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访:葡萄酒打分系统,你信任它们么?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写在前面:这是我们以后不定期会推出的群访系列。反映为酒友们的态度,非代表本公众号的观点,如有反对,欢迎探讨。
采访对象:按大家要求都匿名了,用字母A-H编号代替。他们年龄在28-52之间,酒龄不详,来自金融、医药、葡萄酒、教育等领域,还有一个立志在美食界有一番作为的豪门之后,每年在葡萄酒上的花费都在十万以上。如有对某个被采访人的观点特别感兴趣想要了解更多信息的。。。你要是长的特别好看我就告诉你。
这里再次深深感谢大家的踊跃参与,积极回答。此次采访让小编也受益良多,爱你们。

Q:你购买精品酒时,首先会考量哪三点?(例如:有相对懂酒的朋友的推荐,中立酒评机构的打分,品牌知名度,价格,酒的种类等)?
酒友A:对我来说这是个系统的思考模型,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些品种,以及没喝过的产区——有坑最好,坑够深花样够多更好,都是宝贵的学习机会,会相对多买一些(比如勃艮第),能试试就尽量多试试。
其次会结合自己之前有过的饮酒体验考虑专业酒评家和机构对酿酒的酒庄、地块、年份的评价。一个简单的分数远不如详细的介绍和评酒词对我来得重要;
懂行酒友的推荐我也会考虑。
最后最重要的:价格,前面再心动,价格高出心理预期太多也会一票否决。至于问我为什么不先看价格不合适直接就算了,那是因为了解一支酒的知识性内容本身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嘛。
酒友B:首先会考虑喝过觉得好的酒庄或者感兴趣的产区,然后让信任的朋友多给我推荐这种,然后参考下winesearcher均价。不会看评分(小编内心:都是别人帮你先看了好吧)。
酒友C: 首先是喝过觉得好喝,其次是渠道放心,最后是朋友推荐。评分我不看,我和你讲噢,我都不知道那些两个字母的都代表谁。
酒友E:朋友推荐、喝过觉得好喝、大家认可度高。最后一点很重要,因为我还有挺多朋友并不太懂酒(带去和他们喝得喝他们知道的)。
酒友F: 我这个人特别极端,我自己喝过喜欢的我会一直拼命买,恨不得包圆了,不喜欢的肯定不买。而且喜欢的不光会买,也会研究,年份啊什么的,再一套垂直的继续买。

Q:下面葡萄酒评分机构:Wine Advocate(Robert Parker)、Wine Spectator、Decanter、Jancis Robbinson、James Suckling、James Halliday、Antonio Galloni、Allen Meadows。对你来说最有信服力的是哪个?你买酒的时候常参考的是哪个?
酒友A:对我来说,不同的酒评家和打分,我有给他们建个数据库,考察不同的酒时有不同的调用函数。每一个酒评家都有自己相对权威的领域,比如波尔多、罗讷河谷、纳帕、澳洲就多参考点帕克,勃艮第就多看AM,意大利就多看AG等等。
此外还要了解酒评家们打分的路数,比如帕克在自己偏爱产区打95+高分的往往是华丽厚重的酒——所谓“帕克口味”,但满分酒款(他自己打的而不是团队打的,尤其是对于他不常打出满分的酒庄来说)经常会有附加的精细度和复杂度;
AM打分会比较尊重酒庄、地块的江湖地位,给每支酒的评分更像是在往年的基础上做些加加减减,单看分数意义不大,可看做是AM对每个地块和酒庄的年份评价,所以评分变化比评分绝对值更有参考价值。
JR的评分没有前两人那么体系化,但她的高分酒一般都比较细致有复杂度,想要了解一些风格偏精细的产区或者一定需要兼有复杂性的大酒时,她的参考价值更大。
WE、WS、Decanter以及近年的WA在非法国和美国的评分受限于团队操作,缺乏一贯性。这些机构对我来说只有在了解我本来就感兴趣就比较熟的酒时会作为综合参考——大多数机构给高分那说明确实厉害了。只一两个高其他低就说明还是不行。
而像JS、JH这种近年来手越来越松而且推荐某个产区不遗余力(JH是整个澳洲,JS主要是BDM)的酒评家,评分我觉得看看就好,有的时候反而会因为JS对某些酒庄忽然青眼相加让我心生疑虑觉得这酒还是不要买了。。。
酒友D: 不同产区不一样啊,都有参考价值,但参考价值不同。而且酒评其实比评分更值得看我和你讲。
酒友E:帕克、AM、JR,其他几个也看看吧,但也不太搞得清谁是谁。
酒友F:我不咋参考评分,他们评他们的,我喝我的。
酒友H:我其实不太信任帕克。他打分不是盲品,有时甚至坐下和酒庄的酿酒师员工什么的一边喝酒聊天一边把分打了,我觉得会有个人感情因素掺杂在里面。

Q:你有没有喝到过一瓶被打高分,但表现差强人意,或者一瓶打低分,但表现非常出彩的酒的经历?

