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最大酒商采访录(下)

陆江:您这次和联想佳沃来签约合作,您看重合作伙伴有哪些点?

JC Boisset:一是与合作伙伴彼此相互理解,在酒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经营策略上能达成共识,比如如何推广,怎样定位市场等等。

二是要耐心,罗马不是一夜建成的。

三是要有实干精神,不为之努力便不会成功。

四是要忠诚,你自己选择进入而不是被迫进入一段合作关系。你尊重合作方的选择,并发自内心地喜欢合作方的风格,对合作方保持忠诚。

五是要坚持,消费者从尝试到接受到真正了解品牌,是一个长的过程,需要长期坚持。

六是教育推广,你教给消费者的越多,他们关于葡萄酒的知识储备就越丰富,就越懂你。你可以从多角度多层面的把酒带给他们,例如:葡萄酒和珠宝,葡萄酒和时尚,葡萄酒和美食,葡萄酒和香水等。多给他们体验的机会,消费者亲自尝试后才会理解接受。

陆江:进入中国市场,现阶段是很好的时机,现在的市场消费主力逐渐转为个人消费,这应该更符合您的理念吧?

JC Boisset:是的。对我们来说,过渡廉价的酒,没太大意义。我不反对普通消费者都能承受的那种亲民大众酒,但你的产品线里要有不同风格不同价格区间的酒款。不能为了低价而无底线地降低品质,我们是不允许的。这点我们和合作伙伴联想佳沃的理念也是一致的。

陆江:您有什么偶像么,或者说,对你来说可以称为精神榜样的人?

JC Boisset:我的偶像都是艺术家,不是商业上的。商业上来讲,我卖出了很多酒,挣到了一些钱,然而对我来说,这不重要,让我感到快乐的还是创造和构建的这个过程。我想的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又可以和商业结合。

我偶像首先是画家达利,还有时尚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政治家Lafayette,歌手Lady Gaga。我喜欢那些能让我看到生命里有更多可能性,有创意的,能带着我用另一种方式去看世界的人。

我觉得我是个超现实的人。这是一套杯子,但这真的是一套杯子吗?不可能是三个其他的物体吗?我喜欢戏剧、文学、哲学和艺术,我喜欢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现世。

当然我肯定首先还是要有理性的——运作一个公司需要计划和程序化的东西。但我真正喜欢的是惊喜和冒险,如果世界是一成不变的,所有结局都是注定的,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喜欢中国,就是喜欢它的神秘文化,总的来说我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和热情。

陆江:您对和联想佳沃葡萄酒的合作有什么期望值?对中国市场有什么期望值?

JC Boisset:当然有期待,我一直都是中国文化、美食、建筑、哲学、历史的头号粉丝。中国文化在法国很流行啊,你应该也知道的。

所以有跟中国合作伙伴合作的机会我真的很高兴,这给了我进一步了解这个国家的机会。我觉得中国人是非常聪明,有丰富学识,敏锐,有想法,对美食和美酒有很深理解的人。

我非常看好这次合作,并对之报以很大期待,我希望能借着我们的合作多跑几次中国。

我的梦想是看到中国人爱上葡萄酒。当然不会是每个人每天和法国人一样都喝葡萄酒,那太理想化了。我是希望大家会喜欢上喝葡萄酒这件事本身,而不是拿着酒杯来显示格调,不是为了时髦而喝。我相信有一天会实现的,我相信中国人的品味和鉴赏能力,对此很乐观。

陆江:您这次的合作伙伴联想佳沃葡萄酒,本身是IT巨头出身,可能会跟平时接触的传统酒商不太一样,他们的企业文化和工作模式你会觉得适应吗?

JC Boisset: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地方,你说的还让我蛮期待的。借助科技的力量,也许能让更多的人以正确的方式理解并喜爱上葡萄酒吧。

陆江:说说Raymond酒庄吧,您当时选择收购这个酒庄最大的理由是什么呢?

