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西的葡萄酒产区伊犁河谷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国产葡萄酒近年来崛起速度非常快,从早期的难以下咽,到现在精品辈出。而这些显著进步,其实也就是十来年的光景。这让我对走访国内的葡萄酒产区越来越有兴趣,很想了解是什么样的风土和人在推动国产酒的快速发展。上月正好国内顶尖的葡萄酒品牌营销专家郭校长,约着一起去新疆伊犁河谷葡萄酒产区看看。我正好有空,走起!

其实我对伊犁河谷的认知,只是限于旅游资源和瓜果梨桃,而对于伊犁是葡萄酒产区,实在一无所知。

出发前做了点小功课,才知道伊犁河谷是中国最西边的葡萄酒产区,位于天山山脉西端,三面环山,地处北纬42°14’-44°50’。提到维度,特别说一下,伊犁河谷和波尔多的纬度是真正有重合的。中国老有一些产区明明和波尔多不在一个维度,却爱硬凑。

 

 

在航班上俯瞰伊犁

 

伊犁河谷三面环山,山脉阻挡了寒流、热浪、沙尘暴等恶劣气候,西面开口,迎接源自大西洋的暖湿气流。伊犁河谷气候温和湿润,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年平均气温10.4℃,年日照时数2870小时。

 

伊犁河谷年降水量417.6毫米,山区达600 毫米,是新疆最湿润的地区,森林覆盖达到16%。1000多公里的伊犁河顺着天山南麓沿河谷流出,向西汇入霍尔果斯河,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水流充沛,造就了“塞外江南”的美景和丰富的物产,也能为葡萄种植提供必要的水资源。

 

充足的光照、明显的昼夜温差,超长的葡萄生长季,有利于葡萄糖分和酚类物质的积累和成熟;当地排水性好且肥力不高的砂质土壤,有利于葡萄深入扎根。当然冬季还有极端低温,所以需要埋土抗寒抗干,葡萄架型还是会受限制。

 

今年6月底7月初的北京,热得有点让人不省心。温度已超不少火炉城市的三伏。本以为去新疆是更热的苦旅。结果7月1日出发当天,查了天气预告,伊犁首府伊宁的气温竟然和避暑度假圣地相仿。一下子心情就欢快了。

 

航程目标是伊犁首府伊宁。我12点50从北京起飞,大约飞了不到四小时,到达乌鲁木齐。

候机大厅到处是新疆特产: 薰衣草精油,馕,和田玉,新鲜水果和果干,还有好看的热巴小姐姐。

 


 

航班在机场暂停不到一小时,紧接着飞往伊宁,一个半小时左右,降落。团队小伙伴们汇合,深圳的陈总武总,北京的战老师,玉女神,小一和我,上海的郭校长和侯总。

伊宁机场到达出口首先看到的是当地大比例薰衣草产业的相关宣传,很快也看到与葡萄酒相关的宣传-伊犁河谷产区的代表酒庄之一丝路酒庄的广告牌。

 

 

 

从机场到酒店,沿途市容,绿化和建筑,出乎我意料,猛一看还以为是江浙沿海发展不错的城市一般。

入住新开没多久的酒店天缘国际,软硬件还真不错,在国内西部城市的五星级酒店里算是前茅。迎宾的水果甚得我心,尤其是应季的杏,成熟度很高,在北京很难吃到。我的房间还是河景房,看到伊犁当地的主力水系命脉:伊犁河,水量不小。

 

当地到21点天还是亮着,不过我们北京时差的胃早已开始有所反应。

晚上在突玛丽斯大饭店,丝路酒庄庄主李勇,还带了丝路酒庄在伊犁河谷最东边产区出产的雷司令干白,蛮干净清新,酸度活跃,当开胃酒很适合。尝到了不少当地的特色菜,马肉肠果然很有马味(Bret),霸王牛头气势过人、胶质充沛适合爱美女生,烤羊腿香嫩很棒;

 

必须要提到几种主食真的做得好吃,尤其丁丁炒面筋道质地和烹制火候到位,汤饭(面片汤)鲜香辣调得适口,手抓饭口感丰富鲜香。

 

