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十)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Clos Vougeot Domaine d’Eugenie
———拉图和Gucci老板的勃艮第特级园

酒庄:Domaine d’Eugenie
产地:Clos Vougeot
年份:2011
国际均价:$313
李志延:93

2006年Francois Pinault买下了Domaine d’Eugenie。Francois Pinault是谁呢?常年稳坐法国富豪榜前五的亿万富翁,国际奢侈品集团开云(PPR)的老板,轻松榨干妹子每一分积蓄的Gucci和YSL都是他的,波尔多五大酒庄里的拉图庄也是他的(如今Domaine d’Eugenie由 FredericEngerer,拉图的管理者直接管理)。然后2006年这个有呼风唤雨之能的大富豪瞄上了Domaine d’Eugenie,那时候酒庄还叫Domaine Rene Engel,Francois Pinault把名字改成“Eugenie”以纪念母亲,可见他对新酒庄的重视和喜爱。

↑↑↑看,就是这个土豪,Francois Pinault

至于Domaine d’Eugenie的前身Domaine Rene Engel,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创始人ReneEngel做过Dijon大学的教授,还是酒神Henri Jayer的老师,家族第二代在1959年至1971年间担任过Vosne的市长。可惜家族第三代于2005年因病辞世后,酒庄后继无人,才由拉图接手。当然入了豪门也不是立刻一帆风顺的,毕竟波尔多和勃艮第互相嫌弃的历史已久,手法和历史完全不同的波尔多怎样来管理一个名庄勃艮第?会不会就此失去自己的性格和灵魂跟风市场?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之后,酒迷们欣慰的看到,新团队还是顶住了质疑,怀抱着敬畏自然的谦卑之心酿酒,无论是自身的品质还是声誉都往上又攀爬了一个台阶。

我们知道Clos de Vougeot的整体品质其实是有点良莠不齐的,但Domained’Eugenie的这一片绝对能够跻身品质最优之列。 Domaine d’Eugenie的葡萄园总计6.51ha,其中在Clos de Vougeot Grand Cru的葡萄园面积为1.36ha,位置在特级园的上坡段处——Rene Engel上世纪二十年代购于另一个勃艮第的老牌家族,一直以来都是酒庄的旗舰款。

自2007年起,Closde Vougeot采用一半葡萄去梗,一半留梗的方式酿造,既带来更有力的单宁更坚实的结构,也没有失去它圆润芳香的特质。2011年不是个理想的年份,葡萄采收前感染严重,然而严格筛选和及时采收保证了葡萄的品质,红色水果,比如樱桃香气缠绵口腔舌尖,坚实的结构毫无松弛感,结实平衡,口感浓郁,滑如丝缎,走大气优雅路线,气场两米八,堪称Vougeot黑皮诺的模范生。

Chambertin, Clos de Bèze,Pierre Damoy
———生于理想年份的香贝天先生
酒庄:Pierre Damoy
产地:Clos de Bèze
年份:2012
国际均价:$302
Antonio Galloni:95-97
Wine Spectator: 94

外国葡萄酒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名字长的头晕,那些个单词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不怕,来,我们拆开来看。

Chambertin,大名鼎鼎的香贝天,坊间传说拿破仑最爱的酒,传奇勃艮第葡萄田。

Clos de Beze,以香贝天北边一圈修士建起的围墙为界,围墙内的葡萄田称为Clos de Bèze特级田,而南边部分则属于Chambertin特级田。Clos de Bèze出产的葡萄酒,可以标签为名气更响的邻居Le Chambertin,但Le Chambertin 却不能标Clos de Bèze。当然Clos de Bèze自身也不弱,现在酒商大多以Clos de Bèze自己的名义装瓶就是了。相比Le Chambertin,Clos de Bèze的所有权更集中些,我们今天要介绍的Pierre Damoy就拥有差不多35%的Clos de Bèze的面积,是这片特级园的最大所有者。

最后来看Pierre Damoy。已知一瓶酒来自Clos de Bèze,有个好出身还不够,还要看它出自哪个厂。创立于上世纪30年代的Pierre Damoy是Clos de Bèze的最大地主,也是当之无愧的香贝田名厂,大部分葡萄园都位于这片产区,有香贝天先生的美誉。2012年虽然夏季雨水偏多了些,但完美的八月和九月带来了健康状况无可挑剔的葡萄,对于勃艮第来说是值得关注的年份。我们这款2012年份的Clos de Bèze,甜蜜飞扬的红色果香隐含着稳重的气质,单宁细腻如织轻袭舌面,整体强劲充满活力,变化繁复,美如夏花。