JC Boisset:Raymond位于纳帕的St Helena,拥有完善的酒厂,美丽的庄园,绝佳的产区位置,和伟大的葡萄园。它的前庄主Raymond先生,是了不起的酿酒人,他的两个儿子现在一个75岁,一个78岁,我跟他们关系很好。虽然他们退休了,但是他们奋斗了一生的产业传了下来,我会尽全力让它更好。Raymond就是我理想中的葡萄园,Napa的精华所在,潜力无限。所以我给它配备了最好的技术团队,现在Raymond成为一个被评论界认可的好酒庄,无论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还是Wine Spectator杂志,都给它打出了非常高的分数。而且Raymond的核心团队都是女性,包括首席酿酒师、助理酿酒师、葡萄园管理负责人和市场推广负责人。 酒庄虽然在纳帕,我不想做一款特别饱满强壮,高酒精度的大酒,我想要一款精致优雅风格的精品葡萄酒。她们做到了,如今Raymond已跻身全美排名前二十位,每年都拿到帕克高分。无论你觉得这种打分是不是靠谱,但至少这些反馈给了我们信心,我们在做正确的事。

陆江:您之前说对生物动力充满热情?现在生物动力是国内葡萄酒行业人士很流行提到的一个概念,我能部分同意生物动力的理念但有些形式似乎觉得太玄乎了。

JC Boisset:如我之前所说,生物动力的核心在于预防,在于紧随月亮周期,不用农药和杀虫剂,而使用植物,比如荨麻、洋甘菊为原材料的制剂。我们使用牛粪肥,因为牛有四个胃,在消化系统中,有更多矿物质元素的消化进程。鲁道夫1924年提出生物动力,但在他之前,在杀虫剂被发明之前,我们用的不就是前面提到的这些。中国农业对这些,不用说也很熟悉这些理念。我们全部实行有机种植,得到了最健康、漂亮的葡萄。你要正确的对待土地——那是自然母亲的皮肤,你要像对待皮肤那样小心的对待它。

另外,我也理解你的看法,该用的技术手段还是要用,但是一切都建立在与自然合作的基础上。我觉得这个很像是中国的中医,我认为中医,才是医学的未来。比如你头疼,西医给你一片阿司匹林,中医会找出你的起因,讲究用草药,讲究去根,并提出预防。

我好几个酒庄都是100%有机,Raymond 有288英亩, 100%有机,35%生物动力。自然动力需要我用心去感受到我和自然的内在联系,感受到它的能量,我认为中国人应该是更能理解我的理念。这并不是我的市场策略,而是我们认真在做的事。

自然界有它运作的规则,要顺之敬之,而非破坏,像对待母亲一样尊敬她。举个例子,我的故乡Vougeot,葡萄园的土地因为过去用了太多机器作业比如拖拉机,已经不能呼吸了,你甚至都找不到一只昆虫。所以我们改用马车犁地,手工作业,十年后,我们现在看到土地又活过来了,重焕勃勃生机,葡萄品质也更好,而且葡萄园比以往病害都要少。

陆江:最后一个问题,你刚才提到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他在美国声望很高,但在勃艮第很多人不是很认可他,你对他的看法是?

JC Boisset:他是一个杰出的酒评人,接替他WA主编工作的Lisa Perrotti-Brown也非常了不起。他们都是天赋异禀的人。无论哪个产区,帕克都能给出非常中肯,稳定的评价。告诉你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是你不一定非要听他的,你可以参考他的意见也可以不参考。

我个人非常尊敬他,他是他所在领域里非常杰出优秀的人,跟他一起喝酒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给我打高分,我希望酒评人喜欢我的酒,但是如果你们不喜欢,也没关系啊,毕竟那体现的是我想要的风格。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对我来说,我会听不同意见,从中学习。但我也不会因为酒评人说喜欢就立刻改变自己的看法。

最后,其实是市场和消费者需要一个帕克这样的人,他出现了,他教给消费者如何去看待、品评一款酒,让精品酒的概念更深入人心,引领了美国市场的风向,我们应当对此心存感激。首先你对一个人感兴趣,你才会听的进去他说的话,才会去关注他说过什么话。这就是媒体和行业领袖的作用,同样,不管是电影、电视剧、杂志、报纸,对于消费者都起着非常重要的引导作用。

勃艮第最大酒商采访录(上)

