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和翡翠,一个“少走弯路”的中国精品酒庄的诞生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上个月底作为媒体应邀参加了宁夏新酒庄长和翡翠的开业庆典。虽说是开业庆典,其实看介绍酒庄注册开建是2013年10月20日,已有5年时间。

现在酒也出来了,我尝过几款,品质不错,也获了一些国际奖项,酒庄主体建筑、设备、葡萄园等建设也基本完成,种植、酿造、市场、销售、管理等团队也组建完成。市场推广和销售也思路清晰,已初见成效。

可以算是我见过极有效率的中国新酒庄的代表。

 

近些年有不少资本进入国产葡萄酒领域,不过因为国产葡萄酒酒庄的建立涉及方面极多,要极富前瞻性,稍不留神,某些方面决策失误,就有可能导致费时费钱费精力的后果,耽误进度不说,会为以后发展留下不少弊端,葡萄酒酒庄本已是中长线项目,一路踩雷,会生生把激情磨没,投入资本也会加倍甚至更多。

而我在2016年参加了中国葡萄酒市场品牌大师郭校长组织的研讨会,主题就是长和翡翠酒庄未来关于市场定位,产品选择,渠道选择等的头脑风暴。参与讨论的有不同地区不同渠道的葡萄酒市场专家,意见领袖,还有著名的精品酒庄庄主(创建人)等。

而这次遇到长和翡翠酒庄庄主张艳莉女士,她就特别提到,已经采纳了一些当时的建议。张庄主还说起,之前关于技术方面也做过类似研讨,所以在建庄初期就从不同角度,博采众长,把一些中长期的需求都考虑在内。还有很重要一点,长和翡翠酒庄请了国际酿酒大师李德美老师和葡萄酒品牌大师郭校长成为长期合作方。

说到宁夏葡萄酒产区,这是我今年夏天第二次来走访了。

9月25日到达银川机场,到市区酒店大约40分钟车程。见到了一些熟识的媒体同行和行业人士。傍晚一起到了长和翡翠酒庄的母公司长和实业集团,和其他嘉宾一起自助烧烤晚餐。

盐池羔羊肉实在是美味,烤串,汗蒸羊,羊蹄,羊排,羊杂汤,羊肝。

还有水果!香瓜,葡萄,灵武长枣!

第二天2018年9月26日天气晴好,上午酒庄安排来宾们首先参观葡萄园。然后参观酒庄主体建筑,主体建筑是单一独立建筑,包含了产品展示区,参观通道,品酒区,酿酒区,酒窖,VIP区等。 葡萄采收完,后续所有工作流程都在同一建筑内完成,设计很科学,工作区和参观通道是完全分隔开的,但又能实现参观生产流程的目的。

开业庆典上,长和翡翠酒庄庄主张艳莉女士,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产业国际联合会主席郝林海,酒类流通协会的王祖明秘书长等嘉宾致辞。明星嘉宾黄百鸣为大家献歌。

庆典结束,午餐小憩后,长和翡翠酒庄张庄主,和首席酿酒顾问李德美老师接受了媒体的群访。

李德美老师是葡萄酒行业的脊梁人物,也是中国在国际上最具声誉的酿酒大师,他回答了一些酒庄的葡萄园和酿酒方面的问题,介绍了不少相关的酒庄信息。

位于宁夏农垦集团黄羊滩农场3号区的长和翡翠酒庄葡萄园,经过土壤改良、品种选择、苗木采购、配套建设,历时三年建成葡萄园1236亩,葡萄园按品种和微环境划分为72个地块,严格执行不同的针对性种植方案,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地块的独特风土。实验种植区56亩共有28个试验品种,有机堆肥区20亩,实现了生物物料的循环利用。

酿酒葡萄完全来自自有葡萄园,11个量产葡萄品种,出产干红、干白、起泡酒。酒庄设计最大年产量为80万瓶,是标准的精品酒庄规模。

11个量产葡萄品种:

