品种为主,不做DOC。至于Frank Cornelissen,在我这次出差之前,午餐时他跟我提到,2016年将是他第一个开始做Etna DOC的年份。所以,如我所说,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和方式,但都同样努力做到各自的极致。

陆江:所以Etna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试验性产区?

Marco:不,我认为Etna已经是西西里最出色的产区。西西里有实力的,年产百万瓶的葡萄酒公司感受到了这片土地上的商机,比如Donnafugata等,都扎堆来Etna山区买葡萄园。Etna真正的惊艳到了世人。这原因跟勃艮第相同,它出产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但只占世界葡萄酒生产总量非常小的一点点,气候恶劣,想做一瓶好酒出来并不容易。Etna也是如此,所幸大家最后终于看到了它。五六十年前,Etna只有几家世代相传的寒酸的小酒厂,十年前大概有三十家,现在则总共有120个生产商了。不过这些人里80%都不是瓶装销售,而是卖给酒厂的。

陆江:说个题外话,西西里岛这里的人会受到哪里文化的影响比较多些

Marco:关于西西里岛受到文化的影响,14-17世纪间,欧洲的文化核心力量在意大利。到了18世纪晚期,法国文化则成为整个欧洲文化的主流。此后由当时正强大的英国人接手,引领了新的文化趋势。法国人是文艺的,而英国人则更多引导的是一种现代商业文化,它们对西西里的影响是不同的,英国人对西西里人的语言和生活习惯影响很大。而且我想不只是我们,英国人的文化影响了全世界,连同那些糟糕的方面,比如KFC,星巴克,垃圾食物和快餐文化。

 

关于酒庄

陆江:一点你们的Prephylloxera 2008品鉴时给了我一个惊喜2008年份是什么样的年份?

Marco:2008年份很特别,不是我们的常见风格。 2007年,我们在Santo Spirito买下了一片4.5公顷的葡萄园,这片葡萄园的植株稀稀落落,总共加起来的产量不过相当于一般葡萄园0.5公顷的出产。次年,也就是2008年,我们遭遇了一场非常严重的,我将永远不会忘记的雹灾。那一年收成惨淡,14ha 的Calderara园仅做出了4000瓶酒——大约是我们平时一公顷的产量。但是Santo Spirito却有如神助,得到了不错收成,所以2008年是唯一一年Prephylloxera这款酒没有使用Calderara的葡萄,而是用了Santo Spirito的。而且08年之后我们对Santo Spirito园进行了重新管理和栽培。所以08年份是绝版的之作。

陆江:对于常规年份,您认为您的酒庄那个年份是最佳的?

Marco: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是2016年份。到目前为止最好的年份。

陆江:您提到您的桃红葡萄酒品质很好,那在您酒庄的酿造方式是什么

Marco:首先我们不用放血法,酿红葡萄酒时排出一部分汁液顺手做款桃红的放血法,只是把桃红当做副产品。一些人做红葡萄酒浸皮时一定要排出一部分汁液,这样剩下汁液萃取度会更高,得到的酒集中浓郁强劲。谁喜欢这样的酒呢?呵呵,帕克。做好酒不易,但是做一款专门讨好帕克的大酒就容易的多。可你本意并不是想要做桃红,只是想要对排出的果汁进行废物利用。而我们并不是把桃红当做副产品来做的:在夜里对葡萄进行轻柔压榨,在清晨将果汁与果皮进行分离,短暂浸皮12小时左右,然后进入两个不同的容器中进行发酵。此后为了防止酒泥过多接触会进行换桶,依然保持着用两个不同的容器,根据年份不同选择两个容器的大小。发酵周期大约为三周,发酵温度20-21度左右。然后将其中一个容器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我们的桃红,进行苹乳发酵的比例在0-9%之间,有些酿酒师会做100%的MLF,但是我们希望桃红既能保留新鲜馥郁、芬芳可爱的花果香气,又能有一些顺滑油质的口感和更加饱满的酒体,所以选择了这种分别发酵然后混合的酿造方式。

陆江:你们使用Diam塞吗?比例是多少呢?

Marco:对于入门级别,即最佳饮用期在装瓶后五年内的葡萄酒,我们用Diam塞,但对于适饮期超过5年的葡萄酒,我们还是使用常规的高品质的软木塞。近两年我们找到了非常好的软木塞生产商,虽然比别家要贵一些,但是木塞的品质好极了。

陆江:你们没考虑使用螺旋吗?

