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波尔多葡萄酒马拉松全纪录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俱乐部的跑友陆毅说,你跑过的路不会骗你。

也许你也听说过,波尔多葡萄酒马拉松比一般的马拉松要欢乐的多,马拉松路线将梅多克大部分的列级庄都涵括在内,沿路既有生蚝牛排可供享用,还有名庄美酒可以随便喝——只要你喝的动。

5

▲  今年的路线

而且所有参赛选手都会给自己套上奇装异服,把想象力发挥到极限去cosplay。比如今年我在路上见到过至少几十个版本的大胡子白雪公主和纹了左青龙右白虎的冰雪女王,还有许多结对奔跑互相调情的大灰狼与小红帽。

thumb_img_9539_1024

 ▲ 龙珠悟空对白雪公主发射冲击波

7

 也正因如此,它成为很多喜爱运动但并非专业,以及根本不咋跑步,但是喜欢凑热闹或者只是喜欢喝酒的人的人生首马。但也并非说这就完全是一场闹剧,大家还是很认真的在明晃晃的日头下彼此鼓励着全力奔跑,且选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专业的。今年第一名的成绩是2小时20分,打破了波尔多马拉松的记录,也已很接近世界纪录。顺便说说波尔多马拉松第一名的奖品是与冠军体重等重的葡萄酒。。。可惜,拿马拉松冠军的人不可能是个胖子啊。感觉组委会真是,有点狡猾啊。

thumb_img_9551_1024-2

9月10日上午九点半,由于法国现在的紧张形势,四处可见持枪的警卫人员严阵以待。

 ▼

1 

在一段其实不是很好看的走钢丝表演之后,激动人心的比赛终于在倒计时声中开始了。今年报名成功的选手有万余人,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跑过起跑线用时约有十五分钟。我也是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中牛哄哄的一个,豪情万丈(yin xian)的站在了最前面的位置,不停的超过各种老爷爷老奶奶,也不停的被各种老爷爷老奶奶超过。
见到拄拐跑的,还真是,挺感动的。

 ▼

thumb_img_9747_1024
2.8km,路过靓次伯酒庄。

 ▼

thumb_img_9550_1024

一只兔女郎老爷爷正跑在我前面,这老爷爷赛前也曾见过,还对着兴奋不已的围观路人羞涩的询问,“要来摸一下么”。

 ▼

thumb_img_9547_1024

虽然说名庄会作为中途的补给站拿着红酒在路边等你,但并不代表它会真把自家的顶级酒分给一万人去喝——但开跑没多久我们遇到了二级庄金玫瑰,它是真的拿出了正牌!!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让我们记住这个土豪的名字!Gruaud La Rose!

9

补给站有切好的苹果、香蕉、橙子和奶酪以及小点心,当然还有水和美味的葡萄酒啦。

 ▼

thumb_img_9559_1024thumb_img_9565_1024

遇到女爵,不像前面都是用很low的小塑料杯盛酒,它们家用的是玻璃杯,显示了一个超级名庄应有的大气!

 ▼

6

thumb_img_9569_1024

不过其实也没那么矫情,没杯子就着桶一样喝 。

 ▼

thumb_img_9654_1024

路过雄狮兄妹。刚开跑体力充足,意气风发的还发了个朋友圈。

路过某记不住名字的酒庄,前面有一片池塘,于是许多选手扑通扑通的跳下去,游两圈接着跑。

 ▼

8

路过龙船——在接近10km的龙船和26km的拉菲之间,都是些小庄没什么顶级的,所以不少选手都心照不宣的选择在这里放弃了。

13km,跑到这儿正式开始感到。。。跑不动了。从匀速跑改为龟速跑。。。北方话管这叫颠蹬,时不时走上两步。一开始还抱着一颗上进的心想要努力跟上大部队啊,再两公里之后,上进心完全蒸发在烈日下——我就慢慢颠蹬吧,你们跑你们的,我边上给你们让路。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跑过我,印象比较深的有打着伞的古装少女(你是有多怕被晒黑)。

