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访:葡萄酒打分系统,你信任它们么?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写在前面:这是我们以后不定期会推出的群访系列。反映为酒友们的态度,非代表本公众号的观点,如有反对,欢迎探讨。
采访对象:按大家要求都匿名了,用字母A-H编号代替。他们年龄在28-52之间,酒龄不详,来自金融、医药、葡萄酒、教育等领域,还有一个立志在美食界有一番作为的豪门之后,每年在葡萄酒上的花费都在十万以上。如有对某个被采访人的观点特别感兴趣想要了解更多信息的。。。你要是长的特别好看我就告诉你。
这里再次深深感谢大家的踊跃参与,积极回答。此次采访让小编也受益良多,爱你们。

Q:你购买精品酒时,首先会考量哪三点?(例如:有相对懂酒的朋友的推荐,中立酒评机构的打分,品牌知名度,价格,酒的种类等)?
酒友A:对我来说这是个系统的思考模型,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些品种,以及没喝过的产区——有坑最好,坑够深花样够多更好,都是宝贵的学习机会,会相对多买一些(比如勃艮第),能试试就尽量多试试。
其次会结合自己之前有过的饮酒体验考虑专业酒评家和机构对酿酒的酒庄、地块、年份的评价。一个简单的分数远不如详细的介绍和评酒词对我来得重要;
懂行酒友的推荐我也会考虑。
最后最重要的:价格,前面再心动,价格高出心理预期太多也会一票否决。至于问我为什么不先看价格不合适直接就算了,那是因为了解一支酒的知识性内容本身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嘛。
酒友B:首先会考虑喝过觉得好的酒庄或者感兴趣的产区,然后让信任的朋友多给我推荐这种,然后参考下winesearcher均价。不会看评分(小编内心:都是别人帮你先看了好吧)。
酒友C: 首先是喝过觉得好喝,其次是渠道放心,最后是朋友推荐。评分我不看,我和你讲噢,我都不知道那些两个字母的都代表谁。
酒友E:朋友推荐、喝过觉得好喝、大家认可度高。最后一点很重要,因为我还有挺多朋友并不太懂酒(带去和他们喝得喝他们知道的)。
酒友F: 我这个人特别极端,我自己喝过喜欢的我会一直拼命买,恨不得包圆了,不喜欢的肯定不买。而且喜欢的不光会买,也会研究,年份啊什么的,再一套垂直的继续买。

Q:下面葡萄酒评分机构:Wine Advocate(Robert Parker)、Wine Spectator、Decanter、Jancis Robbinson、James Suckling、James Halliday、Antonio Galloni、Allen Meadows。对你来说最有信服力的是哪个?你买酒的时候常参考的是哪个?
酒友A:对我来说,不同的酒评家和打分,我有给他们建个数据库,考察不同的酒时有不同的调用函数。每一个酒评家都有自己相对权威的领域,比如波尔多、罗讷河谷、纳帕、澳洲就多参考点帕克,勃艮第就多看AM,意大利就多看AG等等。
此外还要了解酒评家们打分的路数,比如帕克在自己偏爱产区打95+高分的往往是华丽厚重的酒——所谓“帕克口味”,但满分酒款(他自己打的而不是团队打的,尤其是对于他不常打出满分的酒庄来说)经常会有附加的精细度和复杂度;
AM打分会比较尊重酒庄、地块的江湖地位,给每支酒的评分更像是在往年的基础上做些加加减减,单看分数意义不大,可看做是AM对每个地块和酒庄的年份评价,所以评分变化比评分绝对值更有参考价值。
JR的评分没有前两人那么体系化,但她的高分酒一般都比较细致有复杂度,想要了解一些风格偏精细的产区或者一定需要兼有复杂性的大酒时,她的参考价值更大。
WE、WS、Decanter以及近年的WA在非法国和美国的评分受限于团队操作,缺乏一贯性。这些机构对我来说只有在了解我本来就感兴趣就比较熟的酒时会作为综合参考——大多数机构给高分那说明确实厉害了。只一两个高其他低就说明还是不行。
而像JS、JH这种近年来手越来越松而且推荐某个产区不遗余力(JH是整个澳洲,JS主要是BDM)的酒评家,评分我觉得看看就好,有的时候反而会因为JS对某些酒庄忽然青眼相加让我心生疑虑觉得这酒还是不要买了。。。
酒友D: 不同产区不一样啊,都有参考价值,但参考价值不同。而且酒评其实比评分更值得看我和你讲。
酒友E:帕克、AM、JR,其他几个也看看吧,但也不太搞得清谁是谁。
酒友F:我不咋参考评分,他们评他们的,我喝我的。
酒友H:我其实不太信任帕克。他打分不是盲品,有时甚至坐下和酒庄的酿酒师员工什么的一边喝酒聊天一边把分打了,我觉得会有个人感情因素掺杂在里面。