Marco:我上大学的时候学习古希腊哲学和戏剧,古语里“绅士”这个词是由“美丽”和“美德”组成的,外表之美和道德之美缺一不可。酒也是一样,对我来说,使用螺旋帽是不美的,丑陋的,从外到内都是如此。从技术角度来说螺旋帽是完全可以胜任,我只是因为美的角度,所以排斥它。

因为采访穿插在午餐中,时间有限,还有些准备的问题没有问到,期待下次有机会再和庄主交流。

以爱为名的葡萄酒是什么味道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这是一个雨后的空气和泥土,每一条街道和街边的石椅,蜿蜒的河流和河边的青草,清晨葡萄藤叶片上颤抖的水珠,都氤氲着恋爱气氛的小镇,每一天都有人来这里寻求爱情的祝福,每一个街角的咖啡馆里都有一个心怀爱意的少年在写诗。

这就是Verona(维罗纳)了。 距离威尼斯两小时左右车程,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古老城市。一代文豪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背景就设定在这里,所以它还有个好浪漫的名字:爱之都。

从葡萄酒产区来讲,这里属于意大利东北部的Valpolicella地区。有果味芬芳,没有太多负担,愉快,温柔的Ripasso。有极致甜蜜浓郁到像一个童话的Recioto。还有名满天下,粉丝无数的Amarone,厚厚的黑巧甚至还有一些朗姆的香气,入口复杂,浓缩强壮,却让你愉悦地跪求被征服而不是咬牙抵抗。

Pasqua Vigneti e Cantine,是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一家极具浪漫气质的酒庄,历史可追溯至1925年,至今已历三代。他们于六十年代开拓了海外市场,八十年代建立了农业技术研究中心,进入两千年之后,斥巨资在San Felice新建了占地约两万平米的新总部和酒厂,从酿造过程中的破碎、发酵到化验室的成分分析和新品培育,所使用到的机器都是机器中的劳斯莱斯。2016年,Pasqua的全球总营业额为4800万欧元,其中中国市场增长了77%。

是的,他们是带游客参观时伸手一指“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我们家葡萄园”的土豪,让人非常想跟他们做朋友。拥有葡萄园300ha,年产可达1500万瓶,出口53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占总产量的90%。但可喜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产量大而忽视品质。和精品小酒庄一样,每一瓶酒都是自己的孩子,酿酒师为了每一瓶酒的口感、风格和特质,可以认真地跟你讨论上几天几夜。他们还是浪漫到骨子里的,为新酒11 Minutes建立了一间完全用镜面和228个粉色酒瓶装饰起来的梦幻展示厅,把它当做封存在酒窖里的时间胶囊。

11 Minutes
11 Minute,这款桃红使用红葡萄品种酿造,但与白葡萄酒酿造方式类似,在发酵前进行轻柔仔细的压榨(不带皮发酵),避免萃取过多的单宁和色素。比之放血法,这种直接压榨之下的桃红葡萄酒有最淡雅的颜色和精致的香气。11分钟指的便是与果皮接触的时间,在这个恰好的时间里萃取到它的精髓。

特别的设计,在正面可以看到瓶后壁的女性图像

Corvina给酒带来夏日夜晚微风里小白花的芬芳,和让人齿颊生津的酸度。 Trebbiano赋予它优雅姿态,是它细致单宁和持久鸢尾、樱桃回味的来源。Syrah带来爆炸的黑樱桃、桑葚的果香和一些异域的香料香气。Carmenère坚实了酒的结构,让它随着时间变化依然保持最美好的样子。

Romeo & Juliet Passione Sentimento Veneto IGT Rosso

前面说过了,Verona是莎翁《罗密欧和朱丽叶》故事背景的发生地。在Verona政府在反反复复对不远万里来朝圣的莎粉们解释了一万次说这是虚构的,是小说,是艺术!我们这里并没有那个朱丽叶之后终于决定顺应民意,揣摩原著的风格实物化了朱丽叶故居,修建了朱丽叶的阳台(罗密欧翻墙偷窥人家闺中大姑娘的地方),以及朱丽叶的雕像。Pasqua的酒标,便是这处故居著名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墙,上面贴满了游客为爱情祈愿的小纸条。