 ▼

thumb_img_9602_1024

牵着好大一只萨摩耶来跑的,这个没拍到。。。还有穿着一身巫师服,手里拿着一只假手还是巫师棒之类的挨个拍姑娘的屁股。。。是的,我也被拍了。主要巫师长的一般,不然我就咬牙追上拍回去了。

丁字裤兄弟们。大一点的酒庄会设台有乐队演出,这群兄弟每路过乐队会去很专业的随着音乐扭几下再走。

 ▼

thumb_img_9754_1024

还有这个顶着超级繁琐头饰的老爷爷,大概是我本次比赛中见过目测年纪最大的选手之一。一直跑在队伍中后段,后来被关门兔超过,但一直在坚持,让人心生敬意。

 ▼

3
许多仙女和野人在葡萄园里随地小便,从拉图一路尿到拉菲。。。

 ▼

thumb_img_9557_1024

18km,补水后颓废的靠在墙脚压腿,大概压腿的姿势太不用心了,一眼就被看出是个傲娇的选手在偷懒休息,两个打扮成丛林游侠的国际友人,拿着水枪毫不客气的冲着我上下乱喷了一气,大喊,“Bravo! Aller aller.” 我很想告诉他们即使拿火枪冲我开火我也不想起来了。

一路不断有围观路人,甚至有不少也是华服着身,来给参赛者们加油助威。好爱那些萌爆了的小朋友,激动的伸着手在路边等着跑过的选手来跟他们击掌。每次遇到他们中特别好看可爱的,我还是会挣命快跑几步努力制造出“我还精神的跑着呢”的假象,快步跑过去轻拍一下他们软乎乎的小手掌。

 ▼

thumb_img_9626_1024

和队友留影半马,21km。

 ▼

2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跟关门兔搏斗了。。。这些吹着哨子催促你的人跑在队伍的最末尾,背着6h30m的大牌子,意思是你要在6h30m跑完全程,我就是这个临界点,你不能比我慢。所以说你不能真的当逛街溜达下来,这个比赛是真的要跑的。。。

 ▼

thumb_img_9633_1024thumb_img_9634_1024

咬牙跑过26km拉菲,作为第一次连跑带爬了这么远的业余选手,我满足了。瘫在地上结束了我的首次马拉松之旅。唯一比较遗憾的是拉菲给的酒是他们家的三线。。。

 ▼

11 thumb_img_9642_1024

据完赛的队友发来的报道,30公里后路边的乐队和音乐更燃了,补给站出现精酿啤酒和香肠。39公里终于开始上生蚝!好羡慕。。。

 ▼

10

跑完全马的人会拿到奖牌和奖品。

 ▼

thumb_img_9692_1024

虽然接下来的两天,一步路都不愿意走,恨不得在当地买个轮椅,必须要步行的时候就找个人推我。但是满心都是明年也能再来就好了的期待。即使没有乐队、葡萄酒、生蚝和千奇百怪欢乐无限的cosplay,跑步本身,和喝酒一样,是让人平静和快乐的事。如果你不亲自跑跑感受看看,我很难解释给你听。

确实两条腿要断掉了,但是有句话怎么说的,“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feel alive,”恩,就是这样。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发布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评分

陆江(Maxime LU)/编撰

【最新发布】对波尔多Fine Wine市场影响最大的世界头号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这两天终于在最近一期的《Wine Advocate》,发布2013年份波尔多期酒的评分。

news2014-08-31rp

 

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大战,依旧延续前两年,惨淡告终,不过帕克的评分和对2013年份的点评,还是能帮助消费者对这一多灾多难的年份,有进一步的了解,或许也能在各家酒庄的参差不齐表现中,捡拾出些有性价比的品种。