他是法国勃艮第最大酒商,也是法国排名第三的葡萄酒酒业巨头,在美国加州他也有颇具规模的葡萄酒产业,事业领域甚至触及家居、时尚、艺术等。他太太是美国最大葡萄酒生产商之一Gallo的家族成员,他产业的扩张速度颇为惊人,是国际葡萄酒行业中极富个性的明星。他就是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

我其实关注他产业已有数年,一直想有机会和他交流。正好最近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到北京,和联想佳沃葡萄酒签约合作。联想佳沃葡萄酒正式成为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旗下纳帕名庄Raymond Vineyards的在华代理。

我按着约好专访的时间,到了现场,正好在播放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旗下酒庄的宣传片,节奏是007风格的,穿插了点小剧情,关键主演居然是他本人,搞怪也是他的特质。这个推广形式倒是蛮有新意。

现实版的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很外向,很愿意表达,聊着聊着容易主题扩散跳跃,所以要及时把话题拽回来。总的来说采访Jean Charles Boisset先生,是很轻松有趣的,而且绝大多数话题,他都会坦诚表达,很少打太极,当然他也会撒鸡汤,不过干货很多。

陆江:您是国际葡萄酒产业的大明星,我很好奇您的成长经历,能否简单分享一下

Jean Charles Boisset(后面缩写为JC Boisset): 我觉得我应该是个生于紫禁城的中国皇室后裔啊。。。开玩笑的!我父母是土生土长的勃艮第武玖(Vougeot)村人,后来在那里开始了他们的酿酒生涯。1969年我出生,也算有缘,出生地正好在酒窖的楼上,可以算是闻着葡萄发酵的味道而生。

我家离Clos de Vougeot特级园很近,葡萄园是我的游乐园,自然的力量和神秘让我着迷。顺便提一下,我喜欢中国的阴阳之道,可以说我从小的成长经历让我对它产生很大兴趣,我热爱中国文化。我的祖父母都是学校教师,从小教育我自然界的一些规律和农历知识,这些和中国的农耕理论也是相通。同时也和现在我们采用的生物动力理论也是一致的,我们注重的是预防,而不是治疗,所以我是生物动力理论的超级粉丝,我认为这是葡萄酒的未来。

陆江:那您学的专业是什么?

我在法国、英国和美国求学,专业是经济和金融。我没有选择和酒相关的专业,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毕竟我四岁就开始参与酿酒了,泡在酒窖里得来的经验比书本上那些管用。当然我深爱葡萄酒,葡萄酒让我延伸涉足到经济、艺术、室内设计、平面设计等领域,给了我很多启发和创新灵感,可以肯定地说,葡萄酒是我命中注定的行业。

陆江:你是一直为自己家族酒庄工作吗?有在其他的酒庄工作过么?

我大学毕业时在银行实习过,太无聊,然后我就回归家族,与家人一起工作,在法国和美国建立了自己的酒庄。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如何去实现。

陆江:您身上能看到不同文化的影子,对您来说您自己更像是美国人,还是更像勃艮第人?

JC Boisset:我都有一点吧,我是勃艮第人,很传统,注重历史和传承,不过我也是美国人,非常在意创造力、主动性,想要与众不同。在我看来,理解过去,是为了更好的创造未来,最重要的是多想想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以及如何能用另一种方式去做。

所以其实我是世界人,我爱中国,也爱日本、非洲、美国、加拿大。。。爱这个世界。更准确的说法或许是,我是地球村的村民。当你能够兼容并蓄不同文化,你才能感知他人的想法和感受并与之共情。

陆江:所以您是精神层面上非常丰富的人,我记得还特别喜欢鼓励同事们要有梦想,所以“梦想”这个词在您公司出现频率很高吧?

JC Boisset:是的,您说的非常对,我一直努力的鼓励旁人去发挥想象力,营造一个美丽的梦境。人生不该只有一种颜色,应该是五彩缤纷的,有多种被解读的角度和被展开的方式。我想带领人们进入一段旅程,在那里你会遇到你不了解的你自己。

陆江:那么未来也会涉足葡萄酒以外的其他行业么?

