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勃艮第官方年份报告:意料之外的圆满结局

编译: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信息来源:法国勃艮第葡萄酒行业协会,BIVB)

 勃艮第产区的2016跌宕的像部电影,突破重重磨难迎来了大团圆结局。像是神明听到了酒农们的祈愿,虽然这一年伊始之时的艰难还历历在目,最后收到葡萄的品质却好的令人意外。春季霜冻严重损害了收成,今年的产量无疑会是过去二十年里最小的。但幸运的是,幸存下来的葡萄酿出的酒,将能够完全满足勃艮第爱好者们的期待。

bivb2

一夜春霜来

2016年4月26日-27日将永远蚀刻在勃艮第人的记忆里。当叶子已逐渐成型,可以载入历史的灾难性的晚霜却来了。虽然对于一些地区来说,他们已经习惯霜冻每年春年来报道了,然而这次的规模和伤害都超出以往。更不用说在它之前没几天,一场暴烈的冰雹刚肆虐袭击了产区南部。5月27日,又一场冰雹横扫过整个马孔地区和勃艮第北部。所有人都在努力保护那些幸存的下来的葡萄串,精心照料以让它们摆脱阴影健康成长。然而这一次收成究竟会如何没有人能做出预判,艰难的起步让酒农几乎不敢心存奢望。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6月21日夏至日,局势骤转。异常潮湿和寒冷的春天终于结束,温暖的阳光前来接盘。葡萄藤也逐步恢复着生气,没开好的头在这里被缓慢弥补。

雨水过剩之后,一些地区又传来了陷入干旱的消息,幸运的是九月的几场雨下的恰到好处。到了十月底雨水便听话的止住了,让每个地块都能抓住自己最理想的采摘时机。

2016的收获期自9月20日开始,持续整月。
1

一个高品质年份

收获期的葡萄全部正值最佳状态,成熟美味。这里还有一个意外之喜,阳光充足的夏天让葡萄藤得以充分生长,蓄力育新,2017年的收成又能够被重新期待了。

几家欢乐几家愁,葡萄园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那些被冰雹和霜冻袭击过的园子收成很少或没有收获,那些幸免遇难的则产量喜人。酿造开始之后,葡萄品质的潜力和出色的平衡感逐渐显现出来,无论红白,都表现出了优雅、细致、骨架清晰的的特质,赋予这个年份令人无从预料的独特标记。2016年葡萄曲折的成长历程,让酿酒师有更多发挥空间,所以这是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领会酿酒师的风格和手法的年份(葡萄酒在线 编译)。

40989
(2016年份的葡萄,图片来源:BIVB)

 

白葡萄酒

品鉴中这些酒表现出勃艮第白葡萄酒充满张力的特征,已经有很好的质感,一旦苹果酸乳酸发酵完成会更好的诠释自己。口中白色果肉香气明显,无疑随着时间会发展的更为饱满浓郁。

红葡萄酒

酒色深邃鲜亮的令人眩晕,揭示了羞涩的果串未曾明言的真相:这是予人愉悦的酒。它们尝起来新鲜而柔软,确认了香气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口中还展现出不容忽视的宽度。至于要更进一步体会到这些酒的完整个性和特质,我们还要再等几个月。

41419
(图片来源:BIVB)

气泡酒

勃艮第气泡基酒圆润、精巧、新鲜。它们展现出了各自的风土特质,酸度活跃但没有过于强势,拥有不错的平衡感。从Auxerrois地区经典的矿物到南部AOC的白果和白花,这些霞多丽中可以找见所有的典型香气。黑皮诺酿出的酒优雅、柔软、有樱桃芬芳。嘉美则富有表现力,带一些酸度。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Wine Tourism Guide I:France-Burgundy 法国葡萄酒旅游指南(一)勃艮第

Wine Tourism Guide I:France-Burgundy

法国葡萄酒旅游指南(一)勃艮第

陈微然

Weiran CHEN

本文原载于《欧洲时报》 转载请注明

很多人觉得勃艮第是个很封闭而且很少接待游客的地方。不过真正到过勃艮第的人会知道,其实勃艮第的葡萄酒旅游产业还真能够排在全法产区的前列。在勃艮第,向游人开放的大小酒庄有大约三百多家,有些甚至在周末也开放。只不过,由于勃艮第的酒庄规模很小,从种植,酿酒到出口参展以及客户接待,大部分都是庄主和家里人共同完成。所以还是建议大家能够提前预约,庄主也好安排错开下田的时间。