这次Ausone依旧坚挺,木桐也是左岸4家中表现最出色的(拉图已退出期酒体系),拉菲,玛歌和白马看来是相对的地板年份。

最恶搞的是小拉菲,仅77-79的低分。虽然没有像拉菲集团旗下,拉菲丽丝苏玳甜白酒庄2012年份一样弃产,不过帕克这分一出,加上市场状态,价格走势堪忧。

两家新升到超一流行列的酒庄,虽然个人感觉两家的整体市场形象离超一流庄还是差点劲,不过这次Pavie的表现还是很受帕克肯定,Angelus也还过得去。

波尔多干红2013年份,被认为是艰难的年份,天气恶劣,低产。甚至又被认为是30年以来最困难年份。出品以果味为主,酸度活跃,是比较容易亲近的年份,建议在葡萄酒上市之后就可饮用,包括上市后未来10年都是适饮期。

另外2013年份的波尔多干白和贵腐甜白酒,是被多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或酒评机构(包括帕克)认为是不错的年份。

部分2013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帕克评分

news2014-08-31s

顶级葡萄酒产区-波尔多(Bordeaux)的前世今生

撰稿人/陆江(Jiang LU) -万欧兰葡萄酒俱乐部

 
说起在全球范围内最具盛名的葡萄酒产地,大部分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法国波尔多(Bordeaux)。尽管在葡萄酒历史的长河中,波尔多乃至法国都只能算是个“后起之秀”。 波尔多产区在酒届超然地位的形成,与其气候、地理位置和土壤等天生因素的影响至关重要,而历史机遇和波尔多人勤奋精明也是其成功不可忽略的要素。 从罗马人把葡萄藤带入波尔多算起,波尔多的葡萄酒历史至今约两千年。而当地葡萄酒生产和商业销售真正在当地发展起来,还是在欧洲的中世纪时期。    

Bordeaux Wine Map 波尔多产区图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一段对波尔多葡萄酒地位有极为重要影响的绯闻历史。在十二世纪,法国的版图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国王和地方领主之间的政治联姻维系着。1151年,当时的法国王后,同时也是阿基坦大区(Aquitaine)的领主,女公爵阿莉诺(Aliénor d’Aquitaine)遇到了小她11岁的安茹伯爵的儿子亨利(Henri PLANTAGENET),她被亨利的年轻活力所吸引。于是女公爵阿莉诺在1152年3月和法王路易七世离婚,仅隔两个月就嫁给了年轻的亨利。这位亨利在两年后(1154年)继承了英国王位,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金雀花王朝第一任国王,亨利二世。

从此波尔多就作为陪嫁品归入了英国,波尔多与英国本土的商业往来日渐密切,波尔多葡萄酒也戏剧性地在英国本土广泛流行起来。当时位于波尔多西南部的格拉芙(Graves)是当地的主力产区。这样的状况大约持续了三百年,一直到英法百年战争末年,也即1453年,在波尔多卡斯蒂永战役中,波尔多又重回法国的怀抱。波尔多葡萄酒的出口严重受挫,不过在英国市场上对波尔多葡萄酒的需求却也稳固建立起来。  

Jeanne d'Arc 波尔多市区的英法百年战争英雄-圣女贞德像

Jeanne d’Arc 波尔多市区的英法百年战争英雄-圣女贞德像

 

十七世纪,荷兰商人的到来,为波尔多开辟了新兴市场,波尔多葡萄酒又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而且荷兰人还带来了先进的排水技术,使波尔多西北部的梅多克(Medoc)成为新的产区,通过不懈发展,逐渐超越了原来西南部的格拉芙产区。

十八世纪,航海技术发展和随着对加勒比海市场出口的上升,英国市场对波尔多高水准葡萄酒的推崇需求,使波尔多葡萄酒又迎来了一个繁荣时期。同期先进的橡木塞封装酒瓶的技术逐渐取代橡木桶保存葡萄酒的技术,使保存期和品质大为提升。

由于法国在十八世纪下叶的美国独立战争中,与美国的紧密同盟关系,对波尔多葡萄酒在美洲大陆市场的拓展起到较大的推动作用。曾任驻法大使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就是个波尔多葡萄酒的狂热爱好者,曾经号称世界上最贵的单瓶红葡萄酒就是有他签名的1787年波尔多地区的拉菲酒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十九世纪,一方面波尔多大量投资发展优质葡萄酒的生产以及葡萄酒的新技术,另一方面也发生了一连串葡萄病害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尤其1875-1892年的根瘤蚜虫蔓延,几乎摧毁了整个波尔多乃至绝大部分欧洲葡萄园,所幸嫁接技术挽救了这场浩劫。 