酒友A:高分差强人意的事经历过不少次,印象最深的是86Mouton,喝了两次,而且一次长时间瓶醒一次醒酒器,都感觉皮毛味太重酒体单宁偏粗,不是满分酒应该有的表现,甚至不如喝过的很多其他年份Mouton好喝;当然,不排除两次都是假的,非常希望手里有确定好喝的86Mouton的人拿着酒来打我脸。低分非常出彩的话,有些六七十年代的波尔多评分很低,但喝的时候非常有复杂度,而且酒体状态很平衡,这也让我觉得早年的酒评人虽然更严格,但相对来说并没有后来的评分体系那么专业,而近年回头重打的老年份分数很挑瓶差和酒体状态,参考价值就没那么大了。
此外再说一个我觉得打分比市场靠谱的反常例子,神之水滴第一使徒2001 Domaine G. Roumier Les Amoureuses,AM的评分其实只有87,比其他年份基本都低,酒庄庄主自己好像也不太喜欢,喝过也觉得差其他年份不少。
酒友C:我不太记得……哦神之水滴那个爱侣园我是特别失望。啊那个不是高分?那就没有了。
酒友D:高分不好喝的太多次了,不过很多时候你不知道是酒的状态有问题还是没醒好,印象最深的是一支96年的Ramonet Montrachet,AM99分(这位受访者记忆有误,应该是98分),Premox了;反正喝过不好之后我会避开不喝。低分好喝的。。。以前我不懂的时候在家乐福买酒也喝到过好喝的,不过现在喝,应该也不觉得好喝了。
酒友F:都有很多。五大名庄、勃艮第,好多高分我喝过都不好。低分好喝的,比如波尔多我最喜欢的宝玛(Pamler),很多低分年份我都觉得不错,勃艮第和香槟就更多了。
酒友G:高分不好喝是03Pavie,帕克满分(受访者记忆有误,应该是期酒98,15年给出的最新分数96;不过当年这支酒的评分引出了帕克和JR的关于波尔多某些酒庄是否做的过分浓郁以至于丢失自身风土特色的著名论战),但我第一次喝时特别不好;低分好喝的也是这个03Paive,JR12分,第二次喝特别好喝。(后面有一段夸带这支酒来的采访人会侍酒的话,脸皮很薄的采访人决定掐了不播)。

Q:你愿意为了查看某个酒款的打分而为之付费么?
酒友A:愿意,AM的评分我也买了。
酒友C: 不付,你们(身边更有钻研精神的酒友)有人看就行了啊,我相信你们。
酒友D:必须会,他们的酒评我都有买。
酒友E:不会,winesearcher有的我会看一眼,没有就算了。
酒友G:我有买AM,但好像基本没咋看过。

Q:对于所谓独立酒评人或酒评机构,如果他们涉及卖酒,或是和某个酒商合作关系密切,您是否会对其打分公正性有所质疑?
酒友A: 公正性必然有质疑,但也会综合着看。
酒友B:我觉得这个行为本身不合适,这是程序正义的问题,没啥讨论余地。
酒友C:这个不太合适吧?有谁是这么干的啊,以后不能用他的酒评忽悠我啊。
酒友D:肯定不行,你是独立酒评机构,我花钱买你的酒评就是买你的客观,买你的中立,没这个就是欺诈消费者啊。
酒友E: 不接受这种,评分还是得客观。
酒友F:被曝光了肯定不行,但我一直怀疑有人是偷偷这么干的只是我们不知道?
酒友G:道理上不接受,不过如果他写的详细报道和酒评我觉得好,我还是会买。就像很多酒商也会去酒庄喝桶边然后推荐给大家,我们也是会听听他们怎么说的。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三)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
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想要知道如何购买。。。嘿嘿,来参加活动就告诉你哦。我们一起喝一下交流一下赶上现场福利还会带一瓶走呢!