JC Boisset:我们已经葡萄酒以外的业务,像珠宝、酒具、蜡烛,明年还会发布一款香水,是由葡萄提炼出的精油作成的。葡萄酒是一个注重感官体验的产品,那么所有感官体验的产品其实都与之有相关性。另外,收购别人现成的产业是个选择,不过那就不能体验到把它创造出来的快感了。不停的构建新的设想,然后把设想付诸现实,是我最喜欢的事。

陆江:最近勃艮第莫墨森(Mommessin)家族把特级独占园Clos de Tart卖给了Francois Pinault,而之前收购Mommessin家族的酒商业务时,没考虑过收购Clos de Tart?

注:Francois Pinault是法国开云集团的主席,拥有Gucci、以及拉图,Chateau Grillet、Domaine d’Eugenie、Araujo Estate等顶级庄.

JC Boisset:当时Clos de Tart还是为莫墨森(Mommessin)家族30个左右的家庭成员所共有,他们不太想卖。这次终于他们决定卖掉了,不过出价很疯狂。

陆江:2015年Skalli纳帕名庄St Supéry给了香奈儿(Chanel你错过了这家名庄也是同样原因?

JC Boisset:是的,2011年我买下Skalli在法国境内的产业,是他们产业的大部分,全加起来差不多有2000公顷。当时也想顺手买下他们在美国的St Supéry,但是他们不想卖,想自己留着,结果后来2015年卖给香奈儿了。

陆江:在过去的20年里,买了不少酒庄,未来也会继续买下去么?您选酒庄有什么标准吗?

JC Boisset:我喜欢那些有丰富历史的老酒庄,比如Buena Vista,比如纳帕老酒庄Raymond(联想佳沃代理),索诺玛俄罗斯河谷的老酒庄De Loach,勃艮第老酒庄Bouchard Aine&Fils 等。我们会选择那些历史悠久,曾有过用心经营的家族,并且拥有品质出色葡萄园的酒庄。葡萄园太重要了,因此我们也只选择那些出最好葡萄园的地方,隆河谷、伯恩丘、夜丘、夏布利、纳帕等,我刚刚还在St Helena买了一片葡萄园。

陆江:您还会一直收购酒庄吗?

JC Boisset:我还会继续收购酒庄。另一方面,我反复说过一个词:创造(Create)。二十年前,我和我姐姐一起创造了Domaine de la Vougeraie酒庄。要知道你并不是凭空把它造出来,这个创造出来的新酒庄是对它的历史和文化的一种反射。我还有其他的想法,比如会设计杯子、醒酒器,明年你们会看到我设计的两款水晶酒杯上市。除此之外还有酒瓶啊、包装啊,都是我们自己的设计,这些都体现了“创造”这个要点。

酿酒也是如此,我在酿酒的时候,想的不仅仅是风土,还想象着自己喝酒的瞬间,想着自己希望人们怎样去喝这些酒,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这些决定了我酿酒的方式。我决定了这款酒的风格,从这点上来说,我跟设计师是一样的。比如Bouchard Aine&Fils,有力量但不是一款庞大的酒,是很细致的风格。联想佳沃代理的Raymond,精巧纤细风格,是纳帕谷最精致的酒庄之一。每一个酒庄都有自己的风格。

陆江:现在住在美国还是法国呢?

JC Boisset:来回跑吧。我妻子虽然是以美国为主,但是每年也会在法国呆上1/4的时间。事实上我有大把的时间花在路上,我一年大概有40%的时间是在全球四处跑。

陆江:您事业发展么迅速,包括大量收购,你的财力来源呢?