推荐住宿

来勃艮第旅游,通常会选择在第戎或者博纳的酒店住宿。虽然第戎是勃艮第的首府,但是若说起整个勃艮第产区的葡萄酒中心,那一定是当属博纳镇。如果爱好者希望能够比较便利的走访产区,位于夜丘和博纳丘之间的博纳镇是最好的选择。镇子上也有不少葡萄酒商店以及酒吧,绝对能让爱好者们过足瘾。镇上的葡萄酒博物馆也非常值得一看。不过如果葡萄酒旅游只是行程的一个附属线路,建议大家住在第戎市,在这个充满历史感的城市,感受当年勃艮第公国的兴盛与衰败。第戎的公爵府,美术馆,基尔湖以及车站边上的植物园都是在葡萄酒旅游以外的好去处。喜欢美食的朋友更不能错过第戎的芥末博物馆。

葡园之旅

勃艮第的精髓在于他的葡萄园,一墙之隔,一步之遥那便是天上和地下。在葡萄园,看到同一片田,不同酒农的培养方式和葡萄田的状况便能窥见最终这酒的好坏。沿着D974公路,从第戎出发依次会经过Marsannay,Fixin, Gevrey Chambertin, Morey St Denis, Vougeot, Vosne Romanee, Nuits St Georges, Ladoix Serrigny,这一部分葡园被统称为夜丘产区。从博纳向南一直到Chagny便是博纳丘,在这里你可以找到耳熟能详的Le Montrachet, Les Pucelles, PerrieresCaillerets等等出产顶级葡萄酒的葡园,大部分在园外的石墙上都有标记,非常好找。

musigny

  • 沙布利葡园之旅

沙布利位于勃艮第的西北边,盛产矿物味十足,酸度凛冽活跃的霞多丽白葡萄酒。从第戎出发,大约140公里,走上A6高速公路行车大约1个半小时。

沙布利的几家大的生产商比如William Fevre, Laroche, Jean Marc Brochard 都分别在城中设置有葡萄酒商店和品酒室,旅游局每天也有定时的旅游项目。如果喜欢精品小酒农,可以去旅游局边上Domaine Pinson参观,这家从17世纪便开始酿酒的家族酒庄相当的热情好客,不论你是从业者还是普通的爱好者,都能品尝到来自沙布利的清爽美酒。

喜爱沙布利葡萄酒的爱好者们还可以出城去产区的7块特级田走走,旅游局专门设置了行走路线,每块田产也都标识的非常清楚。因为坡度很陡,建议各位一定要穿旅游鞋。笔者曾经被迫穿着拖鞋用两小时走遍了特级园, 这是个刻骨铭心的经历,但不建议各位体验。沙布利小镇当中有河流经过,走在出城的小路上恍惚间你会以为走进了江南水乡。喜欢摄影的朋友一定要将相机充足电,在沙布利,一不注意按下快门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chablis by Lu Jiang

  • 推荐酒庄

大部分位于博纳镇的酒庄均有对外开放的葡萄酒旅游项目,这些大型酒庄都有非常漂亮的酒窖,以及关于酒庄,勃艮第的详细讲解,最重要的是他们全都有说英文的讲解员。比较推荐位于7 Rue d’EnferMaison Joseph Droin,不但酒好喝,而且不时还能在酒窖买到稀有的老年份酒。工作人员也非常热情,算是博纳几家大酒庄当中服务最好的一个。另外在N974国道边也有许多对有人开放的酒庄,基本上如果能看到有酒桶和葡萄酒放在屋外的都可以进去瞧瞧尝尝酒。

Gevrey Chambertin的村口27 Route de Dijon有一家一周七天都开放的酒庄Domaine Rene Leclerc。庄主Francois Leclerc是勃艮第少有的“海归派”曾经在美国俄勒冈产区有一段酿酒的经历。虽然也说英文,只可惜常年不用,退步不少。酒庄的接待工作一般由Francois和他的日本女朋友一同完成。Francois性格特别开朗,有时还带点小幽默。每个来到酒庄品酒的客人最后都是乐呵呵的离开。品酒会收取15欧的费用,不过其实Francois更愿意人们喜欢并且买走他酿的酒。

 

勃艮第的特色餐厅和美食

  • 博纳

Ma Cuisine,  Passage Saint-Hélène, 21200 Beaune

这是一间在勃艮第太过红火的餐厅,一周只有四天的营业时间,周三周末不营业。餐厅一共不到10张桌子,经常有慕名而来的海外食客,其中有一大部分是为了Ma Cuisine的酒单。

