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二)生物动力法的领军者Domaine Leflaive

All about Family Leflaive

乐飞的家谱(二)生物动力法的领军者Domaine Leflaive

陈微然 Weiran CHEN

原载于<WINE葡萄酒>杂志6月刊

另外一家Leflaive酒庄在国内被亲切的昵称为双鸡,这源自酒标上面守着家族荣耀的两只公鸡。乐飞酒庄最广为流传的一段轶事和他们采用的生物动力耕种法有关。1997年,乐飞酒庄的英国进口商 Corney & Barrow的销售和经理一行来到酒庄拜访。Anne-Claude拿出两款酒让团队品尝择优。13人当中12个选择了同一款,不过品尝的酒款均为1996年的 Puligny Montrachet 1er Cru Clavoillon,只是12人一致选择了由生物动力法耕种的葡园出产。隔年,信心满满的Anne-Claude将家中所有的葡萄田均转换为生物动力法耕种。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要让这些用了大半辈子除草剂,化学肥料的酒农们相信,只要在土里埋上牛角,喷些草药这些葡萄藤便能在田间肆虐的疾病当中杀出重围,那绝对是天方夜谭。然而,在阴冷潮湿的2004年,白粉病遍布金丘,但属于乐飞酒庄的葡萄园却完好无损。30年的Bienvenue Bâtard Montrachet老藤正值壮年却行将就木,整个团队几乎放弃了这片珍贵的老藤,但是,他们在生物动力法配制剂的调养下,如今以50岁的高龄倔强的生长。在这些奇迹般的功效面前,在乐飞酒庄工作的酒农们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domaine leflaive

酒庄在20世纪70年代便已成为勃艮第白葡萄酒的先驱,再次的腾飞当归功于酒庄的第三代掌门人Anne-Claude Leflaive2006年英国Decanter杂志评选出的世界十大白葡萄酒酿酒师当中,Anne-Claude位列齐首。采访的当天由于Anne-Claude在外出差,没能和这位传奇女性对话实在遗憾。酒庄经理Antoine Lepetit 做了全程接待。自2008Anne Claude的得力帮手Pierre Morey退休之后,Antoine Lepetit这位酿酒师和农学家接手了延续经典的任务。他曾经任职于阿尔萨斯著名的生物动力法酒庄Zind Humbrecht,甚至还出了一本生物动力法基础35问的小书。在与他的对话当中,所有的问题都没有模棱两可的答案。全世界的生物动力法酒庄不在少数,刨去纯粹的宣传,实施者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实属少数。说到生物动力法,他打了个比方说:在葡萄田使用化学药品治病就像给人吃了太多不干净的食物,更容易得病。为了让勃艮第的酒农们更好的理解生物动力法,2008Anne-Claude LefaiveAubert de Villaine, Dominique,Dominique Lafon, Jean-Marc Roulot, Pierre-Henri Gagey, Michel Boss, Antoine Lepetit 创立了葡萄酒与风土学校。在这里,每年都有酒农,酒商甚至好奇的葡萄酒爱好者来寻找他们心中,关于生物动力法的答案。

为了让更多的葡萄酒爱好者能够享受到酒庄的出品,2004年酒庄在马贡Mâcon产区买下了9.33公顷的葡园,出产简单,易饮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在如今酒庄的出产动辄几百欧元的高价面前,马贡葡园的出产也许能让爱好者们对顶级勃艮第酒庄一窥究竟。

两家酒庄虽然同样隶属于一个家族,但因为发展方向各异,其实并没有太多可比性。一个向世人尽可能的展示勃艮第风土的多样。一个则在生物动力法的庇护下让葡萄酒自己展现风土的本真。但相同的是,两家都带着乐飞家族三百多年传承下来的酿造技艺,在这片神佑的土地上有着各自的精彩。

勃艮第酒庄的精华存在于这一个个酿酒世家,跟着家族的兴衰更迭,你也能体会到他们出产的变化。喝勃艮第的葡萄酒,有时喝的更是一段历史,一个故事。

leflaive montrach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