赤霞珠169,Cabernet Sauvignon

美乐,Merlot品丽珠,Cabernet Franc

马瑟兰,Marselan

玛尔贝克,Malbec

霞多丽,Chardonney

小芒森,Petit Manseng小味儿多,Petit Verdot维欧尼,Viognier

西拉,Syrah

另外,也在尝试德国品种紫大夫Dornfelder,成品酒果味充沛,单宁柔和,市场反馈不错。

张庄主提到,酒庄其实是丈夫给她的爱的礼物,本来已经准备买个法国的酒庄,后来因为焦总(张庄主的丈夫)是宁夏盐池人,当地的自治区领导建议可以考虑宁夏产区,无论管理到资源都会相对有优势,还有乡情。所以最终酒庄……就在宁夏了。

张庄主还介绍了当时酒庄筹建的情况,面临的困难以及心路历程。还谈到了自己本来也准备用当地都在种植的主流品种,不过和专家接触后才知道要因地制宜,根据不同地块的风土来选择适合的品种,所以采纳建议,初始阶段,试种不同品种,来观察寻找适合的品种。

当被问到市场渠道时,张庄主也坦言,现在是靠人脉团购,但在通过品牌打造,合理定价,靠谱品质和服务,通过能真正满足客户需求,将第一次情面团购客户,转化出不少可持续购买团购客户。而且也清醒认识到起步阶段,靠人脉订单,是个缓冲,最终还是要靠产品吸引客户,抓好品质,做好品牌,走向全面市场化。

张总也提到她们和文创大牌Gogopanda的合作,除考虑长和翡翠的品牌定位与之对等,由于双方品牌目标受众也有较多重合,现在长和翡翠和Gogopanda合作,专门出了葡萄酒产品系列,现在市场反馈很积极。

左侧三瓶是Gogopanda系列的部分

 

媒体访问结束,张庄主的务实、面对建议的开放态度,以及看问题的眼界和高度,让我蛮期待酒庄的未来发展,希望能成为中国葡萄酒的又一标杆精品酒庄。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 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WINEONLINE.CN》主编;Decanter中文版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葡萄酒资深收藏顾问

从米歇尔罗兰对中国葡萄酒的建议,到国内首个单一葡萄园规程发布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近些年来中国国产葡萄酒发展迅速,各个葡萄酒产区的相继崛起,不少葡萄园和酒类生产企业在一些冲动或是没那么冲动的业内外资本的推动下,陆续建立发展,在市场上获得一定认可。中国葡萄酒产区在国内葡萄酒行业人士们的勤奋努力和积极进取之下,在国际葡萄酒界也获得不少尊重和重视。

不少葡萄酒厂的产品质量在国内外葡萄酒大赛里获得认可,越来越多的国产酒巨头也把品质作为重点来关注。 尽管成绩斐然,不过中国葡萄酒产区也面临其它新兴产区发展时的相同问题,粗放型管理生产带来发展瓶颈,以及产品同质化现象。

cof

 

前些年我在听到一些产区在谈打造自己的产区葡萄酒典型性时,会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产区典型性应该是随着对产区风土条件的深入细化认知,品种筛选和技术积累到一定成熟程度,然后慢慢自发形成,并从本产区的不同葡萄园和酒庄出产的产品里总结出的,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共同特质和风格,这才是产区典型性。

而现阶段大部分产区对当地风土的认知不够,以及种植酿造技术积淀的不足,葡萄品种选择比较盲目,都导致了无法总结靠谱的典型性,甚至有些把某些品种带毒病症特质或缺陷不足当成了典型性。


今年3月,世界级酿酒大师、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飞行酿酒顾问米歇尔罗兰,在北京的一次研讨会上也提到了这点,他说到了发现风土条件的重要性,从大的范围到小的风土,他特别对中国葡萄酒的发展方向上提了建议:现阶段发展思路该从大范围粗放风土认知管理,向小地块(单一园)风土特点的发现和潜力挖掘进行转换。

今年5月我去香格里拉产区走访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我走过的中国产区中,单一葡萄园小地块风土表现差异最明显最丰富的产区。 很近的地块,出产的酒会有完全不同且特质差异鲜明的表现,我脑海里立刻提醒我,这地方是我了解的中国产区中很适合适用类似勃艮第产区葡萄园等级管理体系的地方。“太适合了!”。勃艮第葡萄园等级体系应该是我接触到最能体现细化小地块风土表现的产区管理体系之一。