Ma Cuisine的酒单包含将近上千种来自法国各地的葡萄酒,其中不乏亮点。比如Comtes Lafon酒庄出产的Monthelie年产仅有1000瓶专供餐厅和酒店,这样物美价廉的Comtes Lafon还真很少见得到。酒单当中并不把老酒单独列出,所以在阅读酒单的时候,稍不注意就会略过一些6070年代的老酒,61年的Corton特级园,76年的Leroy庄园Pommard村级酒虽然开老酒的风险很大,但是不少村级老酒的价格公道,足以让人愿意放手一搏。

位于勃艮第葡萄酒中心的Ma Cuisine自然是专攻于勃艮第酒,不过不要小看他们了酒窖中其他产区的葡萄酒的收藏。老年份的朗姆酒,单一麦芽威士忌,1997-2009 垂直年份的Jean Louis ChaveHermitage,卢瓦尔河名家Didier Dagueneau的全系列,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在他家Chateau D’yquem1890-2008年的极致窖藏,这怕是任何一个米其林星级餐厅都无法匹敌! 

Ma Cuisine我强力推荐的款菜品是烤乳鸽,虽然菜价略贵,大约38欧左右,但是绝对是值得拥有的菜品体验!鸽肉鲜嫩,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调制的酱料也是风味独特,配上当地的新鲜蘑菇, 野禽和蘑菇两种味道相互依托,香气四溢!点上餐厅酒单里几乎任何一款勃艮第红葡萄酒来搭配都堪称完美!

ma cuisine

Cavons des Arches10 Boulevard Perpreuil, 21200 Beaune

博纳餐厅建在一个15世纪的酒窖当中,夏日就餐十分凉爽。这是勃艮第的追求Fine Dining的餐厅之一,服务生侍酒师都曾在欧洲各大顶级餐厅中工作过。整个餐厅的环境非常友好,让人在拥有星级服务的同时不觉得局促。菜单分为17243045欧四档,这是个尝试传统勃艮第菜的好去处。如果不喜欢红酒炖牛肉,也可以试试餐厅的红酒烩鸭胸,香煎鸭胸配上蘑菇和肉丁,淋上红酒酱汁,想想都垂涎欲滴。餐厅的酒单也十分全面,只是略贵,不过也在合理范围之内

  • 第戎

Le Pré aux Clercs, 13 place de la Libération 21000 Dijon

由米其林两星厨师Jean Pierre Billoux 掌勺,餐厅就位于第戎公爵塔的正对面的自由广场上。夏夜就餐还能看到广场上的喷泉。午间有32欧的套餐,晚间套餐有55欧和98欧两种。单点每道菜大约30欧左右。餐厅做传统的勃艮第餐点,同时也是第戎吃布雷斯鸡和小龙虾的好去处。

Restaurant So, 15 Amiral Roussin, Dijon

这是一见略有些偏僻的餐厅,主人是叫做So Takahashi的日本人。餐厅不大,大约只有不到10张桌子,但却是第戎吃到价格合理的精致法式料理的不二去处。厨师So 16岁第一次接触法式料理便被深深吸引,在日本的法餐学校进修后前往勃艮第首府第戎,几乎在所有第戎的顶级餐厅后厨中都有过他的身影。虽然餐厅并没有宣传自己为时下流行的日法Fusion”,但是不难体会到餐点之中食材日式的处理方式,以及摆盘中处处重细节的日餐精神。餐厅的酒单非常有意思,价格十分合理,而且有许多大牌酒庄的村级田,这样客人既能够体会大牌酒庄的出品,又不会在时候囊中羞涩。餐厅还自己进了一批瑞士葡萄酒,价格偏贵但是绝对物有所值,如此的质量在勃艮第完全可以和特级田媲美。

restaurant so

  • 沙尼 Chagny

Lameloise 36 Place d’Armes, 71150 Chagny

曾经吸引过勃艮第”大胆公爵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午间的套餐可以让各位以相对优惠的价格体验三星餐厅的美食。不过餐厅的酒单略贵,侍酒师也许因为刚来不久的缘故,稍显稚嫩。

 

推荐的两日游行程

  • 第一日

由第戎出发,行驶在著名的特级园之路RN974

走过Gevrey Chambertin在勃艮第最有个性的酿酒师Francois Leclerc家品酒

Chambolle Musigny村,著名的爱侣园和自己的另一半合影留念

参观勃艮第的精神象征武戎城堡,午餐可以试试在村中的Le Clos de la Vouge

去罗曼尼康帝葡萄园朝圣

  • 第二日

去葡萄酒之都博纳参观博纳济贫院

参观博纳城中的葡萄酒酒庄,Maison Josphe Droin, Patriache, Maison Louis Jadot, Bouchard Pere et Fils

