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地震、火灾、战争、破产和禁令,这家公司依然活的挺好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百加得(Bacardi),世界最大的家族私有烈酒厂商。大到几乎地球上有人愿意为酒精买单的地方,都看的到百加得在贩卖欲望。它曾被古巴政府没收全部资产,曾经历过地震、火灾、疾病、战争、暴政与革命。然而一步步走来,顶着各种毁誉之声,仍是把自己做成了全球排名前几位的跨国烈酒集团,每年在全球200个国家销售总计超过2亿瓶。

百加得卖的都是什么酒

关于百加得,即使你没喝过Bacardi Breezer、Bacardi 8,或者各种果味朗姆酒。你一定也听过它收购的各种烈酒品牌吧。灰雁伏特加(Grey Goose vodka)、帝王威士忌(Dewar’s scotch)、孟买蓝宝石琴酒(Bombay Sapphire gin)、皇太子伏特加(Eristoff vodka)、马提尼与罗西(Martini & Rossi)、卡萨多雷龙舌兰(Cazadores tequila)以及争议满满的,在美国出售的哈瓦那俱乐部朗姆酒,我们后面会讲。

如果你就是对烈酒无感到上述品牌一个都不知道,那你至少也知道自由古巴和莫吉托吧。一部叫《迈阿密风云的》老片里,Colin Farrell约会巩俐姐姐,带着她乘坐游艇,千里迢迢的横跨大西洋,赶到哈瓦那去,只是为了去海明威生前常去的小酒馆Bodeguita喝一杯原汁原味的Mojito。有钱人的世界真好。百加得就是这些鸡尾酒最初走红之时的御用朗姆酒。1936年百加得曾经赢得过纽约州一场里程碑的诉讼,法院裁定 BACARDÍ 鸡尾酒,比如BACARDÍ Piña Colada必须用BACARDÍ 朗姆酒来调配。其在酒吧界的地位可见一斑。

百加得和海明威

百加得旗下的哈土依啤酒(Hatuey Beer)曾出现在海明威的两部作品中:“逃亡”和“老人与海”。百加得自己也很喜欢海明威。1956年,百加得为庆祝海明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还特意举办了庆祝活动。海明威的小说用今天的话来讲说就是“够燃”。命运注定我要失败,我跪着站着撕巴着上牙咬也要跟命运死磕到底字典里没有认命这两个字的悲剧英雄。从某个角度看,百加得的发家史与之有些共同之处,也是挺惨挺燃挺爱搞事的。

百加得的发家史
1862年在古巴的圣地亚哥, 倒霉的,经历了地震和霍乱之灾艰难生存下来的Don Facundo Bacardí Massó ,创立了百加得。彼时朗姆酒还是一种粗糙剌嗓子的廉价饮料,就是甘蔗榨完糖剩下的渣滓为原料酿的副产品,难登大雅之堂。而天才+勤奋如Don Facundo,经过反复尝试,找到了木炭过滤朗姆酒来提高口感细致度的方式,还使用橡木桶进行熟化,并培养出了最适宜的的酵母。这在现在看起来只能算粗浅技艺还有山寨嫌疑,在当时简直具有时代意义,Don Facundo就这样把朗姆酒从劣酒变成了优雅有质感的酒精饮料。

↑↑↑Don Facundo的妻子 Amalia提供创意,用蝙蝠作为公司的Logo,蝙蝠在古巴和西班牙的民间传说里象征着健康、幸运和团结。

1890年,一场大火烧毁了百加得。Don Facundo的儿子Emilio继承父业,重建酒厂。19世纪末正值古巴反抗西班牙的独立战争时期,战火四燃。有钱却不怕死了没法花钱了的Emilio投身革命,四处奔走,出钱出力,也因此不止一次的被西班牙政府扔进监狱,后被流放国外。

1898年,美军介入独立战争,战争结束。Emilio得以重返故里,还被选为圣地亚哥的市长。重整起奄奄一息的百加得。

美军带来了可口可乐,喜欢将它和百加得朗姆酒混在一起喝,然后为古巴自由而干杯,这就是自由古巴的雏形了。Daiquiri则是原创于一位在古巴工作的美国工程师,将新鲜橙汁、糖、刨冰和BACARDÍ Superior朗姆混在一起,成为风靡一时的饮料——-这些迅速在大街小巷流行起来的鸡尾酒带动了百加得的蓬勃发展,让它再次焕发生机。1910年百加得成为古巴第一家跨国公司,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建厂,不久后又在纽约建立了分公司。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百加得在墨西哥、波多黎各等地拥有多家工厂(至今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朗姆酒蒸馏所),奠定了成为酒业巨头的基础。