对了,还有蜂蜜要提一下,餐桌上有款饮料是需要加蜂蜜的,服务员拿过来的蜂蜜,品质不错,口感细腻,而且有淡雅的茉莉等花香,我们刚夸赞了一下,服务员像看到了刘姥姥一般得回了一句:“这就是我们这里的普通蜂蜜。” 嗯,这次必须要买些回去。

 

第二天一早,和丝路酒庄李总聊起当地水果,原来当地还有覆盆子和黑加仑鲜果出产,不过不是这季能吃到的。这季主要吃瓜桃杏李,而且有机会吃到树熟的果子,喜欢!

和李总交流后,又在度娘上确认了一下:伊犁河谷东西长360公里、南北最宽处275公里,面积5.64万平方公里,有着各异的小气候和地物地貌,隶属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辖伊犁州8县1市以及兵团农四师和21个团场等单位,人口232.56万。

看了下我们的行程计划,2天,其中安排了参观丝路酒庄的三个葡萄园,分布在伊犁河谷的三个区域:

– 位于河谷中部,是在新疆建设兵团农四师70团这边,相对湿润温暖;

– 位于河谷东边,是72团范围里,库尔德宁以东5公里的一片北山坡上,相对冷凉湿润;

– 位于河谷西边,是67团范围里,相对温暖干燥多风。

 

上午参观的丝路酒庄的葡萄园,就是属于河谷中部,离伊宁20多公里。种植有鲜食和酿酒葡萄,土壤是粘土和沙质混合土壤。当地年降雨量约为400多毫米,主要集中在4、5、6、7和10月。

 

李总提到,当地葡萄园一般4月发芽,10月采收,生长季很长,很多晚熟品种都可以获得糖分和酚类物质的成熟。当然因为光照充分,酒精度会相对偏高。当地年平均气温偏低,酸度不是每年都需要调整,而且也可以用高酸高单宁的Saperavi(格鲁吉亚特色品种)基酒来调整酸度。在酒窖里桶边品鉴的结果看,丝路酒庄的酒还是蛮平衡的,感觉不到酒精热感带来的突兀。

 

另外李总从去年开始,在部分丝路酒庄的葡萄园实施限产。拔除了近半的葡萄藤,然后根据目标产量,倒推出每株的留芽数量。

 

看得出,既有情怀又很务实的李总,对伊犁河谷产区花了很多资源和精力,对当地产区和葡萄园相当了解,也有很大的信心在这片产区做出高水准的葡萄酒。

 

丝路酒庄除雷司令、霞多丽、赤霞珠、蛇龙珠、梅洛和Saperavi(格鲁吉亚特色品种)等品种外,还种了些小味儿多(Petit Verdot),李总对小味儿多比较感兴趣,以后可能会用小味儿多取代Saperavi。

 

 

对于伊犁河谷葡萄酒产区来说,成立于1964年,当地最早也是最大规模的葡萄酒生产巨头伊珠酒庄,在聊伊犁河谷产区历史时,是绝对绕不过去的。现在伊力特白酒是伊珠葡萄酒的大股东,我们去参观了伊珠的厂区,酒窖,酒厂历史展示区,还品鉴了干红,冰酒等。

 

伊珠老厂房的旁边正在蒸馏薰衣草精油,远远地就能闻到薰衣草主调的香气。

 

午餐吃到了当地著名的兵团大包子。

 

下午去河谷东边72团的路上,看到一片不小的薰衣草田。花田旁居然还有养蜂人的蜂箱,薰衣草蜂蜜! 感谢新疆通的李总,他亲自出马,帮我们搞定了薰衣草蜂蜜。本来他还准备在库尔德宁那边再帮我们弄一些,据说那边丝路酒庄葡萄园附近有更好的蜂蜜,可惜下午我们去时,才得知因为今年气候不佳没有收成。

 

就在李总帮我们去和蜂农沟通时,一帮不太年轻的中老年人,还去薰衣草田里拍了好几张“致青春”照,感觉文艺心都快赶上精品购物的翔大师翔文艺了。

 