1. Contador
——西班牙膜拜酒庄康塔多

contador__42931-1430978406-1280-1280

酒庄:Bodega Contador
产地:Rioja
年份:2001
国际均价:¥2,534
Robert Parker(WA):98

Contador在西班牙是可以跟酒王Pingus 和Vega Sicilia比肩的膜拜酒款。在里奥哈的Artadi酒庄担任了15年的酿酒师之后,以完美主义著称的Benjamin Romeo 于1995年建立了自己的酒庄Bodega Contador,他精挑细选买下了不少葡萄园,还买下了位于一个百年地下岩洞做酒窖。酒庄目前只有四款红葡萄酒和三款白葡萄酒,而首个上市年份为1999年的Contador就是它们的主力旗舰款了。

9c0d177f40edfeeb72c4589f97ad9995a61d3072

2001年Benjamin Romeo把他父母的车库装修了一下,就在里面开始酿酒,觉得这么干比在地洞里生产力高。这个不得了的车库后来酿出来的2004和2005年份的Contador都拿到了帕克的满分,也让Benjamin Romeo从此名声大噪。他现在那座漂亮环保的大酒庄其实直到2008年才正式盖好启用。而我们会推荐给你的2001年份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他第一个车库年份,产量小且不说,也得到了不低的帕克的98分哦。

2. Torre Muga Reserva
——里奥哈百年精品老庄慕佳酒庄

e_muga_torremuga

酒庄:Bodegas Muga
产地:Rioja
年份:1994
国际均价(税前):¥629
Wine Spectator:90

里奥哈的精品酒庄Bodegas Muga位于西班牙小镇阿罗(Haro)充满历史气息的火车站区(Barrio de la Estació)。里奥哈的百年老字号酒庄中,有一半以上都聚集在这里。 慕卡酒庄创立于1932年,以酿造传统风格的里奥哈葡萄酒而著称。它还是西班牙为数不多的自己制作橡木桶的生产商之一,木材从法国、美国、匈牙利以及俄罗斯等地购入,然后由庄内的师傅为酒庄的葡萄酒量身定做木桶。我们这里提到的Torre Muga是它家的高级酒款之一,一般来说会在木桶中陈放六个月,然后在法国新橡木桶陈年18个月,最少有12个月的瓶中陈年才会上市。

muga

葡萄酒网站Wine-Searcher上刊登过一个关于Torre Muga的小故事。自1979年便开始代理Bodegas Muga至今的墨西哥酒商讲,他哥哥的婚礼上用的酒就是Torre Muga。婚礼那天是个灾难啊,忽然就停电了,灯灭了,音乐停了,空调也不干活儿了,闷热的很。我们以为宾客们都要偷偷溜掉了,结果他们都自顾自喝酒喝的很开心。我以为他们只是出于礼貌,结果每个人都告诉我,没溜掉只有一个理由,你的酒真太好喝了。

3. Domaine de Trevallon Rouge
——享誉全球的南法传奇,餐酒之王铁瓦龙

3

酒庄:Domaine de Trevallon
产地:Alpilles,Bouches-du-Rhone ,Provence
年份:1995
国际均价(税前):¥878

南法膜拜酒庄Domaine de Trevallon 是个特立独行的另类,从诞生起便是个传奇。庄主EloiDürrbach的母亲是艺术家,父亲是画家,还是毕加索的朋友。1955年著名的艺术资助者与收藏家,美国当时的副总统Nelson A. Rockefeller请Dürrbach夫妇将毕加索表现西班牙内战场景的经典画作《Guernica》做成织毯。然后夫妇俩用这次收入所得买下了Domaine Trévallon的地产。此后又经过些年月,直到1973年,Eloi Dürrbach在周边买下了他的第一片葡萄园,正式做起了农民。

b3308cc6041c3493993aa48b5f1371e7

Guernica

葡萄园一共只有17公顷,15公顷种着赤霞珠和西拉,还有两公顷种着玛珊和胡珊。一共只生产两款酒,一款是四种白葡萄品种混酿的白,还有一款就是我们这里要说的50%赤霞珠+50%西拉的红。赤霞珠的比例超出了AOC规定的最大数值,所以只能标为餐酒VDP,自2009年跟从新政开始改为IGP。

domainedetrevallon__f1w2442_jpg_13111

固执的Eloi Dürrbach在创业之初曾面对巨大压力,一次次申请AOC被拒,甚至遭到排挤。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做出退让,坚持自根瘤蚜虫时代之前便存在于此地的赤霞珠和西拉是最适合于这片贫瘠土地的品种,一半一半的比例是遵循自然最完美的选择。酒庄的理念始终是自然纯净,尽量不去做人为干预。这款Domaine de Trevallon Rouge,不使用农药,酿造过程无去梗、不使用人工酵母或硫。24个月桶中陈年,用新鲜蛋清下胶,装瓶前无过滤。

domainedetrevallon_trevallon_photo_herve_hote_22_jpg_13268

我们欣慰的看到Eloi Dürrbach的反叛精神也确实得到了认可,多年前DRC的庄主Aubert de Vilaine喝到这瓶酒时认定是瓶被埋没的好酒,并推荐给RobertParker,Parker喝过之后惊呼,“Trévallonis one of the greatest discoveries of my life”。自此Domainede Trevallon扬眉吐气,进入了一酒难求的时代,你若在万欧兰俱乐部的活动里看到,不要错过哦。

