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夏西鸽酒庄的调配实验游戏

国庆长假,在宁夏最大的精品酒庄西鸽酒庄,参观酒庄和葡萄园,学习采收和品鉴酒庄出品酒款。

酒庄现有葡萄种植面积2万亩,未来目标年产一千万瓶,销售额目标15亿元。

整个酒庄,配套完整,包括视频播放区,发酵区,桶培区,酒庄shop,咖啡吧,图书阅读区,酒庄酒店,还有分布办公各处的小景等。还有和生产隔开的适合葡萄酒旅游的参观路线,都已设计考虑到。酒庄用料用材用的设备基本都是业内最高配置。

酒庄庄主张言志,再三纠正,“我们虽然规模大,但不是酒厂,我们依旧是精品酒庄”。

参观品鉴之余,还参与了葡萄酒调配游戏活动,我和西农的段婧老师搭档为一组。

主持葡萄酒调配游戏的是专业中的专业人士,中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酿酒大师,中国马瑟兰之父李德美老师。

西鸽酒庄四款基酒:
2018贵人香
2018 N28
2018单一园赤霞珠 9个月桶
2018单一园蛇龙珠 9个月桶
目标是调出一款特别版蛇龙珠。

西鸽酒庄

西鸽酒庄的蛇龙珠算是宁夏产区成熟度最高的。宁夏入冬相对早,对于普遍带卷叶病毒的蛇龙珠,因为成熟期甚至比赤霞珠还晚,所以绝大部分蛇龙珠制成酒都有明显生青味,而西鸽酒庄的蛇龙珠是冒险等到十月中旬才采,不是特别敏感,已闻不到明显的生青味。

我们先把四款都品鉴一番,记录各自特点。其实都是可以直接独立装瓶定位不同的酒。

尤其单一园赤霞珠本身就有着饱满庞大的结构,骨架完整,颇具实力。

单一园蛇龙珠也有不错结构,就是单宁稍微有点突出,可以通过调整酒体等要素来达到制衡增益。

因为葡萄酒国家标准是超过75%以上的单一品种,就可以在酒标上只标该品种。所以我们有至多25%的发挥空间。

因为平时玩调配,基本都是红基酒调出红葡萄酒,我这次执意想尝试白葡萄酒用进去的效果,希望增加香气复杂度和清新度,同时柔化蛇龙珠的酒体增加易饮性。不过白葡萄酒的加入也会削弱了蛇龙珠的结构感和集中度,我们再加入些饱满圆润的单一园赤霞珠加强白葡萄酒减弱的酒体部分。

不过我犯了个错,酒调完还没稍微融合,我就立刻品鉴,开始感觉整体结构还不错,结果基本达到我们的要求。然后就匆忙交了功课。

可没想到静置半小时后集体盲品排序时,发现我们那款酒结构有点塌了,变成了一款柔滑、清新、易饮,有着一定集中度的小酒(其实还是挺可口的),明显需要再增加些单一园赤霞珠的比例来增补结构。

我们组被我这个低级错误耽误了,以后记住调配完还是稍微融合再品鉴。对同组的段老师,还挺抱歉的。

其它三组都是正常的红红调配,单一园蛇龙珠和单一园赤霞珠之间的不同比例调配,保留了庞大的结构。我们的突破虽然被我的低级错误拖累了,不过,也学到了不少知识点和经验。

最后各组品鉴后按品质排序,我们组还算得了个安慰,是唯一一个品质排序正确的小组,看来还是当个Taster吧。

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峰会有感

陆江(Maxime LU)

 

下午,成都糖酒会期间,我作为媒体,参加了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发展高峰论坛。

会议中的官员演讲,多方对话,营销砖家的观点表达……有欣喜,也有不少吐槽!不过总体还是蛮积极。

   21895_6080014   【主持人陈伟鸿,农大马会勤教授,产区联合会主席郝林海,Pascal Poussevin】

 

  通过宁夏产区政府官员的发言,能了解到他们对葡萄酒产业的认知已经有了一定深度,而且是真心实意想推动葡萄酒产业发展。虽然宁夏有相对不错的风土资源,可真正产业发展的最大动力是政府的引导倾斜。当然当地配套和招商承诺的落实还有问题,不过已经足够让宁夏贺兰山东麓成为中国现在最有国际知名度的产区(HL就悲催多了)。资源和资本也汇聚不少。