JC Boisset:别忘了我的专业就是学经济金融,自己家族财力肯定不够,我们和银行二十多年来一直就葡萄园项目有合作,我们比较成功,信誉良好,银行是欢迎我们的。

未完待续,下一篇:《勃艮第最大酒商采访录(下)》

[深度群访]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的推广现状

群访1

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本文已发表于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转载请标明出处和署名)

葡萄酒行业深度群访

天猫酒水节已经结束一段时间,新年将至,我们特别采访了部分行业商会代表,进口商,意大利生产商,以及酒类专业人士等,希望能帮助读者了解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现状

去年2015年以葡萄酒产量计,意大利是世界第一大葡萄酒生产国,法国和西班牙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尽管意大利葡萄酒在葡萄酒成熟消费市场,如美国,英国和德国等都占有较高份额。

不过在中国市场,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意大利葡萄酒的市场份额,无论数量(2.893千万升)还是金额(1.005亿美元),都仅列进口葡萄酒来源国的第五位。

近几年意大利也明显加大对中国市场的葡萄酒推广力度,从酒展,培训到媒体走访等。尤其今年上半年4月,意方还邀请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出席意大利Vinitaly酒展,期间马云还和当时的意大利总理伦齐会面,提到要帮助意大利葡萄酒行业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大力发展酒类电商业务,并且宣布要在9月9日举办天猫全球酒水节。当时给意大利葡萄酒行业带来了信心和期望,也带动了国内进口商对意大利葡萄酒的兴趣。

现在天猫酒水节已经结束一段时间,新年将至,我们特别采访了部分行业商会代表,进口商,意大利生产商,以及酒类专业人士等,希望能帮助读者了解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现状。

99天猫国际酒水节与意大利葡萄酒

意大利主要葡萄酒生产商GIV集团中国总经理Pizzoli Marco认为:“99天猫国际酒水节有助于提高网络消费者对意大利葡萄酒的关注度,尽管销售成绩可能要未来才能看到。”

天裕风范经营醉芙蓉酒庄在内的四个意大利酒庄,CEO庄武英认为:“实话说,第一届阿里巴巴葡萄酒酒节对行业和对社会普通消费者的影响力不如预期的大。可能与准备时间仓促有关。”

“阿里巴巴运用国人对数字的敏感与痴迷,成功地创造了‘双十一’,但打造一个专业有效的葡萄酒节比单纯的单身购物剁手的传播要复杂得多。当然马云在意大利葡萄酒展上的高调宣布对意大利产区的知名度有一定推动,我们乐见。”

意大利托斯卡纳精品酒名庄AVIGNONESI亚洲市场负责人陈睎认为,首届酒水节“准备的时间比较仓促,能够联合起来的酒庄毕竟有限。对于我们这样的精品小酒庄而言,在天猫现有平台上能够发挥的还比较有限。”

ASC精品酒业发言人则指出:“在中国的葡萄酒行业,投入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对葡萄酒进行宣传的企业,阿里巴巴是第一个。意大利葡萄酒是本次活动的主要支持方之一,肯定会从本次大规模的宣传中受益,增加品牌认知度,销售收入也有望提高。”

意大利驻华商会主席苏捷傲(Sergio Bertasi)认为:“阿里巴巴的工作,是把意大利生活方式的图像描绘给消费者。但如我所言,中国消费者与意大利葡萄酒之间的磨合只能慢慢推进。只是把意大利葡萄酒引进超市,中国消费者看到了就会去买吗,我不这么认为。”

“阿里巴巴为意大利葡萄酒打开了一扇门,而要将酒卖给消费者,并将文化传递给他们,则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踏出了第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GIV集团中国总经理Pizzoli Marco总结道。

群访2

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面临的挑战

“在中国意大利葡萄酒一直是作为法国葡萄酒的补充而存在,这样的尴尬地位显然与它在国际上和历史的地位不符。”天裕风范CEO庄武英说道。

“我们的酒单里面,意大利酒算是比较多,仅次于法国酒之后,意大利葡萄酒红白加在一起,可能占整个酒单的18% 。”北京柏悦酒店葡萄酒总监李美玉介绍道,“平时销售来说,主动点意大利酒的人不那么多,一般是懂酒的人,或者是一些意大利人。普通消费者的话,主动点意大利酒还是比较少。”

这其中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产品质量良莠不齐,此外消费者“对意大利酒的了解途径还是比较少,再加上大部分人不懂酒标上的意大利文,这可能是意大利酒在传播上的一个挑战”,李美玉指出。