进入博纳丘的葡萄园,体验特级园Le Montrachet的风土

行至金丘的最南端Chagny享受一顿米其林三星美餐

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二)生物动力法的领军者Domaine Leflaive

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二)生物动力法的领军者Domaine Leflaive

陈微然 Weiran CHEN

原载于<WINE葡萄酒>杂志6月刊

另外一家Leflaive酒庄在国内被亲切的昵称为双鸡,这源自酒标上面守着家族荣耀的两只公鸡。乐飞酒庄最广为流传的一段轶事和他们采用的生物动力耕种法有关。1997年,乐飞酒庄的英国进口商 Corney & Barrow的销售和经理一行来到酒庄拜访。Anne-Claude拿出两款酒让团队品尝择优。13人当中12个选择了同一款,不过品尝的酒款均为1996年的 Puligny Montrachet 1er Cru Clavoillon,只是12人一致选择了由生物动力法耕种的葡园出产。隔年,信心满满的Anne-Claude将家中所有的葡萄田均转换为生物动力法耕种。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要让这些用了大半辈子除草剂,化学肥料的酒农们相信,只要在土里埋上牛角,喷些草药这些葡萄藤便能在田间肆虐的疾病当中杀出重围,那绝对是天方夜谭。然而,在阴冷潮湿的2004年,白粉病遍布金丘,但属于乐飞酒庄的葡萄园却完好无损。30年的Bienvenue Bâtard Montrachet老藤正值壮年却行将就木,整个团队几乎放弃了这片珍贵的老藤,但是,他们在生物动力法配制剂的调养下,如今以50岁的高龄倔强的生长。在这些奇迹般的功效面前,在乐飞酒庄工作的酒农们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domaine leflaive

酒庄在20世纪70年代便已成为勃艮第白葡萄酒的先驱,再次的腾飞当归功于酒庄的第三代掌门人Anne-Claude Leflaive2006年英国Decanter杂志评选出的世界十大白葡萄酒酿酒师当中,Anne-Claude位列齐首。采访的当天由于Anne-Claude在外出差,没能和这位传奇女性对话实在遗憾。酒庄经理Antoine Lepetit 做了全程接待。自2008Anne Claude的得力帮手Pierre Morey退休之后,Antoine Lepetit这位酿酒师和农学家接手了延续经典的任务。他曾经任职于阿尔萨斯著名的生物动力法酒庄Zind Humbrecht,甚至还出了一本生物动力法基础35问的小书。在与他的对话当中,所有的问题都没有模棱两可的答案。全世界的生物动力法酒庄不在少数,刨去纯粹的宣传,实施者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实属少数。说到生物动力法,他打了个比方说:在葡萄田使用化学药品治病就像给人吃了太多不干净的食物,更容易得病。为了让勃艮第的酒农们更好的理解生物动力法,2008Anne-Claude LefaiveAubert de Villaine, Dominique,Dominique Lafon, Jean-Marc Roulot, Pierre-Henri Gagey, Michel Boss, Antoine Lepetit 创立了葡萄酒与风土学校。在这里,每年都有酒农,酒商甚至好奇的葡萄酒爱好者来寻找他们心中,关于生物动力法的答案。

为了让更多的葡萄酒爱好者能够享受到酒庄的出品,2004年酒庄在马贡Mâcon产区买下了9.33公顷的葡园,出产简单,易饮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在如今酒庄的出产动辄几百欧元的高价面前,马贡葡园的出产也许能让爱好者们对顶级勃艮第酒庄一窥究竟。

两家酒庄虽然同样隶属于一个家族,但因为发展方向各异,其实并没有太多可比性。一个向世人尽可能的展示勃艮第风土的多样。一个则在生物动力法的庇护下让葡萄酒自己展现风土的本真。但相同的是,两家都带着乐飞家族三百多年传承下来的酿造技艺,在这片神佑的土地上有着各自的精彩。

勃艮第酒庄的精华存在于这一个个酿酒世家,跟着家族的兴衰更迭,你也能体会到他们出产的变化。喝勃艮第的葡萄酒,有时喝的更是一段历史,一个故事。

leflaive montrachet

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音乐人的酿酒梦Olivier Leflaive

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一)——音乐人的酿酒梦Olivier Leflaive

陈微然 Weiran CHEN

Puligny Montrachet in Nove

去酒庄的那一天,勃艮第大雾,四周恐怖得有点像寂静岭。Olivier Leflaive和哥哥Patrick已经带着一早来参观的游客了开始探索勃艮第的奇妙旅程。一年四季,两位老人一定不会错过每天10点钟的这一次亲自向世界展示自己酒庄的机会。我有点感慨,由于各种原因,在勃艮第少有敞开大门迎接四方来客的酒庄。Olivier听完笑笑说:在勃艮第,有时候人们变成了伟大的酿酒师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把门关紧了,不过我们更愿意为大家开着门。