15612_4348793

很重要一点,已经有部分酒庄认识到,要长远发展,不是单靠急功近利的品牌砸钱推广打造,其实【品质是葡萄酒品牌打造的基石】,所以能看到宁夏的一些酒庄定价越来越靠谱。

9654_4381178

而且绝大部分酒庄产量规模一般都不会很大,是不适合走传统的白酒大品牌打造路线。这一点不少宁夏的葡萄酒产业的从业者,甚至一些颇有知名度的所谓营销专家,还想当然地搬用白酒思路在脱离葡萄酒特有市场规律特点,实施推荐所谓的大品牌战略。

5932_5766467

所以结合中国市场和葡萄酒产品特有属性,来进行品牌战略制定才是所谓正道。还是再强调一下,品质是基石,鹿跃没有足够品质在巴黎品评里冒头,也不会有后期的高端酒品牌打造机会。越来越多消费者选择高性价比的进口酒,而放弃了张裕等强势品牌的酒,从这几年大牌份额下挫也是明证,不要轻易低估消费者的智商和逐渐开拓的眼界。

22936_4390601

 

欢迎搜索【wineclos】或【万欧兰葡萄酒俱乐部】,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这里有国际国内热点的葡萄酒资讯和专家观点,还有有趣好玩的美食美酒旅游活动。

陆江(Maxime LU)

– 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独立酒评人,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

酒窖口味 CELLAR PALETTE

 

酒窖口味(CELLAR PALETTE)

陆江(Maxime LU) 

本文已在《精品购物指南-LE VIN(环球美酒)》登载,转载请标出处。

近年来,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发展势头迅猛,随着一些明星酒款的出现,加上政府招商力度的加大,逐渐成为各方资本角逐的热土。随着国际葡萄酒界的重量级人物们的频繁来访,宁夏贺兰山越来越成为国外葡萄酒媒体关注的中国代表产区之一。甚至在不少媒体的文字里,把贺兰山东麓产区直接定义为《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产区》,当然从我个人对国内产区的认知来说,觉得加个“之一”,才是恰当。  

前几个月,葡萄成熟季,我应邀去宁夏担任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竞赛评委。这次葡萄酒竞赛参赛的酒款,几乎可以涵盖绝大部分当地贺兰山东麓酒庄的代表产品,当然也包括了那几款已有口碑的精品小酒庄产品。经过4小时的“艰难”盲品,60多款酒,结果出来。有惊喜,整体实力进步不小;也有些失落,某些老问题还是继续。

cave

翌日研讨会,中外评委们直面大部分参赛企业的技术或是企业负责人,复盘品鉴,并交流部分参赛酒款的特点和不足。作为无组织无上司的我,因为也没什么顾忌,轮到我点评时,比较直接地把品鉴酒中发现的问题反映给了相应酒庄的工作人员。 

我也总结这些酒中发现的某些通病。当然这些通病在一些国际化经验丰富的团队主导的酒庄产品中,相对表现较好。 我私下和当地几个酒庄的酿酒师沟通,原来当地大多数本土酿酒师团队在葡萄酒生产中,某些重要环节中的判断标准有些偏差,从而导致了现在的结果。不过我进一步交流后也发现,不少本土酿酒师没有很多品鉴国外成熟高水准产品的机会,所以在品鉴判断自己产品时,缺乏参照,甚至把葡萄酒的某些缺陷,也当成了正常特点。 

关于这一点,我和相邻的评委也有讨论沟通,这位相熟的国际评委有趣地提到了一个词“Cellar Palette”,直译是“酒窖口味”,甚为贴切。因为这些具有“Cellar Palette”的酿酒师,因为种种原因只在自己酒厂里酿酒,很少有机会参与国际上高水准的技术交流,也难得品鉴到国外高水准的葡萄酒,日积月累,已逐渐习惯于自己酒窖出产的口味,导致无法判断自己酿的酒是否有瑕疵,从而也无法得到提升。 

其实从我走访的国内不少产区的酒厂来说,有很大比例的技术人员都是在某种程度上的闭门造车。缺乏更多的国际技术交流、培训和品鉴机会,这一点也是国内葡萄酒厂技术人员在提升国产葡萄酒进程中遇到的重要瓶颈之一。 

研讨会尾声,一位当地酒厂的老总拿着他的一款本地作品,请我和相邻的评委一起尝试评价。我们仔细品鉴后,相视……相同的疑问表情。

“Cellar Palette ?”

ta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