Greenock Creek Shiraz Roennfeldt Road
————拿帕克满分到手软的澳洲膜拜
酒庄:Greenock Creek Wines
产地:Barossa
年份:2002
国际均价:$409
Robert Parker:100

Greenock Creek Wines是位于南澳巴罗萨,Seppeltsfield 和Greenock之间的小生产商,创立于1978年。以浓郁果香和结实骨架而著称,自创立以来一直由一对夫妇俩所有。酒庄虽小但从不购买葡萄,所有酿酒所使用的葡萄都是自己亲手所种,是小而精的典范。其中Roennfeldt Road是酒庄最小的一块葡萄园,园内栽种着产量非常低的80年老藤,每英亩不过1吨的产量。

这款Roennfeldt Road, 1995、1996、 1998以及2002年份都拿过Robert Parker的满分。也难怪酒庄迅速蹿红起来,以至在2016年跻身于Winesearcher澳洲最贵葡萄酒前十的榜单(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九月澳洲最贵葡萄酒排行榜),已然成为澳洲顶级酒的代表之一。我们这次力推的2002年也是帕克的满分年份哦。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万欧兰荐酒之最值得出手的名庄(七)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万欧兰荐酒&带你认名庄系列又来啦!以后还陆续会有更多期,请期待~

要为你推荐的都是我们,历届俱乐部活动或者趣味拍卖中曾经出现过的酒款,
我们喝过之后认为这个性价比太赞了,或者确实能列入“死前必喝xx款”的list里的酒
十分有必要与你分享一下的

1. Greenock Creek Shiraz, Apricot Block

酒庄:Greenock Creek Wines
产地:Barossa Valley, South Australia
年份:2005
国际均价:¥ 439
Wine Advocate:95

Greenock Creek Wines是位于南澳巴罗萨,Seppeltsfield 和Greenock之间的小生产商,创立于1978年,出产几款包括赤霞珠、西拉和歌海娜在内的葡萄酒,以浓郁果香和结实骨架而著称,自创立以来一直由一对夫妇俩所有。酒庄虽小但从不购买葡萄,所有酿酒所使用的葡萄都是自己亲手所种。其中Roennfeldt Road是酒庄最小的一块葡萄园,园内栽种着产量非常低的80年老藤。而Apricot Block所在的葡萄园距离Roennfeldt Road不远,园中的葡萄是1995年从RoennfeldtRoad移植过去的,这里原是种着一片杏树,故称为Apricot Block。

这款酒以浅底敞口石质发酵器发酵,采用非常传统的篮式压榨,经二次苹果酸乳酸发酵,最后入美国hogshead桶(一般为300L)熟成,一小部分入新桶陈年27个月,装瓶前不经下胶过滤以保持天然,拥有极复杂浓郁的香气和细致单宁。

2. Morlet Family Vineyards Cabernet Sauvignon Mon Chevalier

酒庄:Morlet Family Vineyards
产地:Sonoma County, USA
年份:2009
国际均价:¥ 1031
Wine Advocate:95

加州精品酒商Morlet Family Vineyards的葡萄园尽数位于纳帕谷和索诺玛,生产一系列单一园葡萄酒,包括赤霞珠、霞多丽、黑皮诺和西拉。酒庄成立于2006年,主人是Jodie和LucMorlet夫妇。Luc Morlet出身于法国酿酒世家,家族拥有著名法国香槟庄Pierre Morlet & Fils。他是家族第五代,在勃艮第、波尔多和法南学习工作多年之后决定娶妻随妻,跟随妻子Jodie回到她的家乡加州。酿造出许多对于波尔多、和勃艮第和香槟的传统技术借鉴很多,同时融会贯通了加州固有特色的优雅复杂、个性十足的葡萄酒。

这款酒由86%赤霞珠,8%丽珠3% 梅乐和2% 马尔贝克和1% 小维多混酿而成。手工采摘分拣,自然酵母发酵,法国小橡木桶陈年16个月,不经过滤。酒庄对于所有细节一丝不苟,不但对于栽培和管理葡萄园极为用心,橡木桶也选材自法国最好的橡木林,经过严格测试筛选的软木塞则来自Sardinia。也正是因为对于品质如此苛求,才让它迅速的收获了众多粉丝和荣誉。

3. Château Lascombes

酒庄:Chateau Lascombes
产地:Medoc, Bordeaux, France
年份:2010
国际均价:¥ 803
Wine Advocate:96 | James Suckling:94
Wine Enthusiast:92