华饮(SinoDrink)总经理刘强对此表示同意:“意大利葡萄酒整体的国家形象在中国还没有完整的建立,目前还没有一个意大利品牌在中国市场上突围,意大利葡萄酒的进口在国内还没形成规模和体系,所以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上的普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ASC精品酒业发言人认为,复杂的本土品种、为数众多的产区以及纷杂的产区法规,现阶段令消费者望而却步,但是“意大利葡萄酒最大的挑战也是其最大的机遇。”

群访3

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推广的优势和未来市场预期

“国人对意大利生活方式有着天生的亲近感,尤其对意大利奢侈品牌比较痴迷,在对于意大利葡萄酒来说比较占优势。”华饮总经理刘强说道。

天裕风范CEO庄武英认为,“中国还是一个纷乱的新兴市场,可能更有利于新世界葡萄酒大鳄以品牌和葡萄酒品种的角度切入,但一旦饮用葡萄酒的消费者体量提升,大家在品鉴及消费上一定会升级,意大利的小众形象必然受到青睐,这是大趋势。”

“这也是我们在很多相对成熟的新兴市场见到的现象。在美国,意大利葡萄酒依赖强大的移民后裔和广布的意大利餐厅获得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意大利葡萄酒可加强其文化上的优势,很多的产区地名对于普通国人也是耳熟能详比如西西里、坎帕尼亚的那不勒斯等,有利于该地区文化的推广。”

“其实我们基本就可以看日本市场是怎么发展的,中国市场可能也会如此。刚开始难免只是选法国的波尔多,之后意大利酒会慢慢地呈上升趋势的。”北京柏悦酒店葡萄酒总监李美玉说道,“只不过需要我们去引导消费,然后就是需要专业人士去推荐。”

GIV集团中国总经理Pizzoli Marco也指出:“随着消费者葡萄酒知识的增长,意大利葡萄酒的产品系列其实十分适合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一点我很有自信。但是,意大利需要增加投入,提高市场份额,宣传自身优势。”

“意大利酒的性价比和多样性是很大的优势。”AVIGNONESI酒庄亚洲市场负责人陈睎认为,“在大多数成熟市场上意大利酒都特别受欢迎,我们在上海市场也看到了这样的趋势,我们对意大利酒在中国的未来很有信心,但这是需要耐心去精耕细作的市场。”

“意大利葡萄酒与其他的意大利元素一样,接受起来需要时间,快不得。”意大利驻华商会主席苏捷傲说道。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持续不断的、战略前后一致的以国家、产区和联合会的多层次、多频次的推广。持之以恒,意大利葡萄酒一定能走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独特之路。”天裕风范CEO庄武英总结道。

 

(*点击http://www.Decanter China.com查看原文,查询身边的优质葡萄酒,读遍名家专栏,学练WSET知识点,阅览海内外葡萄酒信息。DecanterChina.com是1975年创刊的国际葡萄酒权威媒体Decanter为日益成长的中国葡萄酒爱好者量身打造的中英文双语网站。)

Group interview: Australian wines in China in the post-Free Trade era

By Maxime Lu / 陆江

What has changed for Australian wines in China since the two countries signed the Free Trade Agreements a year ago? Decanter spoke exclusively to Wine Australia, Chinese importers and wine experts to grasp the momentum.

136740_chafta-china-australia-andrew-robb-gao-hucheng-tony-abbott-big
Image: Australian Trade and Investment Minister Andrew Robb and Chinese Commerce Minister Gao Hucheng signing the China-Australia Free Trade Agreement in Canberra on 17 June 2015, witnessed by Prime Minister Tony Abbott. Photo: DFAT/Andrew Taylor

The latest of tariff reduction

The latest tariff reduction after the China-Australia Free Trade Agreement came to effect on 1st January 2016.

The second stage of the tariff reduction mean that Australian wines now enjoy a tax rate of 8.4%, as oppose to the original 14%, when entering China, according to Explanatory Schedule of Chinese Tariff Commitments published by Australia’s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What has changed so far – Trade body

‘The change mainly lies in the way people see Australian wines,’ Willa Yang, head of trade body Wine Australia in China, told DecanterChina.com.

‘The Australian wineries and importers are much more confident for the market as their products are expected to become more competitive price-wise,’ said Yang.