Q:你有没有喝到过一瓶被打高分,但表现差强人意,或者一瓶打低分,但表现非常出彩的酒的经历?

酒友A:高分差强人意的事经历过不少次,印象最深的是86Mouton,喝了两次,而且一次长时间瓶醒一次醒酒器,都感觉皮毛味太重酒体单宁偏粗,不是满分酒应该有的表现,甚至不如喝过的很多其他年份Mouton好喝;当然,不排除两次都是假的,非常希望手里有确定好喝的86Mouton的人拿着酒来打我脸。低分非常出彩的话,有些六七十年代的波尔多评分很低,但喝的时候非常有复杂度,而且酒体状态很平衡,这也让我觉得早年的酒评人虽然更严格,但相对来说并没有后来的评分体系那么专业,而近年回头重打的老年份分数很挑瓶差和酒体状态,参考价值就没那么大了。
此外再说一个我觉得打分比市场靠谱的反常例子,神之水滴第一使徒2001 Domaine G. Roumier Les Amoureuses,AM的评分其实只有87,比其他年份基本都低,酒庄庄主自己好像也不太喜欢,喝过也觉得差其他年份不少。
酒友C:我不太记得……哦神之水滴那个爱侣园我是特别失望。啊那个不是高分?那就没有了。
酒友D:高分不好喝的太多次了,不过很多时候你不知道是酒的状态有问题还是没醒好,印象最深的是一支96年的Ramonet Montrachet,AM99分(这位受访者记忆有误,应该是98分),Premox了;反正喝过不好之后我会避开不喝。低分好喝的。。。以前我不懂的时候在家乐福买酒也喝到过好喝的,不过现在喝,应该也不觉得好喝了。
酒友F:都有很多。五大名庄、勃艮第,好多高分我喝过都不好。低分好喝的,比如波尔多我最喜欢的宝玛(Pamler),很多低分年份我都觉得不错,勃艮第和香槟就更多了。
酒友G:高分不好喝是03Pavie,帕克满分(受访者记忆有误,应该是期酒98,15年给出的最新分数96;不过当年这支酒的评分引出了帕克和JR的关于波尔多某些酒庄是否做的过分浓郁以至于丢失自身风土特色的著名论战),但我第一次喝时特别不好;低分好喝的也是这个03Paive,JR12分,第二次喝特别好喝。(后面有一段夸带这支酒来的采访人会侍酒的话,脸皮很薄的采访人决定掐了不播)。

Q:你愿意为了查看某个酒款的打分而为之付费么?
酒友A:愿意,AM的评分我也买了。
酒友C: 不付,你们(身边更有钻研精神的酒友)有人看就行了啊,我相信你们。
酒友D:必须会,他们的酒评我都有买。
酒友E:不会,winesearcher有的我会看一眼,没有就算了。
酒友G:我有买AM,但好像基本没咋看过。

Q:对于所谓独立酒评人或酒评机构,如果他们涉及卖酒,或是和某个酒商合作关系密切,您是否会对其打分公正性有所质疑?
酒友A: 公正性必然有质疑,但也会综合着看。
酒友B:我觉得这个行为本身不合适,这是程序正义的问题,没啥讨论余地。
酒友C:这个不太合适吧?有谁是这么干的啊,以后不能用他的酒评忽悠我啊。
酒友D:肯定不行,你是独立酒评机构,我花钱买你的酒评就是买你的客观,买你的中立,没这个就是欺诈消费者啊。
酒友E: 不接受这种,评分还是得客观。
酒友F:被曝光了肯定不行,但我一直怀疑有人是偷偷这么干的只是我们不知道?
酒友G:道理上不接受,不过如果他写的详细报道和酒评我觉得好,我还是会买。就像很多酒商也会去酒庄喝桶边然后推荐给大家,我们也是会听听他们怎么说的。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