Vineyard of Bordeaux 波尔多葡萄园

Vineyard of Bordeaux 波尔多葡萄园

另外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红葡萄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也是在十九世纪早期,才取代原来主导的马尔贝克(Malbec),成为波尔多主力红葡萄品种之一。

1855年,万国博览会期间,波尔多最著名的葡萄酒酒庄分级体系,在拿破仑三世要求下建立起来。1855列级庄等级体系有红葡萄酒和甜白葡萄酒两套体系,至今都还在广泛应用,是高端葡萄酒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分级体系。著名的拉菲、拉图、玛歌、木桐、侯伯王(也称红颜容)就是该体系最高的五家一等红葡萄酒酒庄。 进入二十世纪,由于战争和行业混乱,波尔多葡萄酒又经历了数度起伏。终于在1948年成立了行业管理机构-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CIVB)。

Tips:顺便提一下,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现在就位于波尔多市中心的葡萄酒大厦(Maison du Vin)里,这座大厦还包括波尔多葡萄酒学校的品酒教室和一个葡萄酒主题酒吧。在这里可以参加波尔多葡萄酒的相关课程,也能品试到不少精选出的波尔多代表酒款。 

Maison du vin Bordeaux 波尔多市区葡萄酒大厦

Maison du vin Bordeaux 波尔多市区葡萄酒大厦

 

波尔多市区葡萄酒大厦夜景

波尔多市区葡萄酒大厦夜景

 

从世纪初开始,波尔多陆续又建立了数个等级体系,部分甚至带有淘汰机制,这对波尔多不同产区葡萄酒的市场推动和优质葡萄酒的鼓励起到不小的作用。 近几十年来,波尔多继续努力提升技术和品质,规范生产,严格立法,积极推广波尔多葡萄酒。虽然面临各方冲击,但仍然保持着世界第一葡萄酒重镇的位置。

波尔多地处法国西南部的阿基坦大区,是大西洋的出海口,也是法国阿基坦大区对外贸易的主要港口之一。所处纬度是北纬45度左右,由于海湾暖流的影响,形成温和的海洋性气候,没有极冷和极热天气。夏季炎热阳光充足,秋季气候柔和少雨,冬季极少霜冻,春季潮湿温暖,大片的松树林保护葡萄园免受大西洋风暴的影响。适宜的气候使葡萄种植有恰当的成熟度和生长期。

波尔多市区夜景

波尔多市区夜景

加仑河(Garonne)、多尔多涅河(Dordogne)和吉伦德河(Gironde)等主要河流分布整个波尔多,复杂的地物地貌和不同的土质,造就了多样的、得天独厚的葡萄种植环境。加仑河和吉伦德河左岸的沙砾为主土壤,容易储存热量,有良好的透水性适合红葡萄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生长,所以也形成了左岸赤霞珠为主的相对硬朗风格的葡萄酒。而右岸较多见的石灰质和粘土土壤,又是波尔多占第一位的红葡萄品种梅洛(Merlot)最喜欢的,所以形成了右岸梅洛为主的相对柔美风格的葡萄酒。

整个波尔多有将近八千个种植户,是法国最大的AOC级(原产地命名级)产区,共有60个AOC,其种植面积几乎与德国或是南非相当。波尔多总产量约为七亿五千万瓶,出口数量约占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随着葡萄酒热潮在中国的兴起,近年来中国已连续数年成为波尔多葡萄酒的最大进口国,在金额上甚至已超过第二位的英国和第三位比利时的总和。

 不少消费者对波尔多葡萄酒的实力认知主要集中在红葡萄酒上,殊不知波尔多的干白葡萄酒和甜白葡萄酒也是藏龙卧虎,不乏顶尖实力的作品。像1855红葡萄酒等级体系中五大之一的侯伯王酒庄(Chateau Haut-Brion),同时也是国际公认的顶尖干白生产商。而1855甜白葡萄酒等级体系中超一级的伊甘酒庄(Chateau D’Yquem),是国际公认的最好的甜白酒生产商之一。 