1920年,美国进入禁酒令时期,在美国有良好群众基础的百加得不得不关闭了自己在纽约的酒厂,停止一切销售活动。但聪明的百加得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商机,用各种渠道把古巴宣传成你来这儿就能把下辈子的酒都喝出来的天堂热带小岛,还借某大型航空公司打出了“来古巴吧,在百加得朗姆酒里游泳吧。”这样充满诱惑力的广告。大批好忽悠的美国游客就这样前仆后继的涌向古巴,前往哈瓦那酒吧现场。古巴成为当时美国著名的旅游胜地,百加得依然欣欣向荣,Hatuey啤酒也在这个时期推出。

和祖国古巴的恩怨
1959年,卡斯特罗的古巴革命政府宣布实行国有化,近400家古巴人所有的企业,包括银行和工厂被充公。次年,百加得努力了将近一百年,打下的江山以一纸合同被古巴军队强行收走了——当然这是百加得的说法,按照古巴政府的说法,你是自己走的,等于主动放弃所有权好么。

为什么要走,哥伦比亚调查记者赫尔南多·卡尔沃在《百加得,隐藏的战争》一书中详述了百加得和祖国的恩怨,写的神乎其神。其中提到,百加得的撤离在革命前几年就开始了。他们对革命政府早有预防,或者说,一听说卡斯特罗上台吓尿了就跑了,把所有重要的百加得国际商标都提前转移出了古巴。在前来接受工厂的军队到来之前,争分夺秒的毁掉了所有酵母。最早的酵母菌株150多年来都被严格保密,也是它们这些年来跟古巴政府的原百加得厂子斗争时重点强调的一点。

至于美国迈阿密的古巴流亡组织、“猪湾事件”中的雇佣兵,都得到了百加得公司的支持,该公司负责人甚至还曾买下一架轰炸机,意图轰炸古巴的炼油设施。。。这种传说,我们听听就好。
哈瓦那俱乐部之争

这里有个很尴尬的事。百加得标榜自己的官方鸡尾酒叫“自由古巴”,宣传也都围着古巴来,强化自己和古巴的联系,然而它们的朗姆酒从原料到生产与古巴并无半毛钱关系。真正在古巴生产的的古巴原百加得公司,如今由古巴政府和保乐力加共同经营,与之为竞争对手。它们竞争主要围绕着一款热销产品“哈瓦那俱乐部”展开,古巴政府的产品卖遍全球却被美国市场一纸禁令拒于美国国门之外,百加得则安心的在美国卖。双方都表示自己的才是正品。百加得的立场:我们公司才是正经的百加得,我们老板叫百加得,我们高层都是百加得,我们才是百加得家族的真正延续,才有资格卖这款热销产品。

保乐力加的新闻发言人 Olivier Cavill 曾毫不留情的对此表示:“搞到最后,如果最终解除了‘哈瓦那俱乐部’在美销售的禁令,会由美国的消费者来判断(两者孰优孰劣)。他们究竟会更喜欢哪个?——使用纯正古巴甘蔗原料、在古巴生产的哈瓦那俱乐部,还是在波多黎各产的仿造品?”

“哈瓦那俱乐部”商标之争似乎早已突破了商业领域的范畴,成为一种政治博弈,随着美古之间的形势变化出现不同进展。我们前面说过了,百加得在美国根基极好。好到什么程度,凭借在美国政经界的影响力,百加得游说美国国会,成功颁布了被称作“百加得法案”的第211条款,限制外国厂商在美国注册“哈瓦那俱乐部”朗姆酒商标。也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古巴政府不能走入美国市场的原因。这是一条不被世贸承认,有待重申却仍迟迟未被废除的法案。不能在美国卖就去别的地方卖咯?要知道美国的朗姆酒消费达到全球消费总量的 40%,其中百加得朗姆酒占据了美国市场 30% 的份额,这么大的市场谁不想要。如今美国政府已对“哈瓦那俱乐部”的归属有新的说辞,不过仍在推进中。

百加得哈瓦那VS古巴哈瓦那

百加得全心打造自己被迫背井离乡,心系故国的游子形象,把“1862年成立于古巴圣地亚哥”这一句执着的放在不同的海报里。看看这几张广告海报,是不是很易就被打动到:

“有一天,当蝙蝠回到了家,我们也会回家。”

“有些人被赶出了酒吧,有些人被赶出了自己的国家。”

“地震,火灾,流放,禁酒令……对不起,命运,你选错了人。”

“百加得,始于1862,从未被驯服”

客观看来,百加得向来是个争议体,常年面临着外界的批评和法律问题,所开展的政治活动还曾引发英国的“抵制百加得”运动。但喜欢不喜欢它,不能否认,它确是个传奇。

资料参考:维基百科
漫画:The Spirit of Bacardi
bacardilimited.com
《朗姆酒战争的反思》(chinadaily.com)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