当时博纳拍卖会刚结束不久,全世界的葡萄酒记者,酒商都聚集在勃艮第这个平日里并不喧闹的地区。老爷子忙得像个陀螺,没说几句只好把我和几位日本记者托付给了自家酒店的侍酒师。带着薄雾的空气虽然寒气逼人,但很清新,我们随着侍酒师走去Puligny Montrachet的田里,遥望着价值不菲的一片片Grand Cru。虽然聊天的时候他讲的时候热情似火,但是勃艮第冬日的极端天气还是让人感到阴冷刺骨。

sommelier of olivier leflaive

随行的日本记者刚从东京飞来,单裤单衣的他们在户外呆了十几分钟就败下阵来。终于在侍酒师说话的间隙打断了一句,他有点尴尬,不过很快的收尾把我们带回了Olivier Leflaive的酒店。进酒店前依依不舍的带我们去看了村边小路上的石墙,他激动的指着一个隐藏很深的小报箱说:你们看,这是最能表现勃艮第风土的物件。构成报箱的这块石头上体现着Chassagne, PulignyMeursault三个村庄的典型土壤,虽然都是以泥灰和石灰石为主,但由于土壤中矿物质的含量不同,Chassagne Montrachet的葡园中土壤偏红,Meursault则是黄色,Puligny村多白色石灰石。按照Olivier Leflaive先生的说法,风土的不同造就最终的成酒Puligny Montrachet 酒色总会带上绿色的反光,Chassagne Montrachet的葡萄酒是柠檬黄色,Meursault的酒则要更加偏向金黄色。三村的葡萄酒比较之下,Puligny Montrachet偏花香,Meursault更加圆润顺滑,多数带着黄油的味道和质感,Chassagne Montrachet最轻盈,矿物感更浓厚。不过要想真正体会到勃艮第的风土的微妙差别,还是要亲自去试试看。

magic "terroir" stone in puligny

Olivier Leflaive家的酿造方式传统而简朴。新采收来的葡萄被精心挑选过之后变回被压榨成汁,导入木桶中发酵。除了必要的添桶以及在发酵过程中的搅桶,其他的工作全部交予大自然完成。说起酿酒,Olivier变得一脸严肃,他说: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的味觉,酿出自己喜欢的葡萄酒。如今的酒庄出产涵盖82个不同的勃艮第产区,由Olivier,哥哥Patrick和酿酒师Frank Grux三人合力酿造。铁三角的倾力合作把控着酒庄出产的质量,避免着一人独揽大权造成酒质的偏差。酒庄其中17公顷是属于自己的田产,在酒瓶上会标明“Récolte du Domaine”(酒庄自产)。兄弟两人在家族当中应继承的田产并没有在他们离开酒庄的时候被当时分割出去,仍旧以租赁的形式归属于Domaine Leflaive,直至2009年,兄弟二人才重新继承了属于自己的份额。

Olivier Leflaive算是整个勃艮第出镜率最高的的庄主之一了,Youtube上面布满了他为大家讲述酒庄的故事,带大家领略勃艮第的视频。午餐时间,忙了一上午没停歇的Olivier似乎也没能放松。Olivier每天中午都会和餐厅的每一位客人打招呼,聊聊天,让他们感受他来自勃艮第的热情传递着他这一份对葡萄酒的钟爱。

DSC_1668_Frame(简单型四周细框(角翻转))

霞多丽活跃的酸度刺激着我的味蕾,我一边对三文鱼刺身和蘑菇炖鸡大快朵颐,一边听他眉飞色舞的讲着村里老人们的传说,听他讲小处女是怎样吸引骑士并有了私生子的故事,听他讲这些风流逸事又是怎样变成了Montrachet这几块著名葡萄田(Chevalier Montrachet, Batard Montrachet, Les Pucelles)名字。

DSC_1682_Frame(简单型四周细框(角翻转))

在回家族酒庄工作之前,他是位常驻巴黎的音乐剧导演,在等待日本记者拍照的过程中,Olivier给我看了一段小视频。视频里面Olivier自己谈着吉他,谈着自己谱的曲子,站在自己家的田里面,为人们述说着自己酒庄,田地里的故事。他的这一份热情和好客每年吸引着近7000名游客来到这个只有不到500人的小村庄,来到这片溢满酒香的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