Chateau D'Yquem 伊甘酒庄

Chateau D’Yquem 伊甘酒庄

 除了干红葡萄酒、干白葡萄酒、甜白葡萄酒外,波尔多还出产桃红葡萄酒、起泡葡萄酒等,所以波尔多出产的葡萄酒,几乎可以满足完整的正式晚宴所需用酒。 而且波尔多也是个美食之都,因为边靠大西洋,当地有上等的牡蛎养殖场,秋日周末,加仑河市区段的河岸(Quai des Chartrons)早午集市,漫步其中,就会看到几个小伙子熟练地开蚝,备好柠檬和调味汁,不高的价格,来上一盘,再配上一杯集市里卖的农家自产干白,鲜爽肥美,相得益彰。 

加仑河市区段的河岸(Quai des Chartrons)早午集市生蚝摊位

加仑河市区段的河岸(Quai des Chartrons)早午集市生蚝摊位

同时波尔多的鹅肝也是知名度颇高,尤其是走访格拉芙(Graves)的干白酒庄或是苏玳(Sauternes)的甜酒庄,往往会有道撒了点海盐的细嫩鹅肝给访客配酒。

撒了海盐的细嫩鹅肝

撒了海盐的细嫩鹅肝

当然还有重点要提到的,是国际闻名的特色甜点卡纳蕾(Canele),因为在酿酒过程中澄清沉淀经常会用到蛋白,所以蛋黄成了某种意义上来说的酿酒过程的“下脚料”,而蛋黄又恰恰是卡纳蕾(Canele)的重要原料,于是这款甜点阴差阳错地成了当地特色,午后在波尔多街角遛弯,时不时会遭遇橱窗里这道甜点的诱惑。

波尔多市区街角橱窗里的卡纳蕾(Canele)

波尔多市区街角橱窗里的卡纳蕾(Canele)/陆江摄

作为最知名的葡萄酒产区,波尔多在历史、人文和艺术等方面的保护和发展也颇受肯定。波尔多有三个景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入世界人类遗产(Patrimoine Mondial de l’Humanité)列表。

 1999年,波尔多右岸小镇圣艾美侬(Saint-Emilion)及其整个辖区(8个市镇)的中世纪城镇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列表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列入“文化景观类”的葡萄种植区域,这得益于波尔多对历史遗迹的完好保存。
 

Saint-Emilion

Saint-Emilion

 

Saint-Emilion

Saint-Emilion

2007年,波尔多以“非凡市区”整体的名义列入世界遗产列表,被称为:“波尔多,月亮港(Bordeaux, port de la Lune)” 。波尔多是第一个整体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城市。建立于启蒙运动时期,是作为历史古城列入世界遗产。在法国,除巴黎以外,波尔多是受保护建筑数量最多的城市。面积1810公顷,拥有历史建筑(Monuments Historiques)347座,3个教堂以及圣雅克-德-孔波斯特拉之路(Chemins-de-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的名号。18世纪初期以来的城市规划和建筑群体现了创造性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趋势,展现了城市与建筑的完美统一。 

波尔多市区钟楼

波尔多市区钟楼

波尔多市区夜景

波尔多市区夜景

La Place de la bourse 波尔多市区交易广场

La Place de la bourse 波尔多市区交易广场

   2008年,布莱伊要塞(Citadelle de Blaye) 与巴特塔楼(Fort Pâté,位于同名小岛)和左岸的梅多克塔楼(Fort Médoc)一起,以“沃邦防御工事( Fortifications Vauban)”中“沃邦门锁(Verrou Vauban)”的名义,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布莱伊城堡(Citadelle de Blaye) 建于1685-1689年间,由著名建筑师沃邦(Vauban)建造,旨在防御波尔多免受外敌侵袭。

在过去几年里,波尔多城市经历了一系列的保护性改造,穿越波尔多市区的加仑河沿岸,铺设了人行道,变成了花园、休闲业态的超大步行街。波尔多不仅是世界葡萄酒第一重镇,也是集美食美酒、人文和景观为一体的葡萄酒旅游圣地。