朱丽叶雕像和朱丽叶墙

酒庄这个系列的红葡萄酒选用当地品种Corvina和Croatina,还添加了40%的Merlot,也因此只能被标为IGT。酿造方法模仿Amarone,手工采摘后将葡萄风干直至失去30%的水量,再拿来与新鲜葡萄果汁混合酿酒,也因此表现出比葡萄更集中的浓度和风味。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2%左右的酒液在旧樱桃木桶中熟化了三个月,也因此得到了特别具有表现力和Valpolicella热情芬芳如爱情特质的葡萄酒。漂亮的宝石红色,充满浓郁的樱桃香气,混合一些榛果、木本气息和香料,良好的酸度,整体感觉清新圆润,非常可爱讨喜,宜于配餐的一款酒。

MAI DIRE MAI,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DOCG 2010

最后跳到Amarone,它是意大利东北部Valpolicella的特有酒款,比普通葡萄酒在酿造过程中多出了风干这一步,酒精度不得低于14%,糖分不得高于12g/l. Pasqua的这款Mai Dire Mai,主要酿酒葡萄Corvina(65%)来自于23ha的葡萄园Montevegro,海拔350米的山区,土壤含有丰富矿物。除此之外还有15%的Corvinone、10%Rondinella和10%Oseleta。葡萄经手工采摘之后,木盒风干4个月,冷浸渍3-4天后不锈钢罐发酵40天,24个月法国新橡木桶除陈年(70% 225L桶,30%500L桶)。

我们尝到的这款2010年份,是一款丰富浓郁,集中度非常出色的Amarone。单宁有力度但是细致,口感饱满,并不坚硬,更偏向顺滑柔软的。可以感受到丰富的樱桃、李子、摩卡、黑巧、皮革的香气。让人想起香浓的黑巧克力蘸着新煮的咖啡,回甘悠长,香气带来幸福感。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九)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1. Richebourg, Alain Hudelot-Noellat

夜丘明星Domaine Hudelot Noëllat 1962年由Alain Hudelot在Vougeot建立,而其实整个Hudelot家族在勃艮第与葡萄打交道的历史是可以追溯法国大革命之前的。20世纪70年代Alain与Noëllat家族联姻,酒庄定名,进一步增加了自己的实力和含金量。

酒庄葡萄园面积大约10公顷,拥有位于Richbourg、Romanée-Saint-Vivant 和 Clos de Vougeot的特级园,园内平均树龄超过50年,其中部分葡萄园种植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1920年。Richbourg的这一片特级园约0.28公顷,种植于上世纪50年代,葡萄80%经除梗处理,原生酵母天然发酵,酒液不经澄清或过滤,50%新桶,橡木桶陈16个月,出色的陈年能力。酒体比Romanee-Saint-Vivant来的还要更结实庞大些,是无须过多美言的老牌勃艮第。

Hudelot Noëllat也是在神之水滴登过场的酒款

2. Hermitage Vin de Paille Chapoutier (375ml)

作为罗纳三巨头之一,(E.Guigal、Paul Jaboulet Aine、M.Chapoutier),M.Chapoutier是罗纳河谷赫赫有名的大生产商。家族在罗纳种植葡萄的历史可追溯到1808年,但直到1879年到了Polydor Chapoutier手里才开始正式装瓶和销售。1988年Michel Chapoutier接手,尝试使用小橡木桶,缩短陈年时间,主张有机和生物动力,不经沉淀和过滤,将酒的品质推到了新的高度。据说酒庄每年花在照料葡萄园的时间为1500小时,而一般酒庄需600小时左右。从1996年起,M.Chapoutier还会在自己的标签上加上盲文,为方便盲饮者,也是为了纪念Monier de la Sizeranne, 一种简写盲文的创始者,同时也是Chapoutier在Hermitage的葡萄园的原拥有者。

酒庄在南北隆河谷甚至全法境内都拥有葡萄园,不过重心还是在酒庄所在地Hermitage。也许是受了罗第丘“LALALA”的启发而推出的单一园“LELELE”,堪称Hermitage的典范。我们这款非常难得一见的甜酒也是出自Hermitage的,酿酒葡萄是玛珊,一系列的采收和分拣之后挑出的葡萄放在稻草上干燥近两个月然后进入压榨过程。发酵和熟化都在橡木桶中进行,24个月后装瓶。发酵后实际酒精含量接近15%,残糖量105/L,是放个五十年再开依然甜蜜复杂依旧的甜酒。