4. Domaine Weinbach, Gewurztraminer Furstentum Quintessence de GrainsNobles Cuvée D’Or 500ml
——帕克满分阿尔萨斯特级园,琼瑶浆颗粒精选贵腐甜白

domaine-weinbach-gewurztraminer-furstentum-quintessence-de-grains-nobles-cuvee-d-or-alsace-grand-cru-france-10154444

酒庄:Domaine Weinbach
产地:Furstentum,Alsace
年份:2001
国际均价(税前):¥3809
Robert Parker:100 | Wine Spectator:94

来,这个长到不行的名字,我们帮你拆分一下:Domaine Weinbach,就是赫赫有名的温巴赫酒庄的名字了,翻成中文是葡萄酒溪谷的意思,由嘉布遣会僧人于1612年建立,1898年福勒家族获得了这个酒庄,并管理至今。1998年在Lawrence Faller(已于2014年去世)的带领下试行生物动力法,2005年葡萄园正式认证生物动力。

Gewurztraminer,是酿造这款酒的主要葡萄品种琼瑶浆。Furstentum是酒庄所拥有的四块特级园之一,园内由钙质泥灰岩和砂岩构成的斜坡地是琼瑶浆成熟的理想之地。阿尔萨斯现在一共有51个特级葡萄园。

4

Quintessence de Grains Nobles,颗粒精选贵腐。阿尔萨斯葡萄酒目前存在的分级是:Vendange Tardive(晚采收)和Selection de Grains Nobles(粒选贵腐)。被称为液体黄金的贵腐酒是Domaine Weinbach一瓶难求的经典, Alsace葡萄酒金字塔的顶尖。2001年更是让帕克难得的给一瓶甜酒打出了100分的满分分数。精致浓郁,如香水般芬芳。

5. Domaine Weinbach, Tokay Pinot Gris Altenbourg Quintessence de Grains Noble Cuvée D’Or 500ml
——温巴赫酒庄帕克99分的灰皮诺颗粒精选贵腐甜白

uploads-1468844052038-fallerarticlecopy

酒庄:Domaine Weinbach
产地:Altenbourg,Alsace
年份:2001
国际均价(税前):¥4,314
Robert Parker:99 | Wine Spectator:95

这回再看这个酒名,虽然同样长的吓死人,但经过上一轮的分析,现在是不是就能轻松掌握了。它同样来自阿尔萨斯顶级酒庄Domaine Weinbach,同样是一款贵腐,不同的是它来自酒庄的另外一块葡萄园Altenbourg,虽然不是特级园,但是酒款品质口碑极好。Altenbourg位于Furstentum特级园的延伸地带,不到50米的海拔差距将这两个地方分离开来,风土差异就此产生。这里种着有着柔滑单宁的黑皮诺,以及酸度活跃,香气宜人的灰皮诺,我们这款贵腐便是用灰皮诺酿造。雷司令、琼瑶浆、灰比诺、麝香品种,根据法律只有它们四个是可以用来在阿尔萨斯酿造贵腐的贵族品种。注意这款也拿到了帕克99分的超高分哦,与上一款它们家的琼瑶浆同为阿尔萨斯贵腐的顶级之作!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葡萄酒皇帝罗伯特帕克:波尔多期货市场已垂死

 葡萄酒皇帝罗伯特帕克:波尔多期货市场已垂死

陆江(Maxime LU)

  一年一度的波尔多期酒大战又要开始,虽然前几年都是惨淡收场,不过今年有不少卖家期待酒庄能看清市场,出价上不要再离谱,连能左右波尔多酒价的世界第一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也出言打压,我们特别编译了这篇文章,让大家一起了解他的观点,和酒庄这几年的傲慢!