Château Lascombes(力士金堡)位于法国波尔多玛歌(Margaux)产区,与著名的玛歌酒庄只有数百米之隔。它的起源可追溯至17世纪,在18世纪时,原酒庄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后来成为了今天的ChâteauDurfort-Vivens,另一部分就是Château Lascombes,在1855年分级中以其优秀稳定的品质被评为仅屈居于五个一级庄之下的二级庄。

Château Lascombes在玛歌境内拥有112公顷葡萄园,此外在上梅多克还有15英亩,不同寻常玛歌酒庄,梅乐种植比例达到50%。不过正牌酒中赤霞珠比例还是占到了55%,年产量在300,000瓶左右。低温发酵,经MLF,使用传统的蛋清澄清,橡木桶中陈年18-20個月,酒体强劲而又优雅,成熟丰富,是口碑和价格都很不错的二级庄。

4. Les Haut Lieux, Domaine de la Vieille Julienne CNDP

酒庄:Domaine de la Vieille Julienne
产地:Chateauneuf-du-Pape,France
年份:2011
国际均价:¥ 414
Wine Advocate:95 | Wine Spectator:93

Domaine de la Vieille Julienne是位于法国著名产区教皇新堡的精品酒庄,建立于1905年,由Daumen 家族拥有。酒庄历史已久但成名较晚,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酒庄才开始装瓶出售自己的葡萄酒,经过一系列控制产量和提高品质的举措,在九十年代获得了广泛认可。镇庄之酒Vieille Julienne Reserve Châteauneuf-du-Pape自1994年问世以来,只在最好年份出产,不过的几个年份曾获得过数个帕克满分,更是让它一酒难求。

酒庄采取采用有机种植和生物动力,以及类似勃艮第的耕作方式,将葡萄园分成小地块,并对每个小地块量身定做最合适的栽种管理方式,极致精细。酒庄在教皇新堡有十公顷的葡萄园,在罗讷河谷其他地区还另有五公顷,主要种植品种为歌海娜,有部分歌海娜老藤已达百年之久。我们要推荐的这款Les Haut Lieux是性价比更和谐的选择,由60%歌海娜,20%慕和怀特和神索以及混合而成,采收期较晚以确认充分成熟,使用天然酵母,不经澄清和过滤,符合酒庄尽量减少人为干预的准则,是一款结构完整,果香纯粹的出色教皇新堡。

5. Domaine Geantet-Pansiot, Gevrey-Chambertin En Champs 2012

酒庄:Domaine Geantet-Pansiot
产地:Gevrey-Chambertin,Burgundy, France
年份:2009
国际均价:¥ 473
Wine Advocate:95

勃艮第夜丘近年来的明星酒庄,成立于1954年,葡萄园总面积为13公顷左右,以Gevrey-Chambertin和 Chambolle-Musigny为主力。酒庄虽年轻,但自1982年现任庄主接管以来,带领子女精心打理,以其无论特级园、一级园还是村级,一贯拥有稳定出色的表现而被看好,曾被帕克评为“金丘最有前途的酒庄之一”。因其非常有辨识度的酒标在万欧兰俱乐部里被代称为“双狼抱树”。

酒庄不使用除草剂或者化肥,手工采摘,发酵前低温浸皮,发酵及浸皮时间约为20-30天左右,大部分红葡萄酒皆采用30%新桶,期间不换桶,为避免失去太多新鲜果味桶培仅控制在13-15个月,不经过滤。这款Gevrey-Chambertin En Champs虽然仅为村庄级,但来自一块种植于1903年的百年老藤地块,目前大部分老藤如今依然存活,且未经嫁接,非常难得。产出的酒复杂精致,单宁细腻,具有十分出色的陈年实力。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
长按识别二维码,欢迎关注我们

南澳葡萄酒之旅(下)-阿德莱德山区和麦克拉伦谷

图文/陆江(Maxime LU)

离开了伊顿谷(Eden Valley),下一站是南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两个葡萄酒产区

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

午餐在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的颇具口碑的餐厅The Lane尝试了餐酒搭配,这是我第二次来吃的餐厅,出品依旧值得推荐。餐厅还有单独的wine bar区域,适合小酌休闲。露台,落地窗,外眺是成片的葡萄园和山丘,得天独厚。还偶遇一只闲适的大狗,一副“别打扰我”的架势。

入住精品酒店Mount Lofty House,这是位于Mount Lofty山脊的酒店,我住的房间能俯瞰超美的山谷,据说这里是本区最好的观景点之一。晚上和当地食品和旅游届的代表一起交流,没想到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有那么多农业特产和旅游资源。晚上重头戏就是品鉴当地屡获国际大奖的奶酪工坊的产品,是个惊喜,尤其是一款柠檬风味,有真蚂蚁的奶酪,有着去腻的酸度和奶酪细腻柔滑的质地,还有独特风味带来的复杂口感,有趣的尝试,这款据说就是国际大奖获奖奶酪。搭配奶酪的坚果无花果糖是我的所爱,可惜行程太紧没机会买些带回国。