3. Brunello di Montalcino Valdicava

意大利托斯卡纳,是个众星熠熠强手如林的地方,有着托斯卡纳之钻美誉的Brunello Di Montalcino是这里不可绕过的名字。Valdicava是近年曝光率非常高的意大利古老酒庄。1953年Martini Bramente买下了它,并自1968年开始生产自己的第一批葡萄酒。如今酒庄有九个单一园,分开压榨发酵再混合,生产一款Rosso di Montalcino 和一款Brunello di Montalcino,在最好的年份还会出一款单一园的Madonna Del Piano,酒庄年产量6000箱左右。

酒庄酒款多次荣获RP、AG、WS等专业酒评机构95分以上的高分,2001年的 Valdicav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donna del Piano Riserva 拿了Wine Spectator 100分满分,这在当时是WS给予意大利酒的第二个100分。坐稳了新派大家的位置。三款酒的酒标分别是小天使、大天使与圣母像。我们这款是大天使,也被称作大宝剑,出自完全有机种植的葡萄园,100%桑娇维塞。

4. Hobbs Shiraz Gregor

Hobbs是一个家族酒庄,属于Greg 和Allison Hobbs,15 ha左右的葡萄园里种着许多整个Barossa最古老的,超过一个世纪的西拉。酒庄坚守重质不重量的原则,要求自己每出一瓶都必须是精品,也因此广收口碑和赞誉。

我们这里的Gregor西拉是款非常独特的酒,它出自位于 Barossa山脉的高处,栽种于1988年的西拉老藤。葡萄会以 Amarone的做法,先挂在架子上半风干,然后在再经压榨,在不封盖的大桶中自然发酵,此后在1350L的新法国桶中熟化陈年24个月,不经过滤。年产量仅约600箱。

帕克给了它96的高分并评价它“比其他年份颜色更深,香气和口感有点像波特和利口酒,果味丰富,大骨架,单宁成熟非常充分。宜饮年份可达2035年。”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八)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
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1. Barolo,Giachini Silvio,Grasso

Giachini 是酒的名字,Silvio Grasso是酒庄的名字,这其中Grasso是家族的名字,他们种葡萄和酿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7年,不过直到上世纪80年代起Alessio Federico 子承父业后,才开始正式打造自己的品牌。如今酒庄共有14公顷的葡萄园,面积虽不大,却分成多个园区,精耕细作,注重可持续发展。

除Barbera和Dolcetto外,酒庄一共酿有6款Barolo,各有不同,除使用传统法(浸皮时间更长,使用当地酵母)酿造外,还有不同的单一园和多个葡萄园的混酿。我们这款Giachini来自1975年种下的单一园,不锈钢大桶发酵十天,法国橡木桶陈24个月,瓶中陈年12个月后方才上市。总的来说,这是一款丰富细腻优质的,极具性价比的Barolo。

2. Barolo Pio Cesare

皮欧酒庄创立于1881年,是当地最古老的和最早开始对外出口的酒庄之一。历经百年,如今皮欧家族的五代传人依然在阿尔巴的古老酒窖中酿造着传统的皮埃蒙特葡萄酒——其酒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年的古罗马帝国时代。葡萄园总面积有70逾公顷,其中最著名的可能当属Barolo的Ornato 和Barbaresco的Il Bricco 。

我们这款酒从六个葡萄园种选择最好的葡萄酿造,这是古老的Barolo家族制造传统Barolo的方式,包含和融合了Barolo地区不同园区和风土的特色。不锈钢桶浸皮达25-30天,此后橡木桶陈30个月,小部分在大桶中陈年,是一款非常传统和经典的Barolo。当时还身在WA的Antonio Galloni给它打了91分,说它有“玫瑰花瓣、香料、甘草和烟草带出红樱桃和花香,透出满满的精致感,果味贯穿始终,余味完美,令人印象深刻,非常美味。”