During the 12 months until September 2016, the export value of Australian wines to China has increased 51% to reach 474 million AUD, while the export volume has increased 52% to hit 90 million litres, according to Wine Australia.

‘The increase is evident to the positive effect of the Free Trade Agreement,’ said Yang.

 

134626_eden-valley-vines-in-barossa-australia-chris-mercer-big
Image: Eden Valley, credit Chris Mercer

Importers

For the importers, the actual effect comes more gradually.

‘We are seeing more and more Australian wineries or brand owners coming to build their online shops, or joining big online wholesalers on Tmall International,’ said Huang Jing of the New Media Department of Alibaba, adding that they are currently working with supermarket and wholesaler groups including Woolworths and Metcash.

‘We saw great growths in sales of Australian wines,’ agreed Joanna Zheng, Senior Product Director of Amazon China.

‘It (Free Trade Agreement) is good news to the market in China but so far its impact on the cost is limited, consequently on the market overall,’ said Matthew Gong, spokesperson of ASC Fine Wines.

‘However, it will eventually give more competitive edge in pricing to Australian wines for their long term development in China.’

Although there’s no significant influence on sales yet, ‘we saw more attention and investment to the Chinese market from producers’, said Wang Xiaoshan, Market Director of Joyvio, wine importer and subsidiary of IT giant Legend Holdings, which also owns Lenovo.

‘The tariff reduction can eventually help merchants to reduce 20% of their costs,’ explained Marcus Ford, General Manager of Pudao Wines and Head of Wine Langton’s East Asia, ‘though it’s still far from the tax-free Hong Kong market.’

Therefore the benefit of the bilateral trade agreement is ‘mainly to attract more attention and investment to Australian Wines,’ said Ford.

136741_australia-mornington-barrels
Image: Australian cellar, credit Chris Mercer

Consumers

For consumers, the reduced tariff has brought more ‘minor’ or ‘lesser known’ Australian wines to China, said Christian Zhang, head sommelier of Shanghai Yacht Club On The Bund.

‘Consumers have started to recognise Australian wine brands other than Penfolds. They have started to realise that Australian wines may be a more value-for-money choice than French wines.’

The challenges

The Free Trade Agreement has attracted many to set their feet into the wine industry ‘before getting fully prepared for it,’ warned For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how you can get the wines sold,’ he added, ‘It’s not enough just shipping the wines over to China.’

‘For the top-end Australian wines, besides a few famous brands, the vast majority still need an enormous amount of marketing to make them known to consumers,’ said Gong.

The use of screw caps on the more expensive Australian wines is another challenge for consumers to make the decision to buy.

‘Although professional buyers would not mind screw caps, some consumers would still doubt the quality of the wine, especially when they need to pay a higher price for it,’ said Wang Xiaoshan.

136742_australian-tasting-notes-chinese-translation
Image: Chinese wine lovers at Decanter Shanghai Fine Wine Encounter

The potential

While Chilean, Argentinian and Spanish wines are fighting for market share in the price bracket under 100 RMB (10 GBP), ‘in the price bracket between 150 to 200 RMB (15 to 20 GBP), you can already find many value-for-money Australian wines,’ said Marcus Ford.

‘This should become the mainstream for Australian wines,’ he said, adding that Australian wines are no longer synonym to ‘cheap wines’, and the top brands are responsible for raising the general image of Australian wines in China.

However, to ensure a long-term development of Australian wines, how to better tackle fake wines is crucial, said Christian Zhang.

‘For example, among the top Australian wines brought by consumers to our restaurant, half or even more can be fake,’ he said.

‘This is seriously damaging to the good name of the producers and their future in the Chinese market.’

In addition, Australian producers should consider adjusting their offering based on market preferences, said the sommelier.

Half-dry Riesling, for example, will be more welcomed by Chinese consumers than the widely available bone-dry style, he said.

As the next step, Wine Australia plans to ‘bring more events to second or third-tier cities in China’, said Willa Yang.

‘The mission is to make consumers feel less distant to (Autralian) wines, and make them feel that this is something they can enjoy casually.’

*This article is an abstract of the original interview.

Translated by Sylvia Wu / 吴嘉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