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吗,泸州老窖和奔富联姻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这两天看了几个公众号发布的新闻稿,都是关于泸州老窖将会代理澳大利亚酒业巨鳄富邑集团(TWE)旗下的某系列产品,以及某几款Penfolds(民间俗称“奔富”)的酒款。

 

现在国内似乎有点时髦,一些中国白酒大牌洋河、茅台等,时兴做点葡萄酒业务,或是代理,或是收购海外酒庄,也有在国内产区自产自销。

最近泸州老窖估计是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也想借自己现有渠道和资源,把葡萄酒业务发展起来。当然我们希望这次合作取得成功,不过也要特别提到几点注意项。

首先,中国葡萄酒市场的体量很小,仅为白酒市场的十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葡萄酒品质评判相对透明;精品葡萄酒价格也比较公开;相较白酒而言有着较低的利润率;葡萄酒和白酒有着差异较大的消费文化;葡萄酒保存仓储和物流要求也更为严苛;消费受众也并不一致;白酒销售渠道并不那么容易能被葡萄酒产品所用;

对于喜欢高销售额、大品牌、高利润、不透明的品质判断体系的烈酒生产商来说,涉猎葡萄酒业务极有可能就是一次试错,所以必须谨慎。

国际上销售额最高的烈酒商Diageo集团,最近十几年里,基本就是在努力剥离葡萄酒业务,把精力完全聚焦回烈酒的过程;

再看近些年,贺兰山品牌葡萄酒,在拥有芝华士和马爹利等烈酒品牌的全球烈酒巨头保乐力加集团里,地位衰落明显。

还有全球市值最高的烈酒商中国茅台,其集团旗下葡萄酒业务的发展,其实从白酒业务借力一直都不太成功,不温不火,已经16年了,去年还未盈亏持平,业绩贡献在茅台集团里几乎可以忽略。从去年开始又再次改革突破,今年上半年茅台葡萄酒加速产品结构调整,到智利建基地,到澳洲选原酒,不过今年目标1.8亿(集团目标是900亿,比例悬殊),还是相当艰难,因为时间已过半,可销售额还差一大截。

因此,白酒商涉猎葡萄酒业务,还是要充分考虑可行性和必要性,葡萄酒业务需要进行较为独立地运作,要对业绩有客观的符合葡萄酒行业规律的估计和预期。

 

陆江(Maxime LU)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

陆江乱语之中国葡萄酒市场又步入春秋战国时代

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周末1月6日,奔富Penfolds的母公司澳洲酒业巨头富邑TWE集团正式宣布与木桐嘉棣(Mouton Cadet)所属的法国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俗称木桐集团,旗下包括法国顶级名庄木桐)长期战略合作。

TWE集团从本月起,在中国大陆独家代理木桐嘉棣。原代理商桃乐丝酒业TORRES(西班牙)也正式终止对木桐嘉棣长达十年的在大陆代理权。

澳洲TWE在华野心巨大,不单在中国开发自有产品的市场,有强大的Penfolds(俗称奔富)品牌,以及集团在美国法国等产区的品牌。现在还积极成为其它合作伙伴的【中国大陆葡萄酒进口商】,出手就是在中国已有强大品牌积淀的木桐嘉棣。

随着TWE、卡思黛乐CASTEL,拉菲集团DBR、三得利Suntory、Woolworths,等这些国际巨鳄在中国的深度介入强势推进,中国葡萄酒市场的进口商也在大幅洗牌。原来只是充当上游供货的国际巨头玩家,越来越直接参与中国市场,扁平化原有渠道,更有力地将市场把控在自己手里,从国际玩家变身为本地化玩家。

中国葡萄酒市场开始又步入“春秋战国时代”,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真正的国际化全方位的市场争夺。原来的老牌进口商和本地生产商都会面临来自国际巨无霸玩家的巨大机遇和挑战,合纵连横,或是差异化竞争发展,自成一霸。

演出又开始了!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

南澳葡萄酒之旅(上)-阿德莱德和库纳瓦拉

 

rp_IMG_3752_副本.jpg

图文:陆江(Maxime LU)

随着越来越多产区国的葡萄酒走进中国市场,消费者们开始逐渐将目光不仅仅盯在以法国葡萄酒为首的老牌旧世界葡萄酒阵营,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寻找葡萄酒世界的新大陆。美国、澳大利亚、智利等新世界葡萄酒国家逐渐被人们接受,而澳大利亚,无论从葡萄酒产量、品质、多样性,还是性价比等角度来看,都是世界葡萄酒版图举足轻重的产区国之一。

到去年2016年9月,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上,是第二大进口葡萄酒来源国,仅次于法国,同时中国市场也首次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海外市场。

两个月前(2016年11月),正值澳洲的春末夏初,也是葡萄开花时节,我应邀走访了澳大利亚葡萄酒产区:南澳大利亚州,简称“南澳”。

IMG_20161119_193554_BURST002_副本

从北京出发经过11个半小时飞行我到达了墨尔本,中国二代护照可以电子自助出关,方便快捷。然后转机飞一个多小时,就到达南澳首府阿德莱德,比较搞怪的是阿德莱德和墨尔本有半小时时差。

时值初夏,阿德莱德气温20多度,白天最高能到30度左右,接机大叔说12月底或是1月,有时会到40多度,甚至持续一两周。不管如何,我(陆江)从雾霾降雪的北京穿着羽绒服,到了夏日T恤,反差得很愉快。

IMG_20161120_110819_副本

IMG_20161120_110936_副本

 