3. Warre’s Vintage Port

Warre’s由两个英国人成立于1670年,成为葡萄牙第一家英国波特公司。

1729年William Warre加入公司,把Warre写进了公司的名字,William Warre出生于印度,往上数几辈都是东印度公司的骨干成员,他将Warre’s经营成葡萄牙最大的波特酒商之一。

18世纪末,Warre’s占据了整个葡萄牙波特出口总量的10%。

1882年Andrew James Symington从苏格兰来到波尔图。这位伟大的波特先驱首先娶了个家族祖上自1652年便开始从事波特贸易的老婆。并先后成为Warre & Co和Dow’s Port的合伙人。

此后Symington家族历经国家革命世界大战经济危机而不倒,并陆续买下了Graham’s、Smith Woodhouse和Ferreira家族旗下的Quinta do Vesuvio———Symington将这些赫赫有名的名字联系到一起,一步步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波特帝国。

如今它已100%拥有Warre’s的所有权,家族第13代的6位成员,事无巨细,各司其职,从葡萄园生产到酿造、陈年、混合的每一步都用心参与,持续产出无可比拟的波特佳酿。

如今Warre’s拥有三处葡萄园,少量酒款依旧保存着波特传统于Lagares脚踏的压榨方式。年份波特是它的招牌产品,历史上出色的年份包括1870、1887、 1896, 伟大的1904和传奇的1908,近年来的2000和2003也被赋予传奇色彩,我们所推的1963也是近年来出场率很高,评价也很高的年份,遇上则不能错过。

4. Barolo, Bricco Rocche ,Ceretto 1996

上世纪30年代,Riccardo Ceretto在Alba建立了酒庄。到了60年代,他的儿子们在Langhe和Roero买下了一些最好的Barolo和Barbaresco葡萄园来酿造他们理想中完美的葡萄酒。他们还曾登上了Wine Spectator1986年的杂志,被称为“Barolo Brothers”。James Suckling称他们用“精雕细琢的、新潮的内比奥罗改变了酿酒世界。”

现在酒庄一共有160 ha的葡萄园,其中11ha在DOCG BAROLO,8ha在DOCG BARBARESCO。一共有4处酒庄, Ceretto、Bricco Rocche、Bricco Asili和I Vignaioli. 最著名的大概是位于Alba总部的Ceretto。1987年,赛拉图家族收购了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农庄,并将其改造成被赛拉图家族称作“神经中枢”的酿酒基地。2009年酒庄在葡萄园上方修建了一个观景台——这座极具未来主义风格、外形为太空飞船,能够将整个庄园景色尽收眼底的建筑被命名为“Acino”,意大利语意为葡萄粒。被称作葡萄酒世界的建筑奇迹之一。

我们这款Barolo出自Bricco Rocche 庄,Castiglione Falletto 葡萄园,面积非常小,只有1公顷多一点,但却是Barolo最富盛名的葡萄园之一,是Ceretto家族的珍贵财产。第一个生产年份是1982,1996是它的好年份之一。酒庄自2010年开始向有机转变,虽然直到2016年才得到认证。但一直都非常注重保持酒的天然状态,单宁会随着时间推进而柔软,香气馥郁,复杂平衡。

5. Tua Rita, Giusto di Notri

1984年 Rita 和Virgilio夫妇俩遇见了Tua Rita,知道他们拥有一片葡萄园这个毕生梦想要实现了,并截取二人名字的部分给酒庄起名“Tua Rita”。他们对当时只有2公顷的葡萄园倾注了巨大的努力和热情,所酿出反意大利传统的IGT“超级托斯卡纳”因深受帕克赏识而被贴上了“车库酒”的标签,2000年的Redigaffi Tua Rita还拿到了帕克的满分。现在酒庄已经有30公顷的葡萄园了,女儿和女婿的加入让酒庄拥有了有力的市场推广和广泛的国际知名度。

这款Giusto di Notri由80赤霞珠,10%梅乐,10%品丽珠混酿而成。葡萄经人工采摘、挑选、轻柔挤压后在大木桶中发酵,根据不同年份浸皮时间25天-30天不等。此后由重力牵引将酒液转移到酿酒区下方的小橡木桶中,桶陈18个月,瓶陈数月后上市。所产出的葡萄酒似乎因着矿物质丰富的黏土,而具有一些独具辨识度的咸度和矿石气息,是必须要尝试的一款“超级托斯卡纳”。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