也许中国单一园概念的产区管理体系样板,可以从这里开始,我蛮兴奋地和当地最大的葡萄园拥有者香格里拉酒业的相关工作人员交流后,发现他们也已经不谋而合地开始走出这一步。

 

 

 

最近的好消息,经过香格里拉酒业的努力,中国第一个单一葡萄园管理理念的官方发布的地方性产区管理规程:《迪庆高原酿酒葡萄种植技术规程》(DB5334/T 2—2018)在今年8月正式发布。

虽然这个规程还是个相对简单的版本,不过这迈出的第一步将会是中国葡萄酒产业里程碑式的事件。


相信经过不断的探索完善和适应中国本土管理文化的磨合,风土特点各异的单一葡萄园管理体系,会在下一步产区葡萄园管理中,尤其是精品酒庄领域,会带来产品品质提升、风格特点的多样性,更因地制宜的葡萄品种选择,产区风格特点逐渐清晰的重要推进。

这时候我们来谈国内产区风格典型性时才更有意义。中国葡萄酒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也将会真正到来。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山寨”品牌葡萄酒,背后的现状和启示

图文:陆江

本文已首发于Decanter中文版,转发请标明作者和出处

 

在中国葡萄酒市场上,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因为品牌附加的经济利益的显著,商标争议也愈发多见。

过去一两年内,多方媒体报道了Penfolds中文常用名称“奔富”的商标权争端,以及关于中澳政府推进商标等知识产权保护的措施。

今年2月春节期间,Penfolds母公司TWE(富邑集团)宣布它已向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提起法律诉讼,起诉澳大利亚某葡萄酒生产商,认为他们是疑似山寨生产商,罪名是针对TWE的标志性商标Penfolds的侵权行为,包括未经授权使用“奔富”商标(“奔富”是Penfolds的常用中文译名)。5月被TWE起诉的该葡萄酒生产商,也宣布在澳大利亚法院提起交叉诉讼,回击TWE的指控。

DecanterChina从中国工商局商标局官网查询得知,1995年广东的一家原Penfolds产品的经销商,曾申请注册中文“奔富”商标,商标期满未续,成为无主商标。2006年被第三方个人申请注册并持有,不过在TWE起诉后,于2017年初被法院以3年未商业使用为由撤销商标,中文“奔富”商标再次成为无主商标。根据中国工商总局商标局网站查询所得,2018年8月20日,TWE的中文“奔富”商标的申请(注册号9114021)进入初审公示阶段,至截稿(2018年8月27日)为止,TWE尚未最终成为该中文“奔富”商标的持有方。

最近几年,TWE除了中文“奔富”商标外,对一些“奔富”相近商标,也正在通过商评委和法院等途径,积极努力地工作,要求撤销相关商标。与此同时,部分争议商标的使用者开始淡化争议商标的使用。

中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也明显加大力度。2018年7月初,在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在讲话时表示,要发挥审判职能,加大对知名品牌的保护力度,鼓励诚信竞争、遏制不诚信的商标攀附和商标仿冒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特别提到:充分利用现有法律手段,坚决遏制恶意抢注商标行为,有效规范商标注册秩序。根据商标注册应有真实使用意图的精神,探索适用商标法第四条制止申请人囤积商标。

由此可见,包括葡萄酒市场在内的中国市场环境,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无论在政府角度和法律方面都在逐渐推进和完善中。

另外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也推出新的葡萄酒管理条例,从今年4月开始生效,确定一家企业是否可以合格地拥有出口许可,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会持续考察出口商在目的市场的行为是否对澳洲葡萄酒的名声带来不利地影响,譬如出口商是否涉及“山寨”或假冒伪劣产品。从产地端就可以对相关的疑似山寨品牌生产商进行管制。

对于商标抢注行为,行业人士是如何看待的?商标权争端具有复杂性,海外品牌进驻中国市场时,应当如何保护自己的品牌?本期深度访谈,我们采访了七位资深行业人士,希望给予行业更多的思考和启示。

本期访谈嘉宾:
在华连锁酒屋企业CHEERS齐饮创始人:Claudia Masueger(瑞士)ASC 精品酒业CEO:

Yoshi Shibuya涩谷善彦(日本)

挖酒网商务经理:

马涛

知酒工作室创始人:

郭明浩

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讲师,澳州阿德雷德大学葡萄酒科学与商业学博士:

李茹一

葡萄酒行业某著名企业负责人

匿名人士A

葡萄酒行业某大型进口企业采购经理

匿名人士B

 

“品牌至上”的中国市场

“在中国,人们会说,如果你的品牌没被抄袭或者山寨过,你就还不够成功。” 在华连锁酒屋企业CHEERS齐饮创始人Claudia Masueger说道,“这些年的CHEERS齐饮就遇到过很多山寨版本,我从亲身经历中学会了原来这应该算一种‘认可’。”

“中国消费者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视品牌的消费者群体之一。” ASC精品酒业CEO涩谷善彦表示,“对于酒庄而言,品牌建设是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因此,在中国市场保护好自己的商标以及品牌相关的知识产权,是愈来愈迫切的需要。”

“对于全中国的消费者而言,一线城市对于葡萄酒的认知度较高,但是其他二三线城市,或者乡镇城市而言,消费者对于葡萄酒的购买,除了价格以外,品牌是第一要素。”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讲师,澳州阿德雷德大学葡萄酒科学与商业学博士李茹一进一步指出。

“也就是说,在大多数消费者都无法对葡萄酒的品质作出判断的时候,品牌于消费者对产品的选择就尤为重要。所以就有了商标之争。反观一些消费者市场比较成熟的国家,品牌会是影响消费者购买要素的其中之一,但是不会向中国的消费市场占据这么大。这也是葡萄酒目前并非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消费饮品而决定的。”

“抢注和使用近似商标是可耻的,但是这个行为在中国市场确实一直存在。” Claudia Masueger说道,“中国市场上酒类的山寨产品甚至假酒太多了,我只能建议消费者一定要仔细的检查每一瓶酒上面的商标拼写,酒标信息是特别重要的,而更省心的方式就是通过值得信任的渠道去购买产品。”

“但是,基本上这类(山寨)品牌,比较多出现在一些中小规模的酒商产品中。主要也是活跃在二三四线城市的葡萄酒市场,在那里,这些产品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一位希望匿名的葡萄酒行业某著名企业负责人对笔者表示。

“而现在大城市里绝大部分进口商,他们反而不会去涉猎到这类产品。这是一个葡萄酒市场发展的阶段,在不少不发达地区,还是会长期存在的现象。我接触到很多中小规模的酒商,他们认为只要合法注册,取得商标,在法律范围内使用并获取品牌承载的商业利益,是可以寻求这样的商机的。”

 

另一位希望不具名做出评论的受访者是一家大型进口企业采购经理:“就我个人观点来看,使用相似商标和抢注其实还有分别,相似商标的使用,还是对正规产品商标的一个明确损害,造成消费者的概念混淆,在道德和商业信誉方面都是不可取的。关于抢注,更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商业竞争层面的内容,不是完全的对与错。”

 

与此同时,“几个比较著名的商标之争的案例具有广泛影响,提升了从业者的知识产权意识,更加强了品牌方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危机感,对于行业规范和法律法规有正向的作用。”知酒工作室创始人郭明浩表示。

“由于中国法律保护最先注册商标的一方,我们也需要尊重法律。所以解决方法就是:最先在中国注册你自己的品牌和商标。这是最基本的危机管理原则。”涩谷善彦指出。

“现在许多酒庄都已经知晓,在中国围绕商标权发生了几起严重的侵权案件,给企业带来了巨大损失。(在这些案件中)被侵权方反而需要投入大量资金采取法律行动,以赢回他们的商标权利,或者投入更多资金重新注册新的品牌,在市场上做出澄清,重新建立品牌认知度。这些都是十分惨痛的教训。然而,还是有一些酒庄低估在中国注册商标的重要性。他们的国内合作伙伴,应当付出更多努力,令他们重视这些问题。”

 

进入中国市场的“法律准备”

任何一个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一定需要一个有长远发展计划的策略规划,而提前注册号商标是其中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Claudia Masueger提醒道,“因为一旦你的产品或者服务成功了,这个市场100%会有山寨复刻品。对于产品标签来说,不仅仅需要注册英文商标,中文商标也很重要,需要提前考虑。”