说到薰衣草,我们很幸运,每年6月中下旬到7月初正好是新疆伊犁河谷薰衣草的花季,花季一过就要采收,提炼精油。 伊犁是与法国普罗旺斯、日本北海道富良野齐名的世界三大薰衣草基地之一。我们还去参观了新疆著名的伊帕尔汗薰衣草观光园,这是个4A级景区,成片紫色的薰衣草和马鞭草,勾起点心底的小浪漫。

 

观光园还有不少薰衣草产品,精油,手工皂,面膜,薰衣草干花等,伙伴们的购买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傍晚到达位于伊犁河谷东边,库尔德宁以东5公里的一片北山坡上,丝路酒庄的葡萄园里种着适合冷凉气候的白葡萄品种,霞多丽,贵人香和雷司令。这里年降雨量约600毫升,斜坡葡萄园,行走起来还蛮累,出品就是第一晚尝过的那款清新活跃的雷司令。

 

丝路酒庄庄主李勇

 

周围山坡是半自然状态的草甸,听着山涧溪水声,爬上高处远眺对面,竟有几分瑞士或是意大利山地绿植覆盖的美景。看着夕阳日落,感慨着老天眷顾伊犁的美景资源,做着未来再来这里看景休假的白日梦。

 

 


日落后,降温很快,我们也下撤,前往一户李总相熟的农家乐,长袖薄外套这时候该用上了,温度估计十来度,吃点开胃的西瓜和香瓜,还有树熟的杏。晚餐虽说是农家乐,可鸡牛羊蔬菜等食材很棒,整个菜式出品,除摆盘没那么精细外,口感完全不逊于前一天吃的高级大饭店,最后上的裤带面,让我忍不住想说新疆主食无敌了,立志减肥者还是不要到伊犁哦。

 

最后一天行程,是一路向西,到伊犁河谷的最西边,丝路酒庄在67团的葡萄园,那里已经是和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

沿途还有叫卖吊死干,下车一问,原来是指树熟的杏,吊在枝头有点风干,也叫树上干杏,闻起来会多些杏干的风味,入口更甜。卖果大叔还在晒杏干,也卖野生的黑小麦和枸杞。

 

吊死干

 

 

应季的瓜果桃李杏

 

 

羊交易集市

因为路过惠远古城,我们还参观了惠远古城历史文化展览。

伊犁河谷惠远城,地处战略要地,曾是新疆首府所在,也是丝路重镇。历史上沙俄的掠夺,被迫的赔款割地,疆土内缩,使它从远离边境的地方权力中心变为边陲小镇。伊犁河谷也在历史巨变中,留下不少时光的佐证。包括这新疆最高长官伊犁将军们所在的权利中心的惠远古城和林则徐遗迹,

 

首任伊犁将军明瑞

 

午餐吃到了盼望已久的伊犁河的鲜鱼,还是水准不弱的农家乐。

 

终于到了中国最西边的葡萄园,丝路酒庄在67团的葡萄园,这边年降水仅200毫米左右,温暖干燥多风,从而病害也少,葡萄园生态很好,葡萄藤里居然看到鸟巢,甚至还有鸟蛋。李总前些天来时,还在另一个鸟窝里看到孵出的小鸟。

 


丝路酒庄在这里种植了赤霞珠、小味儿多、马瑟兰、马尔贝克、美乐、品丽珠等品种,约1,000亩。

附近有清代用于防御守卫的战力单元卡伦(图是纳旦木卡伦)。

 


然后我们溜达溜达就到了这个地方,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因为国际政治风云变幻,中哈边界也成了严防死守的区域。

 

当时的念头:自己虽为蚁族小民,能在和平年代和安逸地带生存生活,已是幸运。

 

最后一晚,察布查尔,晚餐,羊排,香椿鸡蛋,牛肉,鱼肉,几道野菜,完满!

 

回京,乌鲁木齐机场转机,传送带上的丝路酒庄巨型酒瓶,有点波尔多机场的感觉。

 

到京,继续……消暑休假后的红尘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