 

晚宴中当地实力不弱的白葡萄酒Hahndorf Hill Gruner Veltliner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

一早出发,路上难得偶遇生性极懒的考拉在爬树,憨态可掬。

最后一站就是出产了颇多收藏级葡萄酒的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在我自己收藏的澳洲酒中,本产区的酒能占到一半,主力品种还是西拉子。

首先到达Beresford wines,酒庄有窗明几净、简洁风的Cellar door。河对岸的酒庄艺术中心,是具备奢华接待能力的精品酒店。套间有一个卧室,一个衣帽间,一个大卫生间,还可以自己料理美食,一套一晚1500澳币;另一套有三个卧室,一个洗手间,一个厨房,也是1500澳币。装饰画是真的艺术作品。两个套间包下来,差不多就是整个楼。不过酒庄说要包楼有另一个价格。否则还会有游客来看楼里公共空间的艺术品展示(不会进套房内)。

酒庄的酒做得蛮有特点,歌海娜细腻,果味充沛,单宁质地有点黑皮诺的感觉,赤霞珠和西拉都是细致经典风格,整体有点冷气候特点,酸度据介绍来自于自然积累(没有调酸)。

另一家Primo Estate, 因为庄主家族是意大利裔,整个酒庄充满意大利元素,包括背景音乐。品鉴了用Colombard做的起泡酒,用赤霞珠梅洛做的Amarone风格的酒。酒庄还有上好清新微辣的橄榄油,自产葡萄陈醋,三个月陈的奶酪Grand padano,这些也是我喜欢的。

中午,到了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名庄D’Arenberg,庄主是酒庄第四代,全名Chester Osborn,以各类“Crazy”的行为或言语著称。在中国推广时,我们常见他舞动一支吓人的“Dead Arm”,几年前在香港的葡萄酒国际盛会中“一脱成名”。酒庄的酒真心品质不错,价格也合理,国内在葡道有售。这次他带我们看了已基本成型的集品酒室,餐厅,培训等接待功能一身的新Cellar-door。像个大魔方,据他介绍完全来自于他的灵感。

午餐Chester的父亲、老庄主 d’Arry Osborn坐我旁边,因为他腿脚不太灵便,走路支拐杖,,明显上年纪了,不过他记忆不错,聊着聊着也挺嗨,很有激情的一位,不过他对儿子造新楼还是觉得有点太能花钱。

酒庄代表作Deadarm 2013,集中的酒体,结构完整。200多澳币价格的两款:The Old Bloke & The Three young blondes 2011和The Athazagoraphobic cat 2011,都是饱满集中庞大的大酒范儿。D’Arenberg的餐厅依旧是南澳的著名餐厅,实力不弱。厨师估计看有华人,比较好玩的在主菜里加了个肉包子……“诚意已感受,口感还是回国再吃比较靠谱。”

 

 

至此南澳的旅程结束,在墨尔本转机的数小时,我习惯性地“考察”了墨尔本机场的免税酒,说实话,酒的选品明显主要是针对中国买家,销售基本都是华人,当然奔富的酒必然是主力,只是价格着实一般,不如国内一些大电商的促销价。不过亮点是郭德纲同志的“DEYUN”品牌,维州出品,28澳币,挺醒目。

 

南澳葡萄酒之旅(中)-克莱尔谷、巴洛萨谷和伊顿谷

图文:陆江(Maxime LU)

离开了库纳瓦拉(Coonawarra)葡萄酒产区,搭商务小飞机继续行程,下面是南澳大利亚的克莱尔谷(Clare Valley)、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和伊顿谷(Eden Valley)三个葡萄酒产区。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是雷司令和赤霞珠等都有不弱表现的南澳葡萄酒产区。

直奔酒庄Paulett Wines,一组餐配酒,准备得很有心。清新果味的雷司令与“泰菜”元素,2009陈年雷司令和芦笋橄榄虾,用圆润包裹高酸的本地实力塞美容和鹅肝,经典风格赤霞珠和猪肉“脯”,西拉和辛香肉类。除了最后一道香料过重,搭配值得商榷外,其它都效果不错,酒的整体实力也是相当不错,其中惊喜的是赛美容。

第二家酒庄是Pikes Wines,品鉴的几款酒做得中规中矩,不过他家的精酿啤酒坊,很惊艳,相信会是国内精酿爱好者值得访问的一家。酒庄还有小型艺术品展示,作品基本是当地艺术家,作品里不少都是很本地的元素,展品可以出售。

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

终于明白富人为啥要用私人飞机,这玩意是有效率。这次的南澳葡萄酒之旅,因为要把主力产区基本都走到,在短时间内的最佳解决方案就是这商务小飞机。今天从阿德莱德到库纳瓦拉(Coonawarra),又到克莱尔谷(Clare Valley),经过20分钟航程到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这效率!