 

波尔多2012期酒:中间商们”平静”看待2012年份,但担心影响2011年份

波尔多2012期酒:中间商们”平静”看待2012年份,但担心影响2011年份

编译/陆江(Maxime LU)/万欧兰葡萄酒俱乐部 

陆江点评:2012年份期酒,品质并非优秀年份,降价已成定局,只是酒庄、中间商(Negociant)、酒商和消费者之间还在博弈,酒庄正在均衡各方利益和衡量降价幅度。其中对2011年份、2010年份销售的影响,是个考量要点,对于中间商和酒商而言,重要一点是调整心态。不过通过分析各方想法和以往销售情况,基本已调整好心态,接受降价现实,下一步就是酒庄陆续出价。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Adam Lechmere,Decanter
2012年波尔多期酒,波尔多酒商说,他们对于2012年份的质量并无担心,但大多数人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当前2011年份的销售情况。

Barrieres Freres的Ehrmann说:“我们对我们2011年份剩余库存比较乐观。”

‘2012年份会杀了2011年份’,这是许多在波尔多的人们的看法。Angelus酒庄的董事总经理Stephanie de Bouard向记者提到了这一情况。
德国酒商也同样说到:“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有不少2011年份的酒,我们是被迫购入的 – 而且2012年份将严重打压2011年份的销售。”
De Bouard说,问题主要是因为定价 – ‘2012年品质优于2011年,而2012的价格却更低’ 。

当然中间商们也有觉得2011年份早晚是能出手的。

Sichel的出口总监Charles Sichel说,“2011年份会比较难卖,我们准备存一段时间,等经济复苏了,还是应该能出手。这种情况在07、06、04等年份呀发生过。”

John Kolasa

John Kolasa/photo by  陆江(Maxime LU)

John Kolasa,管理着香奈儿旗下的Rauzan Segla酒庄和中间商Ulysses Cazabonne,他提到“他不担心2012的品质,只是对市场状况不太乐观”。

Mathieu Chadronnier,是销售额达到1.41亿欧元的CVBG Dourthe Kressman的董事总经理,他说他并不担心2011年份.‘每个年份都有其适合的市场。2008年份发布得很便宜,卖的也快, 08买完后07也变得好卖了。2011年份应该也是同样.’ 波尔多现在遇到的情况是,在市场火爆的那几年,波尔多爱好者们买了大量过去的年份,使适饮的酒在市场上比较缺少。中间商们希望2011年份能填上这个空缺。

“我们有2011年份的剩余库存,但我并不担心,因为很多人还是愿意买现货【2011年份将在6月开始装瓶】,”大中间商Barrieres Freres的Laurent Ehrmann说,“品质不错,价格合理的年份像2001,02,07和08都没有多少库存了。”

2012年份的关键是价格,但是2012年份会严重影响过去两个年份的销售。保留2011和2010的库存并不难,难的是在困难的经济环境中资金的挤占。考虑到一等庄的价格,这将会是个比较尖锐的问题。

尽管2010年份,这是个不错的年份,甚至很多人认为是最好的年份之一,中间商们仍然还有2010年份的库存,尤其在2012年初被中国买家取消订单的那些中间商们,其中包括一个3千万美金的合同。 “我比较担心的是,我已经压在最近两个年份的一等庄和超级二等庄上的金额,”Kolasa说到。那些大中间商也许能扛得住,但对于小中间商们来说,“银行将会来告诉他们削减2010和2011年份的库存,从而能释放出现金,以便能购买2012年份和保持生意的继续进行。”

另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波尔多似乎已经感受到,十年以来第一次,波尔多变成了买方市场,权力的装换,有利于中间商和酒商们。

传统上来说,无论是中间商或酒商,买家必须要小心展示出对他们供应商的忠心,即使较差年份也要购买,以确保在好年份能拿到配额。

但现在,“旧的忠诚”已经没了,Kolasa指出。 “即使是那些去年主动削减其配额的酒商,想要重新恢复其配额也并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