入住阿德莱德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旁边有我很喜欢的南半球最大的农贸市场之一的中央市场Central Market,可惜已经打烊,第二天又是周日休市,“完美”错过。不过建议来阿德莱德的爱吃喝的朋友,最好能抽时间逛逛,上次我收获不少。酒店边上还有唐人街,众多中餐馆子,满眼看去感觉比三里屯华人还多。

 

IMG_20161119_210200_副本

 

提到华人,有着不少国内葡萄酒专业学子留学阿德莱德大学,它虽在南澳,却是澳洲葡萄酒产业的重要发动机和人才基地之一,我在阿德莱德认识的朋友中就有不少阿德莱德大学的校友。这次带我吃当地粤式早茶的大雯子就是在阿大上学,还在美国纳帕、澳洲名庄工作过,现在常住阿德莱德。

马上开始要走访酒庄,首先简单普及一下:南澳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葡萄酒产区,整体基本属于凉爽至温暖的地中海型气候,适合出产高质量的葡萄,另外由于受海洋气候、海拔、以及劳富提山脉(Mount Lofty)等地物地貌因素影响,造就了南澳各子产区的复杂不同的风土条件,也造就了当地葡萄酒的风格多样性。这次我们会走访部分子产区:库纳瓦拉(Coonawarra),克莱尔谷(Clare Valley),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伊顿谷(Eden Valley),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和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

 

奔富(Penfolds)

第一站在中国大陆市场澳洲葡萄酒绝对第一品牌的Penfolds,中文常被称为“奔富”。在阿德莱德附近的刚修建完的Penfolds的Magill酒庄接待中心,这里也是当年Penfolds医生开始种植葡萄的起源之地。特别提一下,Magill酒庄的西拉子,我试过几回,名副其实的高水准西拉子。

IMG_20161120_182039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

IMG_20161120_181921_副本

IMG_20161120_182025_BURST001_COVER_副本

IMG_20161120_192300_BURST002_副本_副本

IMG_20161120_192748_副本

IMG_20161120_221953_副本

听了Penfolds的历史和企业介绍,感受了强大的财力和实力。品鉴必不可少,试了一款有明显陈年发展气息的酒,湿枯树叶,红果味,香料,皮革,入口有不错的集中度,有力的单宁,比较细致,整体平衡,还有不弱的陈年实力和深度,当时估计是Penfolds的高端品葛兰许(Grange),至少20年以上,不过看到酒标有点惊讶,酒是对的,可年份居然是1984,对比在国内试到的那些明显要老态多的80年代的葛兰许(Grange),当时就很感慨,买老酒还是在酒庄买比较靠谱。

IMG_20161120_193250_副本

IMG_20161120_191041_副本

IMG_3752_副本

晚宴除了Penfolds的人员外,还有当地酒类协会、酒类相关领域的学者和南澳推介机构的职员,我用不那么流畅的英语,回答了不少关于中国葡萄酒市场的问题。席间还第一次试到Penfolds旗下用相对冷门的Tempranilo品种酿的Cellar Reserve Tempranilo 2014干红:黑色水果,香料,很厚实有力的单宁,饱满,余味长。微醺散席。

 

IMG_20161120_200158_副本

penfolds

库纳瓦拉(Coonawarra)

 

一早我和同伴们就到阿德莱德的商务飞机小机场,一小时就到达南澳的著名葡萄酒产区库纳瓦拉(Coonawarra),著名的红土之地,也是南澳最具盛名的赤霞珠品种产区。

Tips:为了提高时间利用率,南澳当地推广机构特别订了商务小飞机,基本四百公里内的子产区都在一小时航程内。我特意询问租用价格,10来座的商务小飞机,租用一天约五六千澳币,对行程紧的团队很合适。

IMG_20161121_083026_副本

IMG_20161121_132446_副本

IMG_20161121_084756_副本

下了飞机,直奔当地标杆酒庄之一的Katnook,酒庄很早以前就在酒庄里专门掘出一小块地,切出土层剖面,加了围栏和图示,方便访客学习了解。庄主带我们在现场讲课,实地讲解当地典型的土壤结构。参观了Katnook的葡萄园,正好开花时节,预计明年三月采收。酒庄压榨机,酿酒师说,占地少,用力柔和,可以小批量操作。应该还有个原因价格相对气囊压榨机便宜。品鉴了长相思,雷司令,西拉,赤霞珠,酒庄旗舰酒Odyssey赤霞珠,细致有力,Classic风格,完整结构,实力不弱。Prodigy西拉,饱满强劲,厚实有力的单宁。

IMG_3800_副本

IMG_3811_副本

IMG_20161121_105151_副本

vineyardKatnook

IMG_20161121_102529_副本

IMG_20161121_102213_副本

 

到了Coonawarra,有个最著名的地标,就是当地已废弃的火车站,说是火车站,说实话猛一看还以为是个厕所,仅能为数人挡风遮雨,不过后面大片葡萄园,还有延伸远方的铁轨,蛮适合来张文艺范儿的到此一游照。我也未能免俗,不过照得很不文艺。

 

IMG_20161121_111225_副本

IMG_20161121_111549_副本

第二家也是当地标杆酒庄之一的Wynns酒庄,进中国市场比较早。 当地在Wynns酒庄安排了餐酒搭配的家常午餐,有Coonawarra的数家酒庄的酒,其中有在国内见过的Hollick等。说老实话,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家常简餐,适口,又能感受本地居民的日常吃食。

IMG_20161121_124627_副本

wynns

文字未完待续: 南澳葡萄酒之旅(中)- 克莱尔谷(Clare Valley)、巴洛萨谷Barossa Valley和伊顿谷(Eden Valley)