 

傍晚我已经出现在Barossa Valley的传奇酒庄Seppeltsfield的品酒晚宴上。这家酒庄我在国内已有部分了解,当时在葡道试到1880年份的Tawny波特风格的老酒,难忘的经历。没想到酒庄还出产很棒的干型Amontillado雪莉风格酒,晚宴佐餐干红的品种居然是源自意大利南部的Aglianico。酒庄也蛮有诚意带我们去酒窖,从1916年份的桶里取出些百年老Tawny (波特风格)。我品着1916年份,看着一桶桶的年份酒,从1878年到最新年份,有点奇妙,酷爱加强酒的我,心里暗暗定了个小目标……和1878年份的那桶合照一下,希望有机会试到。

记录一下百岁酒:Seppeltsfield 1916,甘草,陈皮,香料,太妃糖,复杂浓郁,入口倒并不似蜂蜜般粘稠,酸度高,很有活力,集中且富有层次,回味很长。

 

是夜,回房,这是家定位奢华的酒店,The Louise,细节、陈设都是奢却不失雅致。每套房间,有个惬意的小院;房间内灯光控制很人性化;淋浴间就有室内和室外各一;好玩的事,浴缸居然有个小黄鸭。嗯,一天三地五家酒庄,需要好好充电一晚。

早餐和袋鼠一起在森林里享用,这次南澳之行还真是有独特体验。一早来到Kaiserstuhl Conservation  Park ,穿过丛林到了早餐地,路上见了好几家袋鼠,有的袋鼠宝宝还在大袋鼠的口袋里。树桩是桌子,喝着热茶,吃着The Louise酒店为我们准备的营养早餐,有些寒意,不过在自然中真能放松心情。 餐毕,骑着炫酷摩托去酒庄……可惜好车被我这形象搞得像卖白菜的农民大叔。

到了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的实力名庄Hentley farm ,2015年度James Halliday评的年度酒庄。参观葡萄园,葡萄藤上有不少蜗牛,这是澳洲不少产区需要防治的问题,蜗牛会直接影响产量。跟着女酿酒师到酒窖品鉴尚在桶内培养的新酒,虽然有些封闭,不过通过果味、单宁质地、酸度、平衡感和集中度等不同要素已能反映出桶内酒的品质和潜力。本酒庄的西拉子,具有相当不错的实力。

 

特别要提的是他家餐厅有上佳环境视野,大厨实力不弱,试了几道小食和配酒组合,搭得不错,尤其是用到百香果汁的南澳柯芬湾(Coffin Bay)生蚝,个小,鲜美爽脆的口感,和雷司令搭配相当出彩,点睛的百香果汁是生蚝和雷司令的口感融合纽带。

 

伊顿谷(Eden Valley)

下一站是南澳伊顿谷(Eden Valley)的澳洲精品酒巨擘翰斯科(Henschke),作为澳大利亚最顶尖的酒庄之一,酒庄的压轴酒Hill of Grace价格昂贵,新年份也常要600-700澳币。今天由酒庄家族第六代Johann Henschke为大家介绍葡萄园。进入酒庄最宝贵的世纪老藤葡萄园前,要消毒鞋底,防止带入根瘤蚜虫,酒庄有一小片超过一百五十年的老藤。完全不灌溉,葡萄园内有大风扇防霜冻。葡萄园打理遵循生物动力法的原则。

酿酒单元的参观和品酒部分则是由现任庄主、酒庄第五代Stephen Henschke亲自讲解,酒庄依旧使用传统的水泥槽发酵,他还解释了从2004年份开始用玻璃塞的大致想法。最后他引导品鉴了包括Hill of Grace在内的6款本庄佳酿。Hill of Grace 2010展现出极高的水准,醒酒器4小时后,黑色水果,西方香料,果味充沛主导,干净,重酒体,柔滑,入口微甘,单宁强成熟很细致,完整结构,骨架庞大,清晰展现出集中优雅的口感,酸度活跃,回味很长。

文字未完待续,预告: 南澳葡萄酒之旅(下)- 阿德莱德山区和麦克拉伦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