  ————————————————————————————

帕克专访:波尔多期货市场已垂死

编译:王智慧(Serien WANG)   原文:www.drinkbusiness.comParker-1

就在帕克宣布退出波尔多期酒评分之前,这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葡萄酒评论家在权威酒饮杂志《Drinks Business》的独家采访中这样说道:波尔多为差强人意的年份定价过高的行为毁掉了它未来的市场,它应为此负起责任。

帕克说:“我认为除了在不得了的超级年份,现在的期酒市场停滞垂死,大势已去。波尔多必须立即重新去为它的葡萄酒计算和定价。”

回顾他37年波尔多品酒的职业生涯,帕克接着讲,“20年以前收藏者对顶级酒庄的期酒争相出手,它们价格和谐,回报率高,如82、83年。但好景不长,这个形势持续了三四年之后,顶级酒庄调整了期酒价格政策,前后涨了又涨,你提前两年预付的价格和它们正式售卖时的价格是一样的,有时甚至比你预付的价格还要低——这种情况已经20年了。酒庄放出的价格太高,以致于在装瓶之前预付购买这种贸易方式已见不到利益,失去意义。”

他表示他理解一些特殊年份提高价格的作法,但是在不如人意的年份维持高价则毫无道理。“我对波尔多酒商讲,好年份卖的贵点儿无可厚非,比如我们知道的2009,2005,以及2010。但是那些只能说是还好的年份,其实正是以亲民策略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时机,他们却进一步丢失了市场份额。波尔多现在已经失去了消费者和餐厅,你去随意一个美国餐厅看它们的餐单,波尔多酒现在很少了。”

b1

在责备过波尔多的高价让它在美国市场上几近消失之后,帕克总结:2011表现平庸,价格太高;2012年稍好一些,价格太高,2013是个糟糕的年份,仍然保持着不变的高价。现在有2014了,波尔多酒商应该意识到他们积压未售的库存,看到中国买家淡出这个市场,人们不再对期货投机抱有期待。

帕克提出了对于不理想的年份降价的建议,波尔多酒商选择无视,这让他感到挫败:“有很多都是这个行业里与我多年相熟的老熟人了,我非常尊重并且钦佩他们在葡萄园里和酿酒领域取得的成就。但是在给他们的酒定价一事上,无人理会我的意见。其实他们清楚,帕克这个人全球都走遍了,他了解中国市场,了解日本市场,了解韩国市场,也了解欧洲和美国市场,这个人提出来的观点,是他37年积累沉淀的结果。但是他们让他离开了,因为他们不愿意降低一点儿利益,比他们的邻居便宜半欧元都不行。毫无道理,但是他们就这样做了。2014如果再不降价的话,他们必会自食其果。

当《DrinksBusiness》问及合理的降价比例,帕克回答说,只有全盘性的降价20%-30%,才能重新唤起市场对于波尔多期酒的兴趣。其实帕克的意见与很多英国酒商很相似,波尔多葡萄酒评论家Jean Marc Quarin讲,英国酒商最近有致信波尔多贸易协会要求将2014年期货价格降至2008年的标准,酒庄们对这个建议一笑置之。

b2 (2)

陆江(Maxime LU)

– 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独立酒评人,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

王智慧(Serien WANG)

– 资深葡萄酒编辑、撰稿人和专业译者,《葡萄酒在线-WINEONLINE.CN》葡萄酒专题总监,万欧兰文化葡萄酒讲师

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发布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评分

陆江(Maxime LU)/编撰

【最新发布】对波尔多Fine Wine市场影响最大的世界头号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这两天终于在最近一期的《Wine Advocate》,发布2013年份波尔多期酒的评分。

news2014-08-31rp

 

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大战,依旧延续前两年,惨淡告终,不过帕克的评分和对2013年份的点评,还是能帮助消费者对这一多灾多难的年份,有进一步的了解,或许也能在各家酒庄的参差不齐表现中,捡拾出些有性价比的品种。

这次Ausone依旧坚挺,木桐也是左岸4家中表现最出色的(拉图已退出期酒体系),拉菲,玛歌和白马看来是相对的地板年份。

最恶搞的是小拉菲,仅77-79的低分。虽然没有像拉菲集团旗下,拉菲丽丝苏玳甜白酒庄2012年份一样弃产,不过帕克这分一出,加上市场状态,价格走势堪忧。

两家新升到超一流行列的酒庄,虽然个人感觉两家的整体市场形象离超一流庄还是差点劲,不过这次Pavie的表现还是很受帕克肯定,Angelus也还过得去。

波尔多干红2013年份,被认为是艰难的年份,天气恶劣,低产。甚至又被认为是30年以来最困难年份。出品以果味为主,酸度活跃,是比较容易亲近的年份,建议在葡萄酒上市之后就可饮用,包括上市后未来10年都是适饮期。

另外2013年份的波尔多干白和贵腐甜白酒,是被多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或酒评机构(包括帕克)认为是不错的年份。

部分2013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帕克评分

news2014-08-3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