“从个人之前的工作经验中所看到,很多品牌为了保护自身品牌,通常会把相似可能产生雷同的产品名,相似名一并同时注册,但是很多都不使用。” 李茹一博士指出。

“从葡萄酒进口商角度来说,越来越愿意合作一些国际品牌产品,做品牌化市场战略,也会对整个葡萄酒市场更关注品牌概念带来很多正向的支持。” 挖酒网商务经理马涛表示

“我们非常关注合作品牌的商标注册情况,无论现在或将来,无论是国际品牌还是中文品牌,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合作产品是已经有自己的品牌注册,或者尽快完成国内品牌注册的(厂家)。”

涩谷善彦也持相同观点:当我们与新的供货商签署协议时,会要求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他们的中文商标注册文件,并且会严格使用这些注册商标。如果他们没有注册中文商标,ASC会协助他们进行注册或提供咨询服务,进口商并不是品牌的拥有者,但是我们认为进口商有责任指导品牌拥有者保护他们在中国的知识产权。这也是合作的一部分。”

“做品牌就像养孩子,起个名字,再去上个户口,这是基本常识。” 知酒工作室创始人郭明浩指出,“道德绑架并不解决实际问题,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法律在完善,信息壁垒在削弱,消费者在成长,山寨的品牌长久不了,邪不压正。”

“个人认为有的时候(市场规范化)或许需要一些时间。就比如几年前,大家听歌也都是盗版的免费的。但是现在随着消费升级,大家也会对听歌的软件支付版权费用。所以总的来说。对于中国的葡萄酒消费市场,需要时间,也需要大家共同的维护,才能更有长远的发展。” 李茹一博士总结道。

(采写:陆江/Maxime Lu,整合编辑:Sylvia Wu)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靠谱吗,泸州老窖和奔富联姻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这两天看了几个公众号发布的新闻稿,都是关于泸州老窖将会代理澳大利亚酒业巨鳄富邑集团(TWE)旗下的某系列产品,以及某几款Penfolds(民间俗称“奔富”)的酒款。

 

现在国内似乎有点时髦,一些中国白酒大牌洋河、茅台等,时兴做点葡萄酒业务,或是代理,或是收购海外酒庄,也有在国内产区自产自销。

最近泸州老窖估计是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也想借自己现有渠道和资源,把葡萄酒业务发展起来。当然我们希望这次合作取得成功,不过也要特别提到几点注意项。

首先,中国葡萄酒市场的体量很小,仅为白酒市场的十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葡萄酒品质评判相对透明;精品葡萄酒价格也比较公开;相较白酒而言有着较低的利润率;葡萄酒和白酒有着差异较大的消费文化;葡萄酒保存仓储和物流要求也更为严苛;消费受众也并不一致;白酒销售渠道并不那么容易能被葡萄酒产品所用;

对于喜欢高销售额、大品牌、高利润、不透明的品质判断体系的烈酒生产商来说,涉猎葡萄酒业务极有可能就是一次试错,所以必须谨慎。

国际上销售额最高的烈酒商Diageo集团,最近十几年里,基本就是在努力剥离葡萄酒业务,把精力完全聚焦回烈酒的过程;

再看近些年,贺兰山品牌葡萄酒,在拥有芝华士和马爹利等烈酒品牌的全球烈酒巨头保乐力加集团里,地位衰落明显。

还有全球市值最高的烈酒商中国茅台,其集团旗下葡萄酒业务的发展,其实从白酒业务借力一直都不太成功,不温不火,已经16年了,去年还未盈亏持平,业绩贡献在茅台集团里几乎可以忽略。从去年开始又再次改革突破,今年上半年茅台葡萄酒加速产品结构调整,到智利建基地,到澳洲选原酒,不过今年目标1.8亿(集团目标是900亿,比例悬殊),还是相当艰难,因为时间已过半,可销售额还差一大截。

因此,白酒商涉猎葡萄酒业务,还是要充分考虑可行性和必要性,葡萄酒业务需要进行较为独立地运作,要对业绩有客观的符合葡萄酒行